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道從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奪權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奪權

    “所以你們就這么讓他跑了?”洛依依滿臉殺氣的看李飛和金木水火土,口氣不善。

    楊全跑掉后,兩人的精神狀態終于恢復,這刻只能任洛依依教訓。

    “算了,這不是他們的錯。”還是岳珊珊道:“此人是先天武者,還擅長至少兩到三種法術,尤其擅長亂心之術,他們擋不住也是正常的。”

    誰能想到是個仙武同修的家伙,大家一起暗叫倒霉。

    靳鐵心從旅店出來:“搜過他房間了,沒找到視頻。”

    也就是說,對方帶走了視頻?

    沒被剪輯過的視頻是何家秘密暴露的隱患,無論如何不能落到對頭手里。

    岳珊珊已道:“悅嘉,查出來那個人是誰了嗎?”

    王悅嘉快速回答:“查出來了,這個人叫楊全,原本是銀霜門弟子,七年前叛出門戶。”

    “原來是銀霜門的弟子,那就怪不得他會法術了。”岳珊珊恍然大悟。

    銀霜門也是武道八門之一,和其他所有門派不同的就是,這個門派原本是仙門。

    在仙凡大戰期間,銀霜門損失慘重,人才凋零。結果仙凡和平后,銀霜門由于缺乏足夠的強者支撐,被其他仙門排擠,最后竟悍然叛離仙門,加入了凡人陣營。

    也正因此,銀霜門是真正的仙武同修門派,至今還保留著一些獨特的修仙功法,其在弟子選擇上也格外嚴格,通常也會要求有修仙資質的人才能加入本門。

    但也因此同樣受到凡人的高度警惕,不許他們中出現太過強大的修仙者。

    隨著時間推移,銀霜門內現在最強的修仙者也就是筑基期,基本被限制在凡人實力范疇內。

    這個楊全是曾經的銀霜門弟子,會法術不奇怪。

    岳珊珊問:“既然是叛出門戶,應該干了不少壞事吧?”

    “是,這小子依仗自己的亂心術,干了不少缺德事,是現在凡國通緝榜上第172號。”王悅嘉回答:“和他通話的那個也查出來了,叫老光,一個掮客,道上的人。”

    洛依依一呆,轉頭問李飛:“咱們不是把道上的人都收過來了嗎?為什么沒有這個老光?”

    李飛回答:“只是收了鎮中心的四條街,周邊還有一些沒收。”

    洛依依憤怒握拳:“果然還是要把整個鎮子都收了才行。”

    李飛汗,有沒有老光,你早晚也會這么干的吧?

    王悅嘉已繼續道:“就是這個老光,在給楊全打電話之前,還接到了一個人的電話,媽你猜是誰?”

    岳珊珊一怔:“不會是言鳴昌吧?”

    王悅嘉打了個響指:“回答正確!”

    原來是這樣,岳珊珊怒氣上涌:“這老東西竟然干出這么下作的手段?”

    “媽,現在怎么辦?”江英杰夏小遲一起問。

    岳珊珊低頭想了想,突然低笑出來:“我突然發現這樣也挺好的。那個楊全不是上了通緝榜前二百嗎?那就好辦了。鐵心,立刻通知梁所長,全鎮通緝楊全。就說此人與鬼族勾結,已成人奸,讓安保隊,監察隊還有所有武者全部出動,封鎖全鎮,不許他逃走,絕不允許楊全把視頻傳到網上。”

    王悅嘉有些頭疼:“道上那些人,未必聽我們的。”

    洛依依大喊:“交給我就行了!”

    交給你?

    岳珊珊奇怪看洛依依。

    洛依依吐了下舌頭,夏小遲有些不好意思:“依依已經把鎮上大部分黑道收攏了。”

    “你說什么?”岳珊珊大吃一驚:“你不會告訴我連三元幫也……”

    洛依依給了她一個得意的笑容:“他們現在聽我的。”

    “你得意個屁啊!”岳珊珊一個爆栗打在洛依依頭上。

    她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言鳴昌會使這種手段了。

    不過事情已經這樣,只能走下去,岳珊珊狠狠瞪了一眼女兒:“回頭再找你算賬。還有,槍是怎么回事?交上來。”

    收了兩人的槍,轉頭對何來道:“來來,讓黛兒密切監視網絡,不能讓楊全把視頻發到網上去。”

    “哦。”何來似懂非懂,好在黛兒明白意思直接執行即可。

    發布過命令,岳珊珊已上車。

    “媽你去哪兒?”夏小遲問。

    “鎮政府,去搞定言鳴昌那個賤人。”岳珊珊沒好氣道。

    ————————————

    鎮政府。

    榮光耀正在辦公,忽然電話響起:“喂……珊珊啊……什么事……什么?”

    聽著電話里岳珊珊的訴說,榮光耀面色陡變:“竟然有這種事……嗯……嗯,我知道,這事恐怕不是老言一個人能搞出來的……你也這么認為……嗯,那你的意思是……好……”

    掛斷電話,榮光耀叫過秘書李文:“去,通知下去,立刻召開緊急會議。”

    ——————————————

    聽到召開緊急會議,言鳴昌也是一愣。

    他看看對面的王秘書:“動手的人莫名發了第二段視頻,把凡人修仙班的事洗白了。現在又突然召開緊急會議,看來是出了狀況。會不會是你找的人出賣了我們?”

    電話是從言鳴昌這邊打給老光的,但是打電話的人是王秘書,言鳴昌其實是背了鍋,當然也不能算全背。

    王秘書依然冷靜:“我已經讓老光出去避風頭了,你這邊只要頂住就沒事。”

    “我會的。”言鳴昌整理了一下衣襟,確認自身形象沒出問題,走出辦公室。

    來到會議廳,就看到榮光耀已經坐在那兒了,下手除了第三副鎮長蔣南峰以及各部門主管。

    蔣南峰是個老好人,兩頭不靠,既不屬于榮光耀一系,也不屬于言鳴昌一派,這刻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喝茶,一副天塌不驚的作派。

    “榮鎮,出什么事了?”來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言鳴昌問。

    “等一等吧,岳副鎮長過會就到,這次的會議由她主持。”榮光耀回答。

    言鳴昌心中一跳。

    十分鐘后,岳珊珊進入會議廳。

    她徑直來到主持位置,道:“廢話不多說,直接跟大家說一下現在的局勢。就在兩個小時前,鬼族再次出現,襲擊了凡人修仙班。雖然安保公司與監察隊聯手打退了鬼族,但是現在已經可以確認,此次襲擊有人族內應。”

    她說著直接用手機調出兩張照片來。

    “這個人叫楊全,原銀霜門叛逆,通緝榜上172號通緝犯,現已確認就在梁溝鎮,也是他,為鬼族進行定位。目前我們尚不知道他的目的,但只要這個人還在鎮上,就隨時可能繼續有妖鬼侵襲。”

    什么?言鳴昌只覺得頭皮炸裂,竟然把鬼族和楊全扯到一起?

    他不知道老光找的人是誰,但那一刻他敢肯定,執行者絕對就是這個楊全,尤其是他的資料上赫然就有亂心術。

    言鳴昌心中憤怒:“你怎么知道他是鬼族內奸?”

    岳珊珊回答:“言副鎮長的意思是認為他不是嘍?”

    言鳴昌哼道:“我只是說要有證據。”

    “證據當然有,安保隊剛剛突襲過楊全的房間,已經確認,之前的視頻就是從他用的電腦上傳出來的,另外他房間里還有從孤鴻山帶來的泥土,可見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就在孤鴻山。”

    媽的,老子當然知道他在孤鴻山。

    言鳴昌知道保楊全是不可能的了,好在楊全也不知道誰是主使,只能道:“還有呢?”

    岳珊珊翻動手機,又露出一張圖片:“這個人叫老光,他是楊全一伙的。”

    媽的,連這都知道了。怎么可能?言鳴昌只覺得身體一陣癱軟。

    再怎么找中間人,只要一路順藤摸瓜,就總能找到他身上啊!

    岳珊珊道:“我已經下令,鎮監察隊,安保隊還有所有民間武者,全面封鎖梁溝鎮,抓捕這兩人。”

    言鳴昌怒道:“動靜太大了吧?”

    榮光耀清清嗓子道:“涉及到鬼族入侵,怎么小心都不過分。你們也看了視頻了吧?這次可是有滿江雪過來。要不是安保隊及時出手,鎮上安全堪憂啊!說到這個,我們還要給家和安保公司論功行賞呢。”

    岳珊珊微笑:“這個不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阻止惡人逃逸。”

    言鳴昌終于抓到機會:“既然對方可能是鬼族內應,那干脆讓他們跑掉,鎮子不就安全了?”

    岳珊珊笑瞇瞇道:“這就是言鎮的應對策略?縱敵逃逸?”

    言鳴昌一滯:“我只是為鎮子安危考慮。”

    岳珊珊回答:“這個我會負責,我可以向言鎮保證,有我在,那兩個人族內應絕不會再次得手。”

    廢話,你當然能保證,我也能保證,因為楊全根本就不是鬼族內應,他到哪兒再去給鬼族定位去?

    可這話他不能說,只能恨恨看岳珊珊。

    只能道:“既然這樣,你做便是了,還通知我們干什么?”

    岳珊珊回答:“要抓住人族叛徒,就需要全鎮上下配合我的工作,必要時可以調動所有人力物力。”

    言鳴昌倒吸一口冷氣。

    他終于明白了岳珊珊的目的,你丫這是要奪權啊!

    “我不同意!”言鳴昌大喊。

    要是同意了,那豈不是自己也要聽岳珊珊的?

    岳珊珊笑笑:“這事已經通報市里,于市長和馮副市長都同意了。”

    什么?馮遠才怎么可能會同意?

    就在這時,電話響。

    是王秘書的電話。

    言鳴昌看著電話沒接,岳珊珊微笑:“接吧,也許對你有幫助。”

    接通電話。

    王秘書道:“老光被抓到了。答應岳珊珊的條件,半個月內,你會被調到市里,你的工作交給榮光耀和岳珊珊負責。”

    言鳴昌身體一顫。

    他終于明白了,岳珊珊是用這做了交換條件,她不再追究下去,但是言鳴昌必須滾蛋!

    ——————————————————

    與此同時,一個面容愁苦的老人出現在了楊全先前住過的房間。

    何惜苦。

    在房間里轉了一圈,何惜苦從床上撿起一根屬于楊全的頭發。

    然后他捏了個法訣,低聲道:“去!”

    一柄飛劍已奪窗而出。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