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萬界之最強老爹 > 第683章 對戰祭靈【一更】

第683章 對戰祭靈【一更】

    蘇揚吃飽喝足躺在了大柳樹的斷面上,柳神晃動柳枝說道,“大哥,你就放心石昊一個人過去?我已經感覺到了一個龐大的能量波動,流寇中的那只祭靈是十分強大的。”

    “石昊雖然突破了洞天境,而且凝聚出三口洞天,可是比起來那頭祭靈來,還是遠遠不如的啊。”柳神對于石昊充滿了擔憂,畢竟以弱勝強,靠的不僅是智慧實力,更需要靠的是運氣。

    毛球吱吱叫著蹦到了蘇揚的肚子上,一陣抓耳撓腮,視乎也是在為石昊感到捉急。

    伸手指了指石昊遠去的方向,毛球又做了個奔跑的姿勢,想要讓蘇揚趕緊起來,去給石昊幫忙。

    蘇揚用手捏住毛球的尾巴,把毛球腦袋朝下的提溜了起來,“毛球啊,既然想要去幫石昊,那你就去吧。”

    蘇揚說著一抖手腕,將毛球扔了出去,毛球在空中打著轉兒,落到了小白的背上,還沒等毛球把暈的頭緩過來,蘇揚就沖著小白說道:“小白,帶毛球去找小昊昊。”

    “唏律律~”小白一臉無辜的嘶鳴著,剛才跑回來,連口吃的都沒撈著,就又要再跑回去,不過下命令的是蘇揚,小白可是一點反抗的念頭都升不起來。

    背著毛球,小白又化為了一道白光,向著流寇的營地狂奔而去,蘇揚美滋滋的躺了下來,“哎呀,終于把這幾個麻煩鬼都打發出去了。”

    “老柳啊,你說說你成長的時候,以弱勝強的戰斗打過多少?”

    “那可多了去了,我就三千柳枝都在的時候都算不清這些,估摸著以弱勝強的戰斗沒有打一萬場,那也得有八千場。”柳神一本正經的吹著牛皮,牛皮不吹大點,柳神感覺自己就沒有臉面當蘇揚的小弟了。

    蘇揚揉了揉臉頰,感覺到一陣牙疼,柳神這個牛皮吹的,連一分都不想給,實在太假了,打一萬場以弱勝強,你當你是天道呢啊,即便是天道也不敢這么吹好不好。

    “老柳啊,你無恥的程度超乎了我的想像啊,你這臉皮厚的,怕是比城墻的拐角都厚了吧,實在是佩服佩服。”蘇揚輕聲細語的說著,柳神聽著一個哆嗦。

    啊嘞,大哥這是不高興了,早知道如此就去個零好了,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現在已經是覆水難收了,只能是岔開話題,扭轉一下尷尬的局面。

    “大哥,你說石昊能順利回來么,那只祭靈的實力真的不一般啊。”柳神扭轉了話題,蘇揚隨意的說道:“能不能順利回來就看他自己了。”

    “他要是回不來,那就說明他不是天命所歸,也就不用費力去培養他了,這次是對石昊的一次摸底考試,只要靠他自己的努力了。”

    柳神聽著不明覺厲,晃動柳枝討好的說道:“大哥果然高見,那咱們就等著看看石昊的考試結果吧,希望石昊能考出一個好成績。”

    流寇的營地,金色穿山甲低頭看向身前不斷吐血的大首領,眼眸中閃動著兇厲的光芒。

    大首領眼神一陣黯然,顫抖著伸出手指向石昊,高聲說道:“懇請祭靈大人出手,一定要斬殺了這個小崽子,為我么報仇!”

    金色穿山甲瞪著漆黑的眼珠子看向了石昊,在穿山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紅色的光芒。

    瞬間,無邊的殺氣升騰而起,像是波濤一般翻涌著擴散開來,殺氣沖天,讓人心驚,石昊受到殺氣的波及,內心震動,精神開始邊的恍惚。

    眼前的景物開始扭曲變換,不再是流寇的營地,而是變成了尸山血海,一個個被屠戮的村莊,無數被斬殺的尸體,鮮血猛然間冒出,像是海嘯一般席間了所有村莊,所有土地。

    地面變成殷紅,尸體變成殷紅,村莊變成殷紅,殷紅的血色蔓延向遠處,在天地相連的地方,漸漸蔓延上了天空。

    遠處的天空變成殷紅,白云藍天變成殷紅,太陽變成了一團耀眼的赤紅,血色席卷了整個世界,殺氣彌漫中危險也正在悄悄到來。

    金色穿上甲緊緊是用眼中的一抹紅光,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精神攻擊,石昊沉浸在了殺氣制造而成的幻境中,小小的身子一動不動,目光也有一些呆滯起來。

    這就是機會,能夠一擊致命的機會,穿山甲的身上金色光芒綻放,符文密密麻麻的飛起,凝聚成一柄金色的符文巨劍,向著石昊沖擊而去。

    石昊心中猛然悸動,轟的一下,眼前血紅色的世界瞬間崩塌,眼前的場景再度變的真實起來。

    看到飛快沖來的符文巨劍,石昊沒有絲毫驚慌,雙手抬起放出了兩輪明月,銀色的明月合并起來,一頭太古兇禽從銀月中飛了出來。

    太古兇禽鳴叫一聲,聲音震動四野,流寇們看著那只太古兇禽,一個個都驚訝的合不攏嘴。

    “這個小崽子的手段太厲害了吧,竟然會這么強大的符文,這,這可是原始符文,遠超現在的符文啊。”

    “我不相信這個小崽子是石村的孩子,村里的孩子不可能這么厲害,他的身世肯定不一般。”

    在流寇們的驚訝中,太古兇禽和金色符文巨劍碰撞在了一起,太古兇禽發出了痛苦的哀鳴,而金色符文巨劍也發出悲憤的劍鳴。

    兩道鳴叫聲都很尖銳,猶如利刃一般能夠刺破耳膜,流寇們都緊緊捂住了耳朵,可是依然有很多流寇的耳朵中,往外汩汩流淌出鮮血。

    “轟~”太古兇禽用利爪抓斷了金色符文巨劍,無數崩散而出的符文,并沒有消失,而是圍住了太古兇禽,一起向太古兇禽發動了呃攻擊。

    銀光和金光交相輝映,當金光徹底消失的時候,殘破無比的太古兇禽昂著頭顱,向天空鳴叫,似乎是在向天地宣告自己的勝利。

    鳴叫了兩聲,銀光漸漸暗淡,殘破的太古兇禽再也沒有了神韻,哀鳴一聲化外一團銀光,漸漸消失在了空中。

    兩人的第一次交鋒,沒有分出勝負。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