uc書盟 > 天才紈绔 > 第2255章 高興的太早了

第2255章 高興的太早了

    變故橫生,讓那血玉圣地的天尊連做出有效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攻擊就是降臨了,他被重創,軀體破碎。

    “該死!”

    血玉圣地的天尊發出厲吼,哪怕早就知道,此次天人會必然有備而來,然而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會出現兩尊天人。

    要知道,放眼天人會,天人也是那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這是預料之外的變故,他受傷了,自巔峰跌落,再無一戰之力。

    若非關鍵時刻,催動保命底牌,只怕在那一擊之下,就要隕落。

    這是最為直接的碾壓,宛如一記耳光抽在臉上一樣,使得這位血玉圣地的天尊,老臉火辣不已。

    一擊得手,那位天人會的天人便是收手,退于枯瘦老者的身后,不發一言,幾無存在感。

    “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情況?”

    “那人是誰?”

    ……

    戰斗方才開始,便是結束,這一幕就發生在眼皮子底下,諸位馳援血玉圣地的天尊,無一不嘩然。

    盡管那位出手的天人退到了枯瘦老者的身后,并不張揚,但他的存在感,任由誰人,都不敢忽視。

    那竟也是一位天人,算上枯瘦老者,兩尊天人降臨。

    一時間,血玉圣地方面,每一位天尊的眼神都是變了。

    枯瘦老者笑了,盛氣凌人。

    他的眼神愈發譏誚,縱然給了血玉圣地三天時間又如何,終究是避免不了覆滅的命運。

    “堂堂圣地,僅此手段嗎?”枯瘦老者戲謔說道。

    “無恥!”

    又一位血玉圣地的天尊發出厲喝,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天人會的天人,竟是做出偷襲的行經,無恥之尤!”

    “羅天人,你怎么看?”聞聲,枯瘦老者就是笑呵呵的朝著身后的羅天人問道。

    羅天人沒有回應,他自枯瘦老者身后走出,繼而腳步不停,朝著血玉圣地的天尊走去。

    “你要做什么?”血玉圣地的天尊質問道。

    “這一次,本天人不會再偷襲,正面擊敗你。”羅天人直截了當的說道。

    “站住!”

    血玉圣地的天尊再度發出厲喝,他的心神在顫栗,并無直面對方的信心。

    但羅天人并未站住,話音未落,就是第二次出手了。

    “混賬!”

    血玉圣地的天尊破口大罵,不得不出手與對方一戰,但依舊是被碾壓了,法器都是打到破碎,大口吐血,狼狽慘烈。

    “還有誰?”

    羅天人淡淡說道,他的眼神平靜無比,兩度出手,重創血玉圣地的兩位天尊,也不曾讓他的眼神,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

    全場靜默,無一人應聲。

    這就是天人會天人的手段,無差別橫壓同級別天尊,無敵風采顯露,讓每個人的心中都難以平靜。

    尤其是血玉圣地的五位天尊,他們原本信心十足,意圖將天人會的強者一網打盡。

    但隨著羅天人的兩次出手,他們的信心被粉碎了。

    這一戰盡管到目前為止,還未真正開始,但似乎,已經看到了結局。

    “哦,已經開始了嗎?”

    忽然之間,有著一道聲音響起,天際一抹劍光閃爍不定,一道身影,穿行而來。

    “江……江楓?”

    循聲,諸多天尊抬頭看去,很快就是認出來,那是江楓。

    “江道兄!”

    當即,血玉圣地的天尊上前,與江楓打招呼,他的臉色很古怪,不清楚江楓怎么會來血玉圣地。

    但無論江楓是出于何等原因來到血玉圣地,也都不敢輕慢。

    這是橫殺護道者的存在,縱然圣地,也失去了怠慢的資格。

    “江某來遲了嗎?”江楓說道。

    江楓發現有兩位天尊受傷了,這意味著在他到來之前,戰斗已經開始,節奏比他預想中的,快了不少。

    “江道兄你這是?”

    血玉圣地的天尊錯愕不已,不明白江楓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江楓?”

    不等江楓回應,另一道聲音響起,枯瘦老者的目光落于江楓身上,打量了數眼。

    巫家之戰,因江楓而逆轉。

    那一戰,護道者隕落,讓江楓在天人會也都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枯瘦老者可以不將血玉圣地的天尊放在眼里,但還不至于托大到不將江楓放在眼里。紫府的護道者,乃是與天人會的天人同一層次的存在,不是那么好殺的。

    江楓能橫殺紫府護道者,顯見手段!

    一道道的目光被吸引到了江楓的身上,察覺到這一幕,江楓有所無奈,他本無意出風頭,然而,實力不允許。

    “沒錯。”江楓回應道。

    “你來做什么?”枯瘦老者呵斥道。

    枯瘦老者感覺,近段時間江楓太高調了,先是插手紫府之事,現在又來干涉天人會的行動。

    這讓他極度不喜。

    且,枯瘦老者不會忘記,江楓與天人會的舊怨!

    原本就算江楓不出現,在解決掉血玉圣地后,天人會也會著手處理江楓之事,但既然江楓主動送上門來,他不會介意,提前將此事處理掉,永絕后患!

    “江某若說,無意與爾等為敵,你信還是不信?”江楓很認真的問道。

    “……”

    枯瘦老者死死的盯著江楓,江楓既然在這等關頭,出現于血玉圣地,本身就是代表了江楓的態度。

    但江楓竟說,無意與天人會為敵,讓他如何相信?

    枯瘦老者的眼神不善到了極點,他覺得江楓分明是在羞辱他,縱然白癡都不會相信江楓的話,難道他在江楓的眼中,連白癡都不如?

    “老實說,江某并無敵意。”江楓說道,更多了幾分認真。

    江楓是為圣堂而來,而不是為天人會而來!

    固然,他與天人會之間勢如水火,但如果不是有必要的話,江楓絕不會自找麻煩。

    只是,在將枯瘦老者的反應納入眼中之后,江楓便明白,對方是不信的。

    這讓江楓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起了巫家之戰,與眼下的情形何等之相似?有些事情,總歸無法避免,何必他與天人會本有舊仇,因此故,縱然他當真并非是沖著天人會來的,天人會方面,也絕無放過他的可能!

    就宛如他數天時間出現在巫家之時,紫府方面的態度!

    枯瘦老者喋喋冷笑,說道:“來都來了,這些廢話,就不必說了。”

    “也對!”江楓認同點頭,隨后,大大方方,走入血玉圣地天尊的陣營,這算是,正式向天人會宣示他的立場。

    一道道的目光落于江楓身上,天人會諸多天尊的眼神,無一不狠戾之極。而血玉圣地這邊的天尊,則是有著頗多的欣慰。

    諸人紛紛向江楓打著招呼,隱約有以江楓為中心的意思。

    橫殺護道者之戰,成就江楓無上盛名,這時候面對江楓,縱然星月圣地和凌云圣地的天尊,也都是極為客氣。

    “江某不請自來,還請諸位道兄不要怪罪才好!”江楓抱拳,笑呵呵的作揖道。

    “江兄果然和傳聞之中一樣,風趣幽默。”

    “江兄客氣了,這是我血玉圣地的無上榮幸。”

    “江兄……”

    ……

    隨著江楓話音落下,奉承的聲音成片響起,場面無比的融洽。

    將那些話納入耳中,枯瘦老者的眼神漸顯陰郁,剛才江楓還說過,并無敵意,那么,這又算什么?

    難不成,江楓是拿他當成白癡,認為可以肆意愚弄不成?

    枯瘦老者惱怒不已,今日里,他必然要讓江楓為他自身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

    “江兄,拜托了。”

    一位血玉圣地的天尊,鄭重其事的說道。

    江楓的到來是意外,但絕不是意外的驚嚇,而是驚喜,血玉圣地的天尊聯想起巫家之戰,對江楓有很高的期待。

    “江某盡力而為。”江楓笑著說道。

    既來之則安之,江楓很坦然。

    “羅天人,此子,交給你了。”那邊,枯瘦老者陰測測的說道。

    羅天人緩慢點頭,他的眼神有著一如既往的平靜,然而仔細看去,便是會發現,其眼底深處,多了幾分凝重。

    隨后羅天人緩步走出,走向江楓。

    “兩尊天人,好大的手筆。”目光自枯瘦老者身上掃視而過,繼而落在羅天人身上,江楓暗自說道。

    這是天尊中的至強者,半只腳踏入半圣之境,所以才有天人的稱號,一如紫府的護道者,要知道縱然身為天尊,也不是誰人都有資格,被稱之為天人或者護道者。

    數日之前紫府強者降臨巫家,也僅僅是出動了一位護道者罷了,而此次天人會踏臨血玉圣地,卻是出動了兩位天人。

    顯而易見,天人會的決心!

    “江楓,你的名字,本天人如雷貫耳。”行走間,羅天人悶聲說道。

    “你的到來,令本天人很驚喜。”轉而,羅天人又是說道。

    這一刻,羅天人那平靜的眼神終于是發生了變化。

    “然后呢?”江楓笑瞇瞇的問道。

    “然后?”

    羅天人怪異一笑,說道:“本天人終將會證明,紫府的護道者,不如我天人會的天人!”

    “哦?”

    江楓眨了眨眼,聽羅天人這話的意思,似乎是曾經,天人會的天人,被紫府的護道者橫壓,所以,羅天人將這一戰,視之為洗刷屈辱的一戰。

    因為江楓橫殺過紫府的護道者之故,那么,只要他能鎮壓江楓,將順理成章,橫壓紫府的護道者一頭。

    這也就是羅天人所謂的驚喜。

    然而遺憾的是,江楓認為,對方高興的太早了!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