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奇跡的召喚師 > 2052 準備好接受制裁了?

2052 準備好接受制裁了?

    呼!”

    當春虎的話語落下的瞬間,其身披的鴉羽的下擺驟然往前方晃動。

    那是春虎身邊的兩位護法化為疾風,從主人的兩側沖了出去所帶起的氣流。

    角行鬼和飛車丸就突然間沖了出來,以驚人的速度,掠向了夜叉丸及蜘蛛丸的方向。

    毋庸置疑,那是奇襲。

    “!”

    夜叉丸和蜘蛛丸瞬間反應了過來

    “蜘蛛丸!”

    夜叉丸喚了蜘蛛丸一聲,隨即陡然前沖。

    至于蜘蛛丸,反而向后退去,不知何時抱過了多軌子,化作一道鬼魅般的黑影,暴退開來,與角行鬼和飛車丸拉開距離。

    兩位八瀨童子就一個上前牽制,一個趁機后退,配合得無比默契。

    見狀,角行鬼率先笑了。

    “讓我來吧,飛車丸。”

    這么說著,角行鬼速度拔高,掠向了夜叉丸的方向。

    “嘭!”

    碰撞聲中,兩位鬼的拳頭轟在了一起,掀起了狂暴的鬼氣。

    角行鬼和夜叉丸就這么互相對了一拳,讓鬼氣相互沖突,靈壓亦猛烈上升,攪動了大氣。

    對此,角行鬼是眉頭一挑,如此說了。

    “果然,在相馬家的小丫頭進入狀態以后,身為護法的八瀨童子的力量就上升了嗎?”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夜叉丸是不可能在正面的碰撞中與角行鬼僵持成這樣的。

    式神并無血肉,乃是瘴氣、靈氣的聚合體,式神之間的戰斗等于是讓靈力、靈氣、咒力與意念進行相互沖撞,力量較強的一方有著絕對性的優勢,不是可以輕易被顛覆的。

    而角行鬼身為累積了千年力量的鬼王,其靈力可以說是雄霸一方,即便夜叉丸生前是〈十二神將〉之一,轉生成八瀨童子以后力量也上升了,那都應該贏不過角行鬼才對。

    可是,式神的強大與否與主人本身的實力也是息息相關的,若是主人的靈力足夠強大,式神的力量亦是會越來越強。

    夜叉丸便得益于已經進入降神的狀態的多軌子,力量可以與角行鬼正面交鋒了的樣子。

    問題僅在于

    “你們的主人雖然在場,卻已經昏迷,失去了意識,你們的力量還是多多少少會下降吧?”

    說著,角行鬼身上的鬼氣驟然膨脹,令得他的身體竟是跟著膨脹了起來,壯大了一圈。

    “嘭!”

    炸裂般的響聲中,夜叉丸被迎面襲來的鬼氣給轟退了。

    而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從被轟退的夜叉丸的身邊以極速通過,掠向了蜘蛛丸的方向。

    正是飛車丸。

    “糟!”

    夜叉丸面色一變,想做出反應,卻是沒有能夠得逞。

    角行鬼剛剛的攻擊,已經令得夜叉丸的身上出現裂核現象,動作亦是出現一時的僵硬。

    這也是式神的一個弱點,身為靈性存在,只要遭受到物理性質上的攻擊,都會產生裂核現象。

    因此,機甲式的式神才備受陰陽師們的推崇,它們都擁有著實質的軀體作為形代,物理耐性相當高,與一般的式神相比,通常都會占有極大優勢。

    當然,身為鼎鼎大名的八瀨童子以及前〈十二神將〉之一,在裂核現象產生時,該如何彌補身體上的滯泄,方法有的是。

    其中一個就是以能夠快速發動又能確實有效的咒術來進行牽制。

    比如,種字。

    “叱”

    夜叉丸詠唱了種字真言。

    那是能夠將毒、將魔啃食的孔雀明王的種字真言。

    對于鬼型的式神來說,這一真言的效果很突出,即使不是鬼型,只要是身為瘴氣聚集體的式神,效果都是值得期待的。

    夜叉丸就想以此來牽制飛車丸,讓飛車丸停下來。

    但是,與主人昏迷不醒的八瀨童子不同,角行鬼和飛車丸的主人可是最佳狀態。

    “急急如律令(order)!”

    隨著這樣冷靜又簡短的咒語聲,一張護符被擲出,化作咒術的壁障,擋在飛速沖鋒的飛車丸的身后。

    “磅!”

    夜叉丸的種字被護壁給擋下。

    “急急如律令(order)!”

    這時,春虎又是冷靜的擲出一枚咒符,令其化作熊熊烈焰,襲向了夜叉丸。

    明明只是普通的符術,卻給了夜叉丸一種沉重的壓力。

    只因為,春虎使用咒術的時機實在太好了,讓夜叉丸有種被打得措手不及的感覺。

    “這就是土御門夜光的戰斗方式嗎!?”

    既沒有以蠻力取勝,也沒有靈活的運用謀略,既沒有使用強大的咒術,更沒有發揮出驚人的咒力,只是平靜又明快的在最適當的時機使出必要的手段,屬于性格干脆的內行人鐘愛的戰斗方式。

    這種戰斗方式,雖不華麗,卻相當實用,技巧越是高明的人就越能感覺到其棘手的程度。

    夜叉丸便趕緊結起手印。

    “跢侄他·烏馱迦提婆那·堙醯堙醯·娑婆訶”

    十二天之一的水天的咒法,便被夜叉丸詠唱了出來。

    于是,激流如漩渦,卷向了來襲的烈火,令得大量的水蒸氣都冒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夜叉丸不喜反驚。

    原因很簡單,在水蒸氣的影響下,夜叉丸的視野已被干涉了。

    而在兩方的咒術產生碰撞的瞬間,夜叉丸分明看到,春虎在結著一個法印。

    那是

    “隱形!”

    “答對了。”

    夜叉丸的叫聲響起的瞬間,蒸汽里,一道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其面前,將夾雜著可怕鬼氣的拳頭轟向夜叉丸。

    除了角行鬼以外,還能是誰呢?

    “可惡!”

    夜叉丸一下子陷入了劣勢,只能架起手臂,迎接角行鬼的猛攻,根本顧不了身后。

    于是乎,飛車丸順利的沖到蜘蛛丸的面前。

    “雖然不是幼女,但勉強很算可愛,把那女孩給我吧。”

    說著這樣讓人渾身無力,沒有絲毫緊張感乃至感情起伏的話語,飛車丸嬌小的身體似利箭般穿梭,竟是沒有詠唱任何的咒語便使出了咒術,令凝聚著咒力的光之鞭出現在手中,甩向了多軌子。

    那是摩利支天的咒法〈神鞭法〉。

    飛車丸便打算用〈神鞭法〉來纏住多軌子,將多軌子帶走。

    “休想!”

    蜘蛛丸立即舉起一只手,擋在多軌子的面前,讓自己的手被咒術之鞭給纏住。

    飛車丸卻是面無表情,一邊用手緊拽住咒術之鞭,一邊單手結印。

    “南么·三曼多勃馱喃·鑠吃口羅也·莎訶”

    這個少女竟是使出了雷法,讓雷電如流,通過咒術長鞭,竄向了蜘蛛丸的方向。

    “暗·牛頭·諦囀·誓愿·隨喜·延命·娑婆訶”

    蜘蛛丸頓時也詠唱咒語,令得周圍的大氣扭曲,化作瘴氣,同樣沿著被咒術之鞭纏住的手臂,竄向了飛車丸。

    雷電與瘴氣頓時沖突,并爆發。

    雙方就這么僵持了起來,誰也不讓誰。

    而春虎就在一旁觀望著,手中握著符篆,一邊尋找出手的時機,一邊看向羅真。

    “你不會阻礙我吧?秋觀?”

    春虎這么說著,語氣里也有一絲警惕。

    顯然,春虎還不知道,羅真到底是敵是友。

    對此

    “放心,我既然不打算干涉倉橋家和相馬家的計劃,那就同樣不會干涉你阻礙他們。”

    羅真從始至終都在冷眼旁觀。

    只是,他的嘴角卻是不知何時勾勒了起來,甚至隱隱的有些愉快。

    概因為,就在剛剛,他發現,自己曾經締結過的最初的式神契約有反應了。

    他的兩個式神正以極速趕往了這邊。

    并且,即將到來。

    羅真就揶揄般的這么說了一句。

    “我倒是無所謂,但蠢虎,你準備好接受妹妹的制裁了嗎?”

    話音一落

    “秋觀!”

    “混蛋!”

    少女們的叫聲,夾雜著驚喜,傳了過來。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