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五五零、天下第一小劍仙

五五零、天下第一小劍仙

    王崇忍不住罵道:“這是什么胡話?”

    小兩噴了一通金霞,委屈巴拉的拉了一行字:“小兩好乖的!”

    這小東西委屈了一會兒,忽然噴出了一個四五歲的小娃娃,頭上扎著雙紅繩兒,玉雪可愛,正在伸出手要抱抱……

    它噴了一會兒金霞,噴出一行小字:“白云,是……挺好玩的。”

    王崇這才反應過來,小兩雖然看著蠢蠢,但卻是跟隨陰定休橫行天下的至寶。當年兩界幡見到的白云,還是個孩子,只怕它印象里,白云老尼姑始終是哪個伸出雙手要抱抱的小閨女,所以這個“挺好玩”,還真就是挺好玩……

    不雜任何旁的意思。

    王崇忽然想起,玄葉偶爾提起白云,也會露出幾分溫情,似乎半點都不恨這個老尼姑。

    就連歐陽圖都對白云沒什么怨念。

    每次提起白云,也只是嘆息一聲,再也不說什么。

    王崇如今對峨眉也算是多所了解,當初陰定休門下最早的三個徒弟,玄機性子陰沉,玄葉豪邁爽朗,玄鶴溫厚淳樸。

    白云是玄葉撿了回來,從小養大,還真有幾分如父如兄的情懷。

    歐陽圖當年在峨眉,跟白云大師的感情也極好……

    至于后來的事兒,只能說各人所求不同。

    人生,總有些沒法子的事兒。

    白云大師飄然升上高空,探手一招,血肉鎖鏈就飛了回去,被她收入的身軀之內,這是她大道所化,若是真被磨了,修為只怕會直線跌落。

    陽真境還算是“人”,盡管大家都自認為“仙人“,仍舊算是人.

    太乙境以上,就不算是人了,乃是“道”。

    太乙境多多少少都要被道化,道化的多,就是化為道孽,道化的少,就是太乙不死的大圣。

    但如果外力把道磨滅了,就只是空有太乙境,卻沒有道的假道圣,血如來便是一尊假道圣!

    道化有三十三種征兆。

    白云大師的“道”化為血肉枷鎖,與玄葉身上生眼,截然不同,兩人同出峨眉,但道卻并不一樣。

    白云老尼姑一臉的意氣風發,見到王崇,喝道:“掌教說的對!區區太乙境,說破……也就破了!”

    王崇心道:“這老尼姑裝的一手好逼!”

    他笑道:“也是師伯積蓄雄厚!”

    白云大師一身雪白僧袍,光頭俏目,恣儀如仙,身上太乙境的氣息,宛如潮水,澎湃不休,久久不息!

    她嫣然一笑,宛若異花綻放,素手當胸合十,身后太清仙光化為素色光圈,明滅不定,照耀虛空,宛如佛門菩薩,道門玄女。

    白云大師輕啟朱唇,說道:“白勝師侄兒!我須得閉關三十年,穩固一身修為,煉就太乙不死之軀!本山這一脈,就全都交由你了。”

    王崇笑道:“師伯盡管放心!”

    白云大師稍稍猶豫,又復說道:“我小徒莫銀鈴,性子綿軟,是個沒主意的人,也請師侄兒多加照拂。”

    王崇還是笑道:“師伯出關,我還你一個金丹境的銀鈴鐺。”

    白云大師笑了一笑,袖中飛出一口飛劍,落入了峨眉山中,她這是把護身的闕元劍給了徒弟。

    王崇微微舉手,目送白云大師遁入了五靈翠碧峰,此乃峨眉的陣法中樞,也是防御最盛之地,白云大師遁入去中潛修,絕不用怕被人驚擾。

    王崇目送白云大師去閉關,良久才問了一聲:“回仙鏡答應我的東西呢?”

    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來了!

    五靈翠碧峰忽然就噴出一道銀光,直奔他射來。

    王崇隨手一抓,收了這道精氣,心頭微微驚喜,隨手就送去了本身處。

    “五靈翠碧峰就是土行靈物!我怎么就沒想到?怪不得回仙鏡答應的爽快,原來五靈翠碧峰就能產土行靈精。”

    王崇終于湊齊了土行靈精,心頭暢快無比。

    此一番峨眉之行,簡直太過值得。

    玄德失蹤,峨眉上下隱瞞的極緊,五靈仙府有陰定休當年的仙法遮掩,等閑之輩也算不出來這件事兒。

    小霹靂白勝接掌了峨眉本山的暫代掌教,頗為驚動各派修行之士。

    大家都不知峨眉出了什么事兒。

    幾乎所有人都猜測,玄德是閉關想要突破境界,只是誰也想不通,為何峨眉本山會把一個峨眉南宗的人叫去做暫代掌教。

    小霹靂白勝接了暫代掌教之位,就絕跡江湖,把峨眉五靈仙府封了山,再也沒了消息。

    峨眉本山,從那以后,就再無一個弟子行走江湖。

    倒是峨眉南宗開始了名聲鵲起,很是出了幾個優秀的人物。

    忽忽就是二三十年,各派又是一代新人暫露頭角,隱遁行蹤的前輩,名聲就漸漸不顯,或者成了傳說,或者沒人傳說!

    吞海玄宗的季觀鷹,號為大衍境第一劍仙,但這幾十年,季觀鷹不曾拋頭露面,甚至連唯一能跟他爭鋒的峨眉云仙子也絕跡,大衍境第一劍仙的名頭,漸漸就歸了旁人。

    如今全天下都知道,大衍境第一劍仙,乃是西海荀元朗。

    此人出身西境苦海的大派小竹山!

    荀元朗當年號稱西海第一小劍仙,平生只得一次慘敗,就是輸給了吞海玄宗季觀鷹。

    從那以后,他閉關多年,把小竹山的劍術推上了數重境界,出關之后,橫掃西海,又復孤身獨劍,轉戰天下,甚至連續擊敗過數位金丹境的大敵。

    加上吞海玄宗季觀鷹,峨眉的云仙子齊冰云,道魔兩家的一些嫡傳弟子,不是突破了金丹,就是閉關不出,故而再沒有人能夠以大衍境修為,抵擋這位西海第一小劍仙的渾然天地劍。

    隨著時間的斗轉星移,荀元朗的綽號,就從西海第一小劍仙變成了天下第一小劍仙,為正魔兩道公認的大衍境第一。

    一艘極大的海船乘風破浪,海船上霞光隱隱,顯然有禁法護持。

    若是有人識得船上的標識,便可知道此乃九焰島的海船。

    海船上有西海八派的各路年輕弟子,此行是為了旁觀,荀元朗第七次挑戰季觀鷹!

    此前六次,季觀鷹都避而不戰,但這一次所有人都相信,季觀鷹再也不會避戰。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