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暗月紀元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托米安全線

第五百一十一章 托米安全線

    亨克很快就出現在了李斯特的房間中。

    看著坐在長桌前優雅的切著魚排,面容精致,氣場強大的李斯特,亨克的心中泛起了一絲復雜的情緒,和一點點哀傷。

    李斯特像安德魯嗎?不,一點都不像。

    論家世,安德魯就像一只螻蟻,而李斯特則是高高在上的雄鷹。

    論容貌,安德魯平凡,除了溫和的笑容,和英俊的李斯特沒有可比之處。

    論氣度,論武力....論很多東西,安德魯似乎都不配和李斯特比較。

    李斯特是應該和唐龍那樣的天驕放在一起對比的人才對。

    可是,就是這樣的兩個人,身上卻有一點強烈的相似,那就是極度的渴望用盡一切的辦法向上。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這一點讓兩個人有了重疊,在偶爾的瞬間,他們會有一樣的眼神,在很多時候,他們會用一樣的算計。

    亨克緊抿著嘴角,是還在懷念著安德魯嗎?

    不,是沒有一刻能夠忘記安德魯吧。所以....才義無反顧的跟隨了李斯特。

    亨克希望李斯特能夠在最后實現自己的野心,那樣是不是就像圓滿了安德魯那可憐又悲哀的人生?

    為了這個目標,亨克愿意奉上自己的性命。

    即便在李斯特臉上看不見安德魯那樣溫和的笑容,不,是這一生再也看不見了...

    “在想什么呢?”李斯特看著站在長桌的那一頭,一言不發的安德魯,拿起手邊的餐巾擦了擦嘴。

    “沒,在等候您的吩咐。”亨克微微躬身。

    “過來。”李斯特指了指身旁。

    亨克走到了李斯特的身旁,而那男管家就如同洞悉了李斯特內心一般,拉開了李斯特身旁的椅子。

    “坐吧。”李斯特又切了一塊魚排,放入了口中,他并不是太有胃口,不過這塊魚排是來自于二級兇獸最精華的部分,在家族中,這當然是不值一提的垃圾,可是在這是在海上....

    即便沒有胃口,每天需要的能量是不能懈怠的。

    所以,不管是何種成功,背后都一定會有極大的付出,還需要極強的自律。

    何況自己是想要登頂呢?

    想到這里,李斯特看了一眼管家,管家則會議的從那邊的大餐盤中切了一大塊煎魚排放在了一個空盤中,擺在了亨克的面前,順便又放上了一副刀叉。

    亨克也不說話,低頭沉默的吃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管家雖然不動聲色,心中卻浮動著一絲鄙視,果然鄉下小地方來的少年,用餐禮儀什么的相對于完美的少帝,簡直是不堪入目....

    真是不明白少帝為何那么看重這樣一個人啊?難道是因為天賦能力是空間能力嗎?

    這些疑問管家是萬萬不敢問出口的,他只是沉默的站在一旁,伺候著李斯特的飲食。

    “曾經在17號安全區,唐凌是什么實力?”在亨克吃了一小會兒以后,李斯特忽然開口了。

    “一開始弱小,成長很快。”亨克如實回答。

    “和你比較呢?”李斯特追問了一句。

    “沒有戰斗過,但到我離開的時候,我沒有把握能夠戰勝他。”亨克也沒有撒謊。

    “那在那個時候的他和現在的他對比呢?”李斯特說話間拿起了遙控,摁動了上面的一個鍵。

    屏幕上出現了一副又一副唐凌戰斗的畫面,看樣子是特別剪輯的。

    亨克沉默而仔細的看著。

    實際上畫面也不多,都是這出海四天以來,唐凌捕獵的畫面,畢竟一船的‘變態’,需要唐凌動手的時刻實在不多。

    所以不到十分鐘,亨克已經看完了這些畫面,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微微的震驚。

    并非完全的不了解唐凌啊,就算一年的時間沒見,可是哪里沒有唐凌的消息呢?還有他轟動世界的地獄崖挑戰以及生死擂臺。

    可是沒有想到,即便如此,還是低估了唐凌。

    在沉默了一會兒以后,亨克開口了:“不知道我的比喻是否恰當,但這樣說吧。”

    “在我離開時,這一次出海最差的天才少年,我是指包括了那些出身草根勢力的少年們,都能打敗唐凌。而現在....少帝,您已經看見了。”

    “唔,你覺得對比我和他的實力呢?”李斯特不動聲色。

    “你比他強大。”亨克毫不猶豫。

    “那成長的速度呢?”李斯特放下了刀叉,他真是差一些胃口。

    “我不知道。”亨克回答的依舊很快,他依舊沒有撒謊。

    李斯特非常的聰明,就和當年的安德魯一樣,或許是這樣的野心逼迫著他們不能有一步踏錯,他們的人生只能聰明。

    在這樣的人面前,撒謊沒有意義。

    “是的,你不知道。你來我身邊也只有大概不到十個月的時間。”李斯特站了起來,推開了房間的窗戶。

    他的房間就是這艘像飛行器和船結合的怪船之上,那個飛行器一樣的東西。

    站在這里,可以望出很遠。

    他能看見蒼茫的大海,和海中隱隱綽綽的小島,還能看見有大量的海船,大概不下八十艘在跟隨著他的船。

    他當然是一個被跟隨者。

    而且是所有被跟隨者之中,跟隨者最多的一個。

    他做了什么嗎?其實也沒有,只是讓幾個嘴吧不那么嚴的人稍許透露了一點兒關于他身份的信息,就得到了如此的結果。

    對于此,李斯特一點兒都不覺得有問題。

    他這一次出現在世界,就是要建立起自己的名氣和威望的,借助一切的有利資源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在他的心里絕對沒有任何的迂腐束縛,就比如借用家族的名氣算什么啊之類的想法,那是愚蠢的人才會有的可笑想法。

    就如這一年唐凌聲名鵲起,可是他第一次登上世界的舞臺,不是借助了唐風的名聲嗎?

    如今看來,是英雄家族的名聲更好用一些,畢竟還處于‘盛世’的強大家族,和一個死了的傳奇,聰明的人都知道應該如何去權衡。

    一切都會很順利,除了對唐凌的打壓,他進步的速度讓李斯特很不開心。

    要如何做呢?李斯特心里已經有了一些計劃,在這個時代信息依舊是最重要的資源之一。

    也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海面突然出現了一點兒影子,如果在這個時候能夠借助望遠鏡之類的工具,就能發現這一點兒影子其實是兩座山峰的山巔。

    如果李斯特這一艘英雄王朝號能夠再前行個十幾海里的話,就能看見這兩座山峰完整的樣子了,會發現這兩座高高的山峰其實只是兩座巨大海島上的高峰。

    很奇異的兩座海島,如此巨大,而且兩兩相望,相隔只有不到二十海里。

    就算遠望,也能發現島上有連綿不絕的山峰,山峰上隱約有建筑的影子,還有各種飛行類的巨獸在島上的天空翱翔。

    另外,這兩座海島就像處在一個分割線上的砝碼一樣,在島的一側是相對平靜的海面,海水是美麗的藍色。

    而在島的另外一面,海面則顯得狂暴了許多,海水竟然是深深的墨藍色....偶爾,還能看見巨大的海洋巨獸游弋的身影。

    出海的人都知道,就是這里了!這里就是著名的——拖米安全線。

    過了這里的海洋就不是普通的海員能夠涉足的地方了。

    李斯特很快就注意到了這兩個影影綽綽的影子,他也立刻就知道了,拖米安全線已經近在眼前了。

    這讓李斯特微微有些激動,一切都要在度過了托米安全線才會開始吧,那些在安全線內尋找資源的大船隊都是愚蠢的,盡管李斯特也并沒有限制跟隨著他的船隊去尋找那些所謂的資源點,但他真實的想法就是如此。

    “吩咐所有船隊集合,我們需要一次會議了。”看著遠處的影子,李斯特如是的吩咐到。

    **

    豐收號迎來了兩個客人——正京七子的老大武磬,以及黑暗九羽的老大翎羽。

    一起在黑暗之港度過了大半年的歲月,雖然沒有說過幾句話,但從某種層面上,這兩人和船上的所有人都算是熟人,何況他們莫名的選擇了跟隨唐凌,這也是一種親密的表現。

    所以,他們登上豐收號受到了‘熱烈’的歡迎,歡迎他們的人是閑人胖子,以及船員波奇....

    其余的人呢?嗯,修煉。包括反應神經巨慢的彼岸,雖然對比他人顯得不是那么勤勉,但有空,她也會抓緊時間修煉,只因為唐凌說了一句‘彼岸,你的累積太差了。無論如何,你也要成為紫月戰士啊。’

    就是那么一句話,似乎點燃了彼岸全部的修煉熱情,不然按照彼岸的天賦能力,實在可以非常的懈怠的過日子。

    不過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彼岸的修行天賦也很強大,雖然在船上沒有什么基因鏈測算儀,測算出彼岸究竟是幾星天賦?

    但就彼岸的修煉速度來看,她絕對是頂級天賦。

    這真特么的讓人妒忌啊,胖子一邊從廚房中端出了兩杯碧根銀葉海草茶,一邊感慨著船上的安靜,以及彼岸那莫名的天賦。

    不像他啊,那么多資源,那么久了,還是一個廢物。

    相對于胖子的‘頹廢’,波奇倒是非常的激動,他搓著手,坐在武磬和翎羽的面前,顯得不知道該說一些什么的樣子....

    畢竟,哪個黑暗之港的少年不向往黑暗九羽呢?特別面前坐著的還是黑暗就與的老大——翎羽。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