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貧道了春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沈雪的道歉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沈雪的道歉

    大小姐?金元寶跟候冠寧對視一眼,皆都一臉懵逼。

    “什么大小姐?”

    瘦高個態度更加恭敬,指著斜對面一間裝修風格極為狂野的酒吧,“她已經在那家酒吧里恭候大駕,去了您就知道了!”

    本來想著打了小的會來老的,沒想到這次卻冒出來個大小姐,金元寶興奮地搓了搓手,心里面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轉頭對著候冠寧問道:“冠寧,你怎么看?”

    候冠寧怔了怔,“我看此事必有蹊蹺......”

    沒想到話還沒說完,金元寶早已經自顧自走出去老遠,他白眼一翻,也趕緊跟上。

    現在是大白天,很少有人會閑著沒事泡酒吧,而且這所謂的‘大小姐’估計要么是包了場,要么就是這家店的老板,偌大的場子里一個人都沒有。

    瘦高個一馬當先帶著他倆在前頭引路,穿過了七扭八拐的昏暗走廊,最后來到了一間隱秘的包間前。

    幾聲敲門過后,瘦高個請示道:“大小姐,大師我請到了!”

    停頓了那么幾秒鐘,里面傳來一道高貴慵懶的女聲,“有請!”

    金元寶撇了撇嘴,看了看旁邊的候冠寧,卻發現這貨像是突然遭了雷擊一樣,神態極其不自然。

    這是什么鬼?金元寶眉頭一皺,正想開口詢問,門吱呀一聲被拉開了。

    不同于走廊的昏暗,包間里面光線很充足,撲鼻而來一股濃重的玫瑰花香氣。

    空間雖然很大,陳設卻極為簡單,除了正中位置擺放著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兩側豎著幾扇泛著油光的屏風之外再無他物。

    不過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茶桌前正襟危坐的一個妙齡女子身上。

    只見她面若桃花腰如細柳,媚眼如絲顧盼猶憐,精細的五官勾勒出一張絕美的容顏,但纖細的身體上卻套著一件寬大的旗袍,再加上滿頭的‘臟辮’......讓本來非常美妙的畫面看起來極不協調。

    金元寶嘴角微微翹起,忍不住笑出了聲。

    瘦高個不敢笑,卻也是震驚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大小姐!您這是?”

    這當然就是九叔的獨女沈雪沈大小姐了,她繡眉一皺,對著瘦高個怒道:“我就是沒事換個造型而已,至于把你驚成這樣?滾出去!沒我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進來!”

    這句話語調不高倒還滿含威嚴,瘦高個嚇了一跳,趕緊躬了躬身,一溜煙跑出去把門給帶上了。

    然后包間里安靜了片刻,三人目光相對,沈雪一雙美目在金元寶身上流轉,似乎是在打量著什么。

    無論是清純蘿莉還是高冷御姐,金元寶從小到大見得太多了,所以滿臉平靜如水。

    然而剛在門口就表現異常的候冠寧卻率先開了口,他咽了口口水,語無倫次道:“沈,沈,沈雪!?”

    金元寶跟沈雪一起狐疑地看向他,同時出聲詢問。

    “你認識她?”

    “你認識我?”

    候冠寧尷尬地咽了口唾沫,先是對金元寶解釋道:“她就是我說過的那個女神……九叔的女兒沈雪。”

    然后又轉向沈雪,一臉深情,“我以為你不會管博場的事,想不到九叔竟然把你派了過來!”

    而令他最深痛惡覺簡直想找個地洞鉆進去的是……看沈雪的樣子居然好像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果然,沈雪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一時沒想起來。”

    對于追求她的花花公子簡直不要太多,怎么可能每一個都記得?

    可是這句話猶如傷口上撒鹽,候冠寧一陣無語,漲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旁邊的金元寶察言觀色,很快就想明白了來龍去脈,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不過那叫什么九叔的居然會派一個女孩子過來,難不成以為我會憐香惜玉不成?”

    候冠寧依舊在‘石化’當中,心碎的表情是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

    金元寶看著他沒出息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決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眼前這個囂張跋扈的‘沈大小姐’。

    他隨意走了過去,然后坐在沈雪的對面,斜著眼戲謔道:“堂堂一個大博場再沒有男人了嗎?”

    話里的譏諷之意沒有絲毫遮掩,沈雪臉色變得鐵青,不過想起九叔的諄諄告誡,只得強壓住心中怒火,冷聲道:“我父親最近身體不適,不宜隨意走動,所以委托我來傳達下他的意思,我雖然是女流之輩,但最起碼也是他未來的唯一繼承人,所以請你相信我們的誠意!”

    金元寶撇了撇嘴,臉上露出一個得意又不失禮貌的微笑,“看來你們是調查過我的底細了,不過光憑你這么上下嘴唇一碰,就想化干戈為玉帛,未免有點太草率了吧!”

    沈雪早料到他會這么說,直接開門見山,“那多少錢才可以和解?”

    金元寶沒有說話,看著她就像在看一個白癡,沈雪小臉煞白,也覺得跟金元寶提錢確實有點太扯了。

    咬了咬牙之后,她拉開了茶桌前面的抽屜,然后翻出來個小盒子,鄭重地遞到了金元寶面前。

    “這里面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是楊師傅在我二十歲生日的時候送給我的,正所謂美女配英雄,寶劍增俠士!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金元寶伸出手去隨意地掀開蓋子,一道寒芒閃過,眼前赫然出現了一把閃著銀色光芒的短小匕首,刀把處造型很別致,泛著古樸的意味,再加上銳利無比的刀鋒,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本來這東西對普通人來說一定會視若珍寶,但卻激不起金元寶半點興趣。

    他師父李輝輝可是貨真價實的得道高人一枚,連‘靈根’都能給他種下,更別提什么寶物了。

    金元寶嘆了口氣,“你這是送給我削指甲用的嗎?”

    沈雪的小臉再次變得煞白,眼睛里已經充滿著怒氣,“我再送你一套楊師傅的修煉秘籍!”

    金元寶哈哈一笑,都不等她拿出來,直接擺擺手譏諷道:“你那個廢物楊師傅都被我小師弟打殘了,連給我提鞋都不配,他的修煉秘籍對我來說有屁用?我都懷疑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好吧,沈雪這次真的是忍不了了,火爆脾氣立馬就上來了。

    “你……你到底要怎樣才肯罷休!?”

    金元寶無奈搖了搖頭,“你們既然調查過我的底細,就應該了解我的性格,錢財寶物秘籍什么的對我來說半毛錢都不值,既然來求和就得帶點誠意,要不然我都懶得搭理。”

    沈雪一雙秀目睜得比銅鈴還大,“我專門把這里布置成你們大夏國人喜歡的樣子,而且還帶來了我珍藏了很多年的禮物,這還不夠有誠意嗎?”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起這個金元寶就忍俊不禁,他指了指面前的茶桌跟兩側的屏風。

    “你這茶具跟屏風是從哪里淘回來的?估計是從廢品店收購的吧?我們大夏國隨便拿出來一套都比你這強上百倍……還有這旗袍穿到你身上,簡直就像是一塊抹布套到了竹杠上,一點美感都沒有,再加上你這滿頭的‘臟辮’,活脫脫就是一個長期混跡于酒吧夜市的小太妹,太讓我出戲了!”

    毫不客氣地數落了半天,金元寶看著眼睛里已經閃著淚花的沈雪,口氣緩和了下來。

    “我要得只是你們誠心誠意的一句道歉,有那么難嗎?”

    后面這句話讓沈雪以為自己聽錯了,她眨了眨眼,“額……對不起?”

    金元寶滿意地點了點頭,“嗯,這不就行了?你早這樣不就什么事都解決了?回去告訴九叔,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跟你們博場的矛盾算是揭過去了,以后找時間我請他老人家喝酒!”

    好吧,這下沈雪算是徹底懵逼了,沒想到自己為了這次和解準備了好久,原來到最后金元寶只需要‘對不起’三個字而已……

    這應該就是真正得道高人的風度吧!

    想到這里,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一股難以描述的感覺,甜甜的,咸咸的,像極了戀愛的味道……

    不過接下來金元寶的一句話又讓她惱火起來,“對了,光是給我道歉還不夠,我朋友候冠寧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沈雪怔了怔,轉向木頭一樣杵在門口的候冠寧,語氣冰冷。

    “對不起!”

    候冠寧像是觸電一樣醒了過來,趕緊漲紅著臉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壓根就沒生你們的氣,不對不對,我壓根就不是受害者好吧!”

    傻子一般的語氣跟動作讓金元寶不由哄笑起來,沈雪看著他的傻樣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包間里凝重的氣氛瞬間緩和了不少,金元寶對沈雪揮了揮手,然后果斷拉起候冠寧就往外走,邊走邊數落道:“看你這沒見過女人的樣子,喜歡就去追啊,扭扭捏捏的成何體統?”

    候冠寧不好意思地嘟囔著:“關心則亂嘛,誰知道我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竟然懂了真感情……”

    腳步聲漸行漸遠,到最后聊天的聲音也消失不見。

    沈雪舒了口氣,從抽屜里拿出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灌進肚子里,心里面亂糟糟的,現在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對金元寶是什么感覺了……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