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五四九、區區道圣

五四九、區區道圣

    莫銀鈴本來也不想學少陽劍訣,她跟隨白云大師學的是少清劍訣,太清劍訣,日后只要不出岔子,白云大師十成十會傳她太清玄門有無形劍訣。

    只是她瞧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還是厚了臉皮,留了下來,準備自己先學了劍法,再私底下指點弟弟。

    王崇把一路少陽乾坤劍講解完,就點名指點了幾個,他略略看好之人,也耐心回答了一些弟子的疑難。

    兩三個時辰之后,才一拂衣袖,讓這些門人散去,明日再來聽講。

    司徒威和素琴留在最后,見所有人都走了,司徒威急忙過來參見恩師,問起來幾個比較高深的問題。

    他學了多年的少陽劍訣,亦復精通少陽禁法,和那些才入門的人截然不同。

    王崇給這個親徒弟開了一場小灶,對司徒威說道:“少陽劍法你早就精熟,少陽禁法亦修行不淺,只差把劍法和禁法合煉。我這新創的少陽劍訣,只得三路,且先把其余兩路也很傳你。”

    王崇正在傳授劍法,忽然聽得外面劍光飛來,一笑說道:“且跟我一起去見你們白云師伯。”

    白云大師臉色有些凝重的問道:“敢問白勝師侄,你那位三徒弟是什么來歷?”

    王崇一笑說道:“原本是海會道圣的二弟子,許是海會不放心素琴,故而派遣來投入我門下。此人也不能學峨眉道法,只是個結緣師徒,白云師伯不須在意。”

    白云臉色更是尷尬,低聲說道:“此人修為……”

    王崇大刺刺說道:“區區一個太乙境的道圣而已,螻蟻一般,白云師伯不用在意。”

    小賊魔這個逼裝的過頭,白云大師的臉都藍了!

    “區區一個太乙境的道圣,還……而已?”

    白云本想說些什么,但一想到當年玄葉,歐陽圖,小霹靂三人聯手,大鬧太乙宗。

    在玄葉的眼里,只怕一個道圣,還真就是“區區”“而已”。

    甚至歐陽圖說瞧不起“區區道圣”,也就真瞧不起了,得了無形劍,得了太清玄門有無形劍訣,也不是什么道圣,都能奈何的了。

    小霹靂白勝,雖然公認的比歐陽圖弱,但……人家連“區區道圣”,都收了做徒弟,說一句“而已”,有怎么?

    白云大師一股氣橫在胸口,那是真化不去了。

    王崇心道:“正好借此刺激一下白云老賊尼!”他笑呵呵的說道:“白云師伯,您在陽真也有多年,何不也晉升太乙?”

    白云大師忍不住說道:“你以為太乙境,是想突破就能突破嗎?”

    王崇呵呵一笑,答道:“是啊!”

    白云大師扭頭就走,今天的天氣不好,她老人家出門沒看黃歷,忘了進入不宜出行,也不宜訪友。

    回了自己的洞府,白云大師越想胸中越是堵得慌,斬了快六百年的赤龍,都被氣的差點回來了。

    “這小賊!莫不是有意氣我?”

    白云想了片刻,還真覺得有此可能,小霹靂白勝從不是愛呈口舌之利的人物,一言不合,拔劍便斬,才是他的風格。

    這一次,如此作風,讓白云大師氣憤之余,也忍不住深入思考了一些。

    “難道他是借此提點我,也該放下一切了?”

    雖然峨眉有三位真人,掌教是玄德,但實際上,就只有白云一人獨撐!

    白云大師一直都為峨眉殫精竭慮,甚至都忘了自身,除了為了徒弟莫銀鈴,稍稍爭過一些,縱然知道師父把所有的飛劍法寶都給了玄德,也從沒有過任何不滿。

    她捏了一個太清煉魔訣,靜坐了半個時辰,這才道心澄明,暗忖道:“也是時候了。”

    “如今玄葉師兄已經晉升太乙,危急關頭,也不會坐視本身有難,不做理會。三代又有歐陽圖和白勝,這兩人的劍術都不次于我,老尼已經再沒有昔日那般獨身苦撐的艱難,也再沒那般重要。”

    一旦領悟了這一點,白云大師忽然就微微一笑,身心上的一切枷鎖都自拋開。

    全身都煥發出瑩瑩清光!

    陰定休飛升前,畢生本事就傳了三個徒弟,玄機,白云和玄德。

    論資質,白云大師亦是此界翹楚,絕不遜色三代那幾個小輩。

    她若非是身上有峨眉的重擔,處處都要以峨眉為先,考慮深遠,不敢恣意放肆,也不會困在陽真境多年。

    此時白云大師領悟到,自己再非獨自一人苦撐峨眉,自己也不需要再鎖困自身,就算沒有了自己,如今峨眉也有人肩負起一切,忽然就開悟了。

    這位老尼姑燦爛一笑,想起來自己和王崇的對話。

    “你以為太乙境,是想突破就能突破嗎?”

    “是啊!”

    白云大師忽然輕輕說道:“是啊!”

    “我是陰定休的傳人,盡得峨眉道法,破太乙境……”

    “我又怎會做不到說破就破?”

    白云大師身上的太清仙光,忽然暴漲。

    從這位老尼姑的體內飛出了一道血肉鎖鏈,這道鎖鏈氣息詭異陰森,直似無窮無盡,嘩啦啦的冒出來。

    白云大師根本不在乎,這道血肉鎖鏈,太清仙光籠罩之下,不管這道鎖鏈長出來多少,都會被收入仙光之中。

    太清仙光很快就透出了白云大師的洞府,直沖九霄,甚至連兩界乾元須彌金光大陣都激發了,無數金霞籠罩在峨眉上空。

    小兩忽然就從王崇身邊冒了出來,狂噴金霞,匯聚成了兩個字——磨她!

    王崇也沒想到,自己隨便刺激幾句,就讓白云真個突破了境界。他急忙飛身出了洞府,正想要找人問個明白,就見到漫天金霞化為兩根交叉的金霞巨柱,一點一滴從白云的太清仙光之中,絞出來那根血肉鎖鏈。

    王崇叫道:“小兩,去幫一幫白云。”

    兩界幡晃了一晃,噴出了一堆金霞,卻都不成字跡,還是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小兩出手,會毀去白云的大道,讓她跟血如來一般的廢。

    王崇若有所思,卻不在催促小兩了。

    小兩這小東西噴了一通金霞,最后終于湊出來一行字:“爸爸!白云……還還……挺好玩的……”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