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仙道長青 > 第六十三章玄陽大會

第六十三章玄陽大會

    白思行的煉器術已經達到五階中品,即使在整個青璃海范疇,也已經算是水品較高之人。

    既然將此事委托給了此人,張志玄三人也只能聽天由命,不過也許是他們運氣不錯,分解材料竟然非常順,僅僅花費了不到三個月時間,白思行就不負眾望,成功的分解出一塊五階下品的玄空石。

    五階下品的玄空石煉制的跨洲傳送令,強度遠超四階,雖然不能無限制使用,卻也能傳送三次,不僅能夠讓三人平安返回南崖州,還能再打一個來回。

    成功分解出了玄空石,張志玄等人自然不會讓白思行白白幫忙,這種金丹修士的人情遠比一些靈石珍貴,有些時候為了償還人情債,甚至要搭上道途性命。

    雖然白思行極力推辭,但是張志玄依舊給他轉讓了八千善功。

    青禪接下了玄陽宗的客卿長老令牌,里面有白思行轉讓的三十萬善功,因為她不愿意為玄陽宗出力,玄陽宗也不需要每年給她額外善功。白玉珠、何駱仇等人之所以讓她借用一點玄陽宗的渠道,也是為了監視她的行蹤。

    畢竟青禪的背景深厚,玄陽島也不愿意結下仇人。

    拿到了玄空石,青禪馬上煉制傳送令,傳送令是一種符器,這種東西的核心還是歸于靈符一類,青禪的制符術已經五階上品,煉制傳送令自然手到擒來,一次性就煉制成功。

    煉成了傳送令,二人正準備返回大方島,虞幼貞急匆匆的拉住了青禪的衣袖。

    “師父,再過半年就是三十年一次的玄陽大會了,據說到時候玄陽海域的高階修士都會云集到蓮花城。師父委托我們留意的玄空石、傳送陣,很有可能在玄陽大會上出現,還請師父、師公你們等一等。”

    虞幼貞是青禪轉劫后收下的第一個弟子,對她的道途青禪也非常關心,不僅每年通過書信指點她修行,還給了她不少靈物,拜入青禪門下不足三十年,她的修為就從筑基三層突破到筑基七層。

    拜入張志玄三人門下的大方島七人,只有她的道途最有后勁,她是二靈根修士,只要張志玄等人扶持一把,三十年之后就有希望突破到紫府境。

    聽虞幼貞這樣一說,三人頓時提起了興趣,青禪馬上停住了腳步道:“你怎么不早說。”

    虞幼貞瞪大了眼睛,一臉委屈的說道:“師父你一回來就閉關,出關后又要馬上離開,我還沒來得及說跟你幾句話,怎么告訴你啊?”

    青禪自嘲的笑了笑,轉過頭來說道:“那就在等一等。”

    蓮花城是玄陽島上四座修士之城之一,玄陽島上除了山門的六階下品靈脈,還額外培育了四座五階靈脈,在外面的四座五階靈脈上,建造了四座修士之城。

    這四座修士之城,防御力非常強大,還與山門建造了傳送陣,能夠時時刻刻召集山門的援軍,即使元嬰期修士出手,也不可能在短時間攻破這種修士之城,只能選擇長時間圍困。

    而玄陽島上培育了大量的靈田,能夠自給自足,自然不害怕敵人的圍困,所以想要攻破這種沒有破綻的修士之城,只能用壓倒性的力量強攻。

    蓮花城的規模比不上赤云城,不過依然有四座五階滅神弩,城中的紫府期修士也超過二十人。

    到了玄陽大會的時候,玄陽宗在蓮花城布置了金丹期修士四人,就連掌門何駱仇,也親自下山坐鎮。

    這一次參加玄陽大會,不僅張志玄三人全部出動,就連虞幼貞等駐守百寶閣修士,也全部動身,提前趕來蓮花城。

    玄陽大會在蓮花樓中舉行,一進入大門,眾人就看到了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

    大廳呈橢圓形,直徑竟然超過了五百丈,估計是用了空間擴展類型的法術,能夠裝得下上萬人。

    見到了張志玄三人,一隊修士馬上上前,客氣的說道:“三位前輩看上去面生,應該是第一次來我們蓮花城,不過想要參加玄陽大會,還要花費一百靈石購買一件蓮花令。”

    張志玄抬眼一掃,發現這一隊修士的修為竟然頗有根基,為首的一人已經筑基九層,更關鍵的是他們的旁邊,還有兩只四階傀儡獸,這一股力量已經能戰勝一般的紫府修士了。

    青禪客氣的笑了笑,將懷中的玄陽令丟給此人,這種筑基期修士,根本不知道青禪身份的詳情,一見到這枚玄陽令,瞬間臉色一變,連忙施了一禮道:“客卿長老令,原來是最近加入宗門的師叔祖,快請!快請!”

    三人進入大廳,發現大廳一側已經盤坐著幾百修士,這些修士的修為基本上都是筑基、紫府境界,偶爾還能發現一兩位練氣期修士,而大廳的另一側卻沒有一人,僅僅有十幾間包廂,看起來是安排金丹期修士的地方。

    見張志玄三人進來,作為地主的胡勝海馬上現身,此人客氣的將青禪介紹給了眾人道:“這位是加入宗門不久的客情長老柳青禪,在大方島海域修行。”

    參加玄陽大會的都是玄陽海域的修士,都是打了多年交道的熟人,一聽到胡勝海介紹青禪。就有人臉色大變,看向張志玄三人的眼中也有些忌憚。

    “怎么回事?王道友,你難道認識這位前輩?”一位面相兇狠的紫府期修士轉過頭來,對自己的同伴道。

    “這位柳前輩,就是將我們謝盟主驅逐離開玄陽海的高人。”答話的修士來自煙霞盟,此人家族占據的島嶼最為偏遠,謝煙霞走的匆忙,竟然沒有帶走他們。不過他曾經參與過與大方島修士的戰爭,一眼就認出了張志玄三人。

    “原來如此,那你們可千萬要小心。”

    這位煙霞盟的漏網之魚一臉苦笑道:“謝盟主已經走了,我們小心不小心也沒有用,如果大方島打來,我們舉手投降就是了。”

    青禪神識狠狠的掃了過來,下面的低階修士頓時膽戰心驚,見無人敢于議論,才帶著張志玄幾人進入了金丹期修士才有資格立足的包廂,開始閉目養神。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