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這個修士很危險 > 二百九十四章 這是天意?

二百九十四章 這是天意?

    許易穩坐地獄犬背,紋絲不動。

    許易不打算理會,也不能理會。

    他做出今天的局來,著實不易,若非小狼狗驚險突破,讓他短時間號集了如此澎湃的獸潮大軍,短時間內,他根本無法脫離困局。

    更何況,他還聽到了這家伙要發布通緝令,若真如此,那他的局面,可真就險惡萬分了。

    眼下,他好容易出其不意,戰得勝勢,萬萬沒有臨陣收兵的道理。

    荒魅說的很清楚,他的尸灞制不住三境強者,沒有了這強力禁制,他如何敢拿捏左夢輝這個級數的強者。

    更何況,他能操控獸潮,這是天大的秘密,他絕不會讓此絕密,傳播出去。

    此四人,必死無疑。

    “不好,看那邊!”

    荒魅急急傳出意念,許易循聲看去,便見四大暴風眼之一,最西邊的那個暴風眼,忽然騰起驚天紅芒,分明是在煅燒仙魂。

    蹭地一下,一縷虹光飛天而去。

    “好狠的家伙,如此對手,可敬可怖啊。”

    荒魅再度傳來意念,許易卻沒有應聲,他著實沉浸在震撼中難以自拔。

    原來,那道紅芒不是別的,正是幻真神君用煅燒仙魂的秘法,求得一縷殘魂遁走,保留最后遁入輪回的可能。

    這種極限情況煅燒的殘魂,根本連記憶都不會有,遁入輪回的機會也不到五成。

    說來,煅燒仙魂總比戰死此處好,可戰死總歸是不可抗力,而煅燒仙魂,那是自己對自己施加酷刑,即便臨死,也幾無人能作如此選擇。

    只有狠人中的狠人,才會如此對自己下死手。

    果然,除了幻真神君外,其余三人都是在絕望中,將自己的生命耗到了盡頭。

    三個仙魂才要遁走,便被地獄犬呼出的颶風直接攝來,被許易擒了,將三個仙魂各分出一縷,送入荒魅口中。緊接著,便將三枚仙魂,鎖入三枚鎖仙瓶中。

    地獄犬呼嘯一聲,滾滾獸潮瞬間散盡。

    許易這才出手,將滿地資源,盡數收了。

    四堆資源,唯獨幽月神君和幻真神君的資源,少得可憐,左夢輝留下的資源,最是豐厚,足足千余青色星辰靈精,謝月海遺下的資源,不到左夢輝的五分之一。

    “不應該啊,這點資源還是太少了,我勞師遠征,發兵數十萬,就弄了這么點收成,傳出去,豈不是笑話?”

    許易點驗一番,心中兀自不滿,埋怨道。

    荒魅道行大進,如今吞了三縷仙魂,也不似從前,要蒙頭大睡,才能緩解,而是直挺挺立在許易身前,恍若無事,許易話落,便聽他驚呼一聲,指著兩塊金色令牌道,“快看,好寶貝,這是敕神牌,乃是登敕神臺的憑證,傳聞,需要無數資源,才能換得一塊牌子,難怪這幻真神君和幽月神君明明和星海盟大做著生意,囊中如此羞澀,想來都拿來換了這兩塊牌子了。”

    許易心中暗喜,正色道,“如此一匯總,還算勉強對得起某這一番辛苦了,對了,幻真和幽月不是陰庭的高官么,他們這么整,陰庭沒意見?”

    荒魅道,“登上敕神臺,能自承香火,這是所有修士的愿望,秦廣帝君不可能阻攔別人上升的路,像類似幻真神君這種情況的,即便是登上敕神臺,能自行承接香火,也依舊會和秦廣帝君對接。不然,偌大個秦廣星,若只有陰庭能承接香火,那豈不是各大強者都要成為金鵬妖王了。若如此,陰庭如何能掌控一個世界?如今,你既然有了這兩塊敕神牌,想來也是天意,我猜離你自立道統的日子,已經不遠。”

    荒魅話音方落,許易還來不及高興,兩塊敕神牌上蕩出滾滾煙氣,下一刻,兩塊敕神牌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這……”

    “你說什么,老荒,這是天意?”

    “不不,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哎呀,我吞了仙魂太多,我暈,我要睡。”

    蹭地一下,荒魅逃進星空戒,不欲再沾染此間因果。

    許易望著已消散到天際的淡淡煙氣,心中是那樣的惆悵。

    惆悵許久,他又取出四人的信符,果然,四塊信符中的香火靈精,都極為微薄,和諸人的身份地位,極不相稱。

    便在這時,傳來荒魅的意念,“這幫家伙是人仙三境,他們不會像低階修士那樣,要攢夠了香火靈精才用,他們都是有了就會消耗,你指望他們去給你攢香火靈精,只能是白日做夢。所以,你若是打香火靈精的主意,反倒是沖那些低階修士下手,更為合適。不過,我覺得還是登上敕神臺,自己承接香火,才是正途,古往今來,那么多的偉大修士,無不是走的這條路。”

    許易早就過了被灌兩碗心靈雞湯就暈頭轉向的年紀,明明有捷徑,他便是瘋了才想去走什么正途。

    那些嚷嚷著走正途的,哪個不是根本沒有捷徑可走的?

    “不好!”

    許易正愣神間,地獄犬忽然示警,他趕忙跨坐上地獄犬,蹭地騰上云霄,感知全力放出,果然,他才遁走,他先前停留之地,便來了大隊人馬。

    許易心中驚疑,他實在想不明白,那等關頭,幻真神君,幽月神君,還有另外兩人,只有拼命抵擋獸潮攻擊的份兒,怎么可能有機會送出消息。

    忽的,他想到了幻真神君,這個難得的對手,若非他催化了小狼狗,勝敗還當真難說。

    當下,他立即開始檢視幻真神君的資源。

    這一檢視,果然發現了一枚如意珠,如意珠中有給別人發出的留言,正是交待他們和左夢輝,正在遭遇著什么,對雷赤炎的所行所為,做了短促而全面的介紹。

    看完如意珠中的光影,許易恨得牙根直癢癢,事已至此,他又惹下強敵了,連最想保住的秘密,現在看來,多半也保不住了。

    唯一慶幸的是,幻真神君沒有傳過去他操控獸潮的影像,光憑只言片語,還形成不了什么證據,更串不成證據鏈,還不至于讓局勢崩壞。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