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從錦衣衛到武林至尊 > 第273章 上杉謙信,請三大宗師赴死!

第273章 上杉謙信,請三大宗師赴死!

    有一種人,天生就是刀客。

    此時此刻,全場那么多人,見著這位不知名的刀客,所有人心中卻都驀然浮現出一個念頭——

    他是一名刀客!

    一名真正的刀客!

    或許此人的刀道天賦并不多么強,或許他的內力也并不多么身后,或許他的刀法也并不多么精妙,但是……

    他身上的氣質,他身上的決心,他身上的意志,卻超出了太多太多的人!

    此時此刻的上杉謙信并不多么出名,全場甚至許多人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他的實力,距離頂尖刀客也又很長的一段路需要走。

    可他的氣質、決心、意志,卻在這短短的距離內,讓全場所有人都感到了驚艷!

    哪怕是三大宗師,雖然心中暴怒,但更多的確實惋惜——

    此等良才美玉,為何我們未曾發掘?

    若是早早發掘出來,何至于演變到今日的地步?

    我東瀛之才,卻成錦衣衛嫁衣!

    說完這句話,上杉謙信竟然再度強撐著想要讓自己站起來。

    可他渾身都已經鮮血淋漓,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已經破裂,想要站起來,何其的艱難。

    在努力嘗試了許久之后,上杉謙信終于放棄了讓自己站起來,而是四肢并用,在地上緩慢的爬行了起來。

    一點點,仿佛一條蛆蟲,朝著三大宗師的方向緩緩挪動。

    “天吶!他居然……他居然再次前行?!”

    此刻,不少圍觀的武士,見到上杉謙信居然還在前行,頓時掀起一陣陣驚呼之聲。

    他們看著趴在地上蠕動,身軀所過之處,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跡。

    這一刻,每一個看到他的人,心臟都不自覺的狂跳。

    被震撼和驚恐籠罩的同時,心中更是泛起一個前所未有的疑慮:“此人,為何如此執著?”

    “他明明已經重傷至此,五臟六腑都已經破裂,為何還要前行?”

    “他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區區先天的實力,硬扛著三大宗師的威壓,來到了十步之內,他已經足以被錦衣衛看中了,卻為何……還不停下?!”

    “他的表現已經十分驚艷了,甚至到了令人欽佩的地步,但他的實力終究還在擺在那里,巨大的實力差距,讓他根本就無法對宗師造成任何傷害,甚至連拔刀都很艱難!”

    “如果繼續前行的話,三位宗師是絕對不可能讓他活下來的!”

    “換句話來說,前方,是死路一條?!”

    “他為何還要繼續?!”

    “他在堅持著什么?!”

    皇居之內,上千雙眼睛匯聚在上杉謙信的身上,眼中盡皆露出疑惑和不解。

    很顯然,他的堅持對于在場的那么多武士而言,完全就和送死沒有什么區別啊!

    正如他們所言,看到上杉謙信還在繼續前行之后,明仁國主的臉龐就剎那間扭曲如鬼。

    “憑什么?憑什么?!”

    “憑什么我東瀛的武士,會對那姓顧的話如此奉為至理?憑什么他一言說出,便讓我東瀛的優秀天才為之拼命?憑什么?!”

    “日海禪寺,明智祭司,伊藤前輩,你們還在等什么?!還在等什么?!”

    他氣急敗壞的大吼起來,指著三位宗師,乃至皇居之內一些好不容易被收攏起來的帶刀侍衛們,咆哮著下令:“殺了他!給朕殺了他!”

    “殺了這個該死的小子!亂到分尸!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朕,要用他的血,讓天下人知道,膽敢背叛東瀛,只有一個下場!”

    “就是死!”

    明仁國主很顯然已經被這一連串的事情,給逼得近乎失去了理智。

    以至于在話語當中,對于三大宗師都沒有沒有了尊敬,甚至還酸的頗為無理——

    如此尊重三大宗師,甚至屈尊降貴將三人請來,為的便是讓你們出手對付那姓顧的。

    可直到現在,那姓顧的和其手下三千人,都已經打入皇居,將他皇室的威嚴和尊嚴都徹底的踩在腳下了,你們三個居然還沒有出手!

    你們三個,到底是在等什么?!

    他不知道。

    但他心里很憤怒!

    因為到了這一刻,他東瀛皇室的臉面,都已經快要被丟光了!

    如今東瀛本土的武士奉姓顧的命令來挑戰三大宗師,若是還讓他這二人活著,那他東瀛皇室,可就徹底的被踩在泥土塵埃里!

    再也沒有半點威嚴可言了!

    聽到明仁國主近乎癲狂的怒吼,三大宗師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無奈和苦澀之意。

    今日這局面,他們三人是斷然活不成了。

    死則死矣,身為東瀛人,這方水土養育了他們,他們臨死前,也總得為東瀛留點什么。

    眼前這二人,固然為虎作倀,背叛東瀛。

    可歸根到底……

    他們還是東瀛人啊!

    眼下東瀛設立錦衣衛鎮撫司已經是勢在必行,那姓顧的為了快速穩定東瀛,鎮撫司必然選用東瀛武士。

    所以這兩個如此優秀的后輩,必然會被那位錦衣衛指揮使賞識,留在東瀛鎮撫司也是順其自然。

    這兩人固然背叛,可終究還是東瀛人!

    以東瀛人制東瀛人,終究還是好過大夏人來!

    一念至此,日海禪師站了出來,看著依舊還在緩緩爬行的上杉謙信,搖頭道:“年輕人,還是退下吧!”

    “不要在前行了!若是不然,貧僧也必須要出手了!”

    保存東瀛良才雖是他們最后的念頭,但東瀛皇室身為東瀛的信仰,為其保存最后一絲尊嚴,也是他們的念頭。

    毫無疑問,上杉謙信此舉就是在緩緩的將東瀛皇室最后一絲遮羞布也給揭開。

    兩難之下,他只能再度勸說,最后給上杉謙信一次機會。

    此言一出,伊藤次郎也是嘆了一口氣。

    上前一步,手中的兵刃‘鏘’的一聲出鞘,當出鞘的剎那,似有一股無形的狂風席卷而起,朝著上杉謙信而去。

    他想要將上杉謙信給卷開。

    然而,當這道風剛剛生出的時候,原本艱難爬行的上杉謙信卻忽然抽出了自己的佩刀。

    然后——

    “鏘!”

    他竟是用盡全身最后的力氣,將佩刀深深的插在地上,雙手也緊緊的握住刀柄,想要以此支撐,硬扛著狂風。

    與此同時,他沉聲道:“伊藤前輩,日海禪師……”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刀客,渾身鮮血淋漓,此刻咧嘴一笑,吐出一口的血。

    他望著三大宗師,然后看了看站在一邊的顧鳳青,笑道:“顧大人僅僅以刀意,便能壓制三千禁軍拔不出刀來!”

    “這樣的事情,上杉謙信做不到!柳生但馬守前輩做不到,日海禪師做不到,明智大祭司做不到,伊藤前輩也做不到!”

    “我師傅做不到,東瀛這一代的所有武士都做不到,甚至遍數東瀛歷史,沒人能做得到!”

    “所以……”

    “我想見識見識!”

    隨著他的聲音傳開,所有人都瘋了。

    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視線之中,此刻上杉謙信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燦爛,配上他此刻狼狽的形象,又是那么的凄涼。

    但他們看到更多的,是堅定!

    令人膽戰心驚的堅定!

    包括日海禪師、伊藤次郎、明智領子在內,所有人終于明白了,這個宛若橫空出世的年輕刀客,到底為何這般執著——

    他不是執著于成為錦衣衛!

    而是執著于刀道!

    以刀道,來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一刻,上杉謙信的聲音很輕,但所有人都聽的出來,這沒有絲毫的刻意,完全是有心而發。

    然而正是這發自內心的聲音,讓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

    縱然已是重傷之軀,終然前行是思路!

    但他并不需要憐憫!

    更不需要可憐!

    身為一個刀客,為了見識那令他悠然神往的強大境地,他需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走到三大宗師的面前!

    然后超過三大宗師!

    走到顧鳳青的面前!

    然后超過顧鳳青!

    哪怕在這條路上有著數之不盡的艱難險阻,他也要憑借自己手中的刀,殺出一條血路!

    一條以鮮血鑄就的通天大道!

    這是刀客的執著!

    也是他的野望!

    “諾大東瀛,竟無一刀客乎?!”

    不!

    絕對有!

    眼下,這就是一個刀客!

    真正的刀客!

    “這才是刀客?!”

    “這就是刀客?!”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挪不開了。

    幾乎每個人的眼睛之中,瞳孔都驟然收縮了起來。

    哪怕是三大宗師,此刻看到上杉謙信那純粹、決然的眼睛,竟也是出現了霎那間的失神。

    而緊接著,三大宗師卻忽然不可置信的發現,那原本說話都很艱難的上杉謙信,此刻竟是在他們身上一一掠過。

    然后,

    便露出激昂豪放的笑容!

    這笑容之中,透著真誠,透著果決,更透著無盡的堅定。

    “三位都是前輩,數十年受東瀛供奉,上杉謙信身為東瀛武士,實在不愿意對三位前輩拔刀,所以……請你們讓開好嗎?”

    沒有人回答。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此刻,明明是上杉謙信身受重傷,渾身浴血,精神更是極度萎靡,似乎隨時都會留學或多而到底身亡。

    然而他所說的這句話,此刻所定格的擇一幕,卻仿佛他才是勝卷在握的哪一方!

    而攔路在前的三大宗師,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

    說完之后,上杉謙信似乎體內的真氣稍稍緩和,以至于讓他的身體狀況恢復了一些,他居然硬撐著站了起來!

    然后,手中拖著刀,一點一點的朝著前方挪動。

    “當啷~”

    寂靜之中,忽然響起一道金鐵顫抖之聲。

    只見原來是一名侍衛握著刀的手在顫抖,以至于一個沒握住,竟然讓戰刀落在地上。

    不僅僅是他,此刻皇居內不少侍衛盡皆如此。

    他們看著渾身浴血,看上去十分悲壯慘烈,卻透著一股如長虹、如烈日、如火焰般耀眼奪目都上杉謙信,一眾侍衛竟是忍不住面面相覷,臉上滿是退縮之意。

    甚至不少人,都下意識的后退了。

    他們不是被上杉謙信嚇到了,以至于心中害怕恐懼!

    而是被上杉謙信此刻所展露出來的意志所折服!

    東瀛尚武士,而上杉謙信所展露出來的武士道精神,卻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誰敢后退?朕,誅他九族!!!”

    見此一幕,明仁國主臉上青筋暴起,嘶聲大吼道:“日海禪師,明智祭司,伊藤前輩,你們還在等什么?!”

    “難道你們真要看著我皇室的臉面,徹底的被揭開嗎?!”

    “難道你們就真的想要看到,我東瀛的尊嚴徹底被別人踩在腳下嗎?!”

    此言一出,還不等三大宗師作出反應,上杉謙信忽然高舉手中之刀,刀鋒指著三大宗師,臉上露出一抹堅決神色:“日海禪師、伊藤前輩、明智大祭司……你們還在等什么?!”

    “難道真要讓我東瀛徹底的喪失任何機會嗎?!”

    “今殺我而存皇室顏面是死,不殺我亦是死,死國可乎?!”

    一語言罷,上杉謙信深吸了一口氣,隨后爆喝大吼:“關東上杉家上杉謙信,以家族為名……”

    “請三大宗師赴死!”

    “請三大宗師赴死!!”

    “請三大宗師赴死!!!”

    連續三聲,一聲比一聲高昂,一聲比一聲激烈!

    聲音傳出,激蕩全場!

    剎那間,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被上杉謙信所說的最后一句話給震撼到了!

    上杉謙信,請三大宗師……赴死?

    他瘋了嗎?!!

    然而,就在所有人還以為上杉謙信瘋了的時候,恰在此時,三大宗師居然一躍而起,紛紛飛越至半空之中。

    “鏘!”

    一聲劍鳴,伊藤次郎頭頂三道劍氣之花浮現,無窮劍意爆發開來,籠罩整座皇居。

    而隨后,只見他一招手,上杉謙信手中的長刀頓時脫口而出,徑直朝著他筆直沖來。

    “呲啦~”

    一聲利刃入肉之聲響起,倡導穿胸而過,伊藤次郎領空灑下大片鮮血,從半空中跌落而下。

    而他死后,明智玲子深吸了一口氣,隨后整個人雙眼一瞇,全場所有人便感覺到一股徹骨的涵義籠罩,緊接著……

    長刀似乎被無形的意志所牽引,調轉刀鋒,朝著她筆直刺來。

    “噗~”

    一口鮮血,從嘴里噴出。

    明知玲子看了一眼上杉謙信,隨后軟倒在地。

    日海禪師也雙手合十,低吟一聲佛號,整個人盤膝而坐身上綻放萬道金光,其中一枚舍利從頭頂飛出。

    而那刀,也是在舍利之上一劃而過。

    “昔日有真佛以身伺虎、割肉喂鷹,我等行此舉,望你莫忘初心!”

    末了,他看了看那柄刀,喃喃道:“此刀飲三大宗師之血,以成妖刀,其名……上杉!”

    話音落下,再無聲息。

    三大宗師,就此殞命!

    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懵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驚變給嚇懵了。

    誰都沒有想到,三大宗師……竟然真的全都坦然赴死!

    為的……

    只是給這個一個無名的小小武士,鋪路!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嘴巴張開,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皇居之內,安靜的可怕。

    安靜的似乎可以聽到人的心跳聲。

    而就在這落針可聞的寂靜之中,忽然響起一道輕笑。

    “有趣!”

    顧鳳青搖頭失笑。

    ……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