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問道峨眉 > 一百八十、陳止

一百八十、陳止

    根據月云師太的話,蕙娘得了機緣,練就元胎才化得人身。

    而妖類若得元胎,壽命正常情況下也有兩甲子。

    回過頭來,再說蕙娘本身。

    她本體乃是靈狐,尋常狐獸,不開靈智,不煉精氣,壽數在十數年左右,如開靈智,即便不得傳承,也能漲二三十年壽數。

    若是吃了什么靈果,還能活的更長。

    蕙娘曾在黎羅山月露泉旁安家,按著當年陸玄所見,她也就是三五歲的年紀。

    這么些年過去,至多也就是二十來歲。

    即便不成元胎,以她靈慧,加上月露泉滋養,怎么也有三五十年的活頭。

    更別說煉就元胎之后,壽數應該更長。

    可在陸玄眼中,蕙娘一身靈機略有幾分衰敗,按著他的見識,蕙娘最多也就是還有一兩年的壽命了。

    這等情況,自然是不正常的。

    只是陳止當面,他也不好詢問。

    而且看陳止的模樣,似乎并不知道這件事情,從他言語之中,不時還說道日后夫婦二人生兒育女,祭拜父母,就知道對與蕙娘的情況,他并不是很了解。

    或者說蕙娘根本沒有提及過自身情況。

    當然,十數年不曾見過,具體蕙娘身上異常是否入自家猜測一般,陸玄也有些說不好,終究只是見了一面,光憑他一眼所見,也難完全斷定。

    ……

    “說來也是慚愧,因我緣故,招惹到一些有心人,攪擾了黎羅山清凈,還勞煩定靜師父下山處理,實在過意不去。”

    陳止知道蕙娘乃是狐妖,與定靜接觸過后,大抵也知道黎羅山上有真仙人。

    對于修行,還是有些理解的,并不像尋常書生一般,雖然相信世上有鬼神,卻只能胡亂猜測。

    大抵是聽了蕙娘說了陸玄是定靜的長輩,所以陳止以為陸玄也是黎羅山上修行的神仙真人,于是談話間將那麻煩事又說了一遍。

    根據陸玄總結,大抵就是陳止一位好友,遇上了一些麻煩,患了疾病。

    這位好友是陳止難得的朋友,也是正善之人,那疾病難治,好友命不久矣,陳止得知這消息之后,難免有些愁緒。

    而蕙娘見夫君如此,不免多問了幾句,得知陳止好友的情況,知道是他那位好友身染污濁之物,所以得了頑疾。

    她剛好知道,這頑疾黎羅山月露泉能治。

    蕙娘沒有隱瞞自家夫君,而陳止是義氣之人,聽問黎羅山月露泉能治自家好友,于是便想去取來泉水。

    蕙娘也覺得不是什么大事,她小時候就是在月露泉旁生活,如今一家人還在黎羅山修行,家人沒有她這么多的心思,也不曾下得山來。

    蕙娘不時會抽空回一趟黎羅山。

    趁著回家的功夫,取來一些泉水,也是順手的事情。

    于是蕙娘便回了黎羅山,取了一些月露泉泉水回來。

    陳止那位友人,用月露泉泉水放入浴桶之中泡過之后,果然見好。

    本來事情到這里就該結束,友人病愈,陳止夫婦也算做了一件善事,更得友人感念。

    這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可就在陳止這位友人病愈之后,卻有一日,上門來訪,一番恩謝之后,詢問起了泉水的來歷。

    陳止雖有幾分善心,好友也非惡人,但知曉泉水珍貴,也得了蕙娘提點,自然不會說出。

    誰料那友人感嘆道,并非是對那神物有覬覦之心,只是他染病之地,是在他夫人娘家,那地方這種病癥很是泛濫,凡是染上的,幾乎都逃不得一死。

    尤其是孩童和老人,死了許多,也不是沒有研究這病癥的醫者,可惜都束手無策。

    陳止的有人也是善心之人,自家逃得性命,自然便想起了那些死在這頑疾之下的百姓,于是才找上門來。

    聽得友人這一番話,陳止十分猶豫。

    月露泉之事,他不好說出,說出來就是給黎羅山招去麻煩,顯然十分不妥。

    但要是不說,月露泉能救人性命卻是做不得假,總不好見死不救。

    無奈之下,陳止只能和蕙娘商量。

    蕙娘倒是沒有多想,月露泉天地生成,既然能救人性命,也是功德之舉,借助天地靈泉,救生靈性命,總也不會是錯事。

    于是與陳止商議過后,決定在不影響黎羅山的情況下,去取來泉水,制成藥水,相助陳止好友救人性命。

    期限倒也沒有什么變故。

    陳止那位好友,是真心救人,得知陳止愿意搭助,十分感激,也跟著陳止操持起了這件事情。

    于是在幾人協調之下,月露泉泉水做成的藥水,便運到了陳止好友夫人的娘家,白元縣。

    這藥水出現,很快就救了不少人的性命。

    除了車馬費之外,陳止等人并不收取任何費用,所以售價十分便宜。

    為此陳止與他的那位好友,還得了大善人的名聲,本來事情如此,既救了百姓性命,陳止二人也得了名聲,可以說是一件大好事。

    可是人世混雜,總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存在。

    陳止他們販賣的藥水能治療這醫者束手無策的頑疾,除了得到好名聲之外,自然也會引起巨大的關注。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上門請求合作了。

    具體不用細說,大抵就是看上了這藥水所能帶來的巨大利潤。

    可陳止與他的好友,目的都是為了做善事,根本就不曾想過借著這藥水賺錢,哪里會同意與這些人合作。

    但他們能拒絕,卻無法阻止旁人的惦記。

    于是在這些人的鼓弄之下,事情開始往不好的方向發展了。

    先是月露泉水制成的藥水被人污蔑,隨后又有傳言,說是這頑疾本就是陳止等人弄出來的,然后再販賣解藥賺取百姓的血汗錢。

    總之各種手段層出不窮。

    陳止的好友還因此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得了重病,沒過幾日便病故了。

    這倒也罷了,陳止也是舉人身份,身在北司縣,只要他不做那藥水生意,也沒人能把他怎么樣,但不知那些人哪里找到的線索,竟然摸到了黎羅山去。

    無奈之下,蕙娘只得將消息帶到了妙玉庵,于是才有了定靜下山的事情。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