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八百零四章 意外帶來的震驚

第八百零四章 意外帶來的震驚

    經過一晚上的休整,一行人很快就恢復了前幾天連夜趕路帶來的疲憊,天才剛剛放亮,他們便收拾好了行囊,繼續趕路。

    因為沒有合適的船只搭載他們這么多人,使得原本走水路的計劃不得不改變,轉而朝來往陶森特公國的行商所走的商道。

    這條商道最早是精靈修建的,為的就是和外界聯系,當時精靈王國的商隊經常會從這條商道來往于陶森特和麥提那之間。這條商道的源頭就是鮑克蘭,而盡頭就是麥提那的首府麥提那城。

    不過,在精靈王國毀滅后,陶森特公國采用了更加方便、貨物運輸量更大、速度更快的船運作為公國主要的對外貿易路線,從而使得這條商道在一段時間內被廢棄了。

    直到好多年后,走私者又重新啟用了這條廢棄的商道,運送大量沒有交納賦稅的黑酒去到麥提那售賣,久而久之那條商道又重新恢復了活力。

    只不過,因為那些年年久失修的緣故,道路已經坑坑洼洼,不僅僅來往商隊馱運貨物的車輛在這種道路上不能夠順利行駛,就連馬匹在這條商道上,也要小心奔跑,因為誰都不清楚被草遮掩的道路上是否有一個坑洞,只要馬腿在奔跑時,踩到了那個坑洞就必然會受傷,輕的話只會摔一跤,重的話直接斷腿都是有可能的。

    卡西爾曾經走過這條路,知道這條路的情況,所以在上了商道后,就提醒了眾人。

    不過即便提醒也沒有用,他自己的馬就因為一不小心踩到了坑洞中,折斷了腿,不得不將其殺死,為此安古蘭的馬被交給了卡西爾騎,安古蘭則和米爾瓦共騎一匹馬。

    之后,眾人放慢了速度,小心的選擇前人已經走過的道路走,才沒有再出現什么意外。

    在上了商道后沒多久,他們就遇到了一支商隊,這支商隊是來自于帕沙鎮,這個鎮子位于麥提那這邊的商道盡頭,是一個貨物集散地。

    因為從陶森特公國前往麥提那城路途遙遠,中間經過的馬格戴拉平原又是盜匪橫行,如果商隊走全程的話,會需要冒很大風險,隨時可能會血本無歸。

    所以陶森特公國的商隊絕大多數都會選擇帕沙鎮作為終點,將手中的貨物以相對低廉的價格轉手賣給麥提那的商隊,又從麥提那商隊手中獲得低價商品。

    雖然這樣做會降低不少利益,但卻安全了很多,而且因為來往的路程短了,所以每年可以多走幾趟,令到最終的利益并不會減少太多。

    從帕沙鎮收購貨物的麥提那商隊會雇傭流浪騎士、傭兵或者賞金獵人作為護衛,從被稱作盜匪平原的馬格戴拉平原穿過,將貨物運往麥提那城,獲取巨額報酬。

    在這種情況下,每年不少在這里成為雇傭護衛的流浪騎士都會前往陶森特公國參加騎士大會,在騎士大會結束后,又會回到帕沙鎮等待商隊雇傭。

    在遭遇到商隊后,杰洛特便提議眾人跟著商隊一起走,一是相互有個照應,另外一個是不容易走錯路。

    在他們一行人中間,唯一一個走過這條路的人就是卡西爾了,只是他當時是跟著大部隊一起走的,根本沒有記住道路是怎么走的,在這條商道上,有著大量通往其他城鎮的支線道路,甚至還有一些盜匪團故意偽造的一些陷阱岔道,所以需要一個經常走這條道路的人做向導,所以在見到商隊的那一刻,杰洛特就立刻提出了建議。

    眾人也都贊同了這個建議,并且還順帶嘲諷了一下卡西爾這個領路人的不靠譜,就在剛才卡西爾差點就把他們領到錯誤的道路上去了,還是雷歐發現了商隊行進的痕跡回到了正確的道路上,否則就可能會繞一個原路了。

    面對杰洛特一行人提出來的同行請求,商隊的領隊有些猶豫,照理說有一些戰士加入商隊,還不需要支付傭金,遇到了危險還能夠多一些人協助戰斗,這簡直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事情,但問題是杰洛特一行人到底是不是可信,或者直接點說就是杰洛特等人是不是盜匪團故意安排的內應。

    在過去不止一次,發生過盜匪暗中在商隊中安排內應,在打劫時突然反水,造成商隊防御崩潰,貨物被搶,人員傷亡。

    以現在不僅僅對于路上遇到的每一個突然冒出來、請求同行的人商隊都會懷疑其來歷和目的,甚至在帕沙鎮雇傭的流浪騎士、傭兵和賞金獵人他們也都會找那些信用好的,只有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找那種沒有底細的人,不過這種沒有底細的人也不敢招募太多。

    對于商隊的小心謹慎,杰洛特并沒有表示出太多的反感,并且根據商隊領隊的要求,將身份告訴給他們。

    商隊領隊在聽到杰洛特的名字,并且看到他胸口的狼徽章時,原本警惕的神色稍微減弱了一點,因為布拉維坎的屠夫雖然不怎么好聽,但卻傳播很廣,在尼弗加德帝國也有傳聞,而杰洛特是不招人待見的獵魔人,可其聲譽還算不錯,至少沒有兼職盜匪之類的傳聞。

    之后在卡西爾報出全名,說出自己的家族后,商隊領隊的警惕神色又減去了不少,愛普·契拉克家族在尼弗加德帝國也算是名門望族,現在的尼弗加德皇室總管格魯飛德就卡西爾的父親。

    不過,當希爾維亞取下頭盔自我介紹的時候,商隊中特別是那些流浪騎士們全都愣住了,一個個都驚訝的看著希爾維亞。

    在這些受雇傭的流浪騎士中,有不少都在去年參加過騎士大會,而且都在騎士大會結束后,大雪還沒有徹底封堵山脈之前,就離開了陶森特,他們可都是聽說過希爾維亞光之騎士的大名,其中幾人甚至還見到過當時還是孤身接任務時的希爾維亞。

    之后,雖然因為封山的緣故商路已經暫時切斷了,但外界和陶森特的聯系卻并沒有斷絕,信鴿之類通信工具依然能夠將陶森特公國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傳遞到外面。

    毫無疑問陶森特公國這個冬天最引人注目的事情除了從未見過的寒潮封山以外,就是光之騎士這個神秘的外國女騎士的出現和崛起。

    且不說光之騎士獲得騎士五德洗禮,得到了湖中女仙賜福的武器,或者是光之騎士團的建立,又或者是湖中女仙教會的創立等等事情都堪稱奇跡一般,任何一件事都足以成為一名騎士畢生的功業,然而這些事情竟然都是一個人完成的,而且是在短短的一個月內。

    以至于這個消息傳遞出來后,不少人都認為這完全是陶森特人在編造神話故事,但隨著越來越多的消息傳出來,所有人才確定這的確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一個傳奇在陶森特出現。

    在陶森特以外的地方,不少人都對這個女騎士感到驚訝和好奇,有不少沒有見過希爾維亞真面目的人,都認為希爾維亞是一個和男人一樣強壯的怪物,否則的話,在他們看來一個正常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完成這樣的壯舉。

    雖然有見過希爾維亞真面目的人反駁這些謠言,但這些人畢竟只是少數,根本無法起到任何作用。

    不過,將希爾維亞的聲望推到頂點的事情,是后來希爾維亞率領剛剛建立起來的光之騎士團和幾支流浪騎士團,將貝爾哈文領徹底打敗,貝爾哈文領將近七成的貴族被其捕獲,貝爾哈文領所有的軍隊被其擊潰的事情。

    雖然在這個世界流浪騎士很多,流浪騎士團也不少,但過去那么多年卻從來沒有一個流浪騎士團能夠在正面戰場上擊敗某個領地的正規軍隊,而且還是貝爾哈文領這樣一個大領地。

    無疑這個消息傳開后,最先出現的就是質疑,因為在絕大多數人眼中,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現在發生了就很可能是假的,就連流浪騎士這個無比需要榮耀戰績的團體也都對這個突如其來的驚人戰績感到懷疑。

    但隨著后續的消息傳來,加上尼弗加德帝國公報上公布的消息,所有人才真正確信這個戰績是真的,光之騎士完成了一個讓人震撼的壯舉。

    至此以后,光之騎士在所有的流浪騎士眼中幾乎就成了精神偶像一般的存在,甚至有人認為光之騎士就是湖中女仙的化身,是騎士五德的化身等等,總而言之光之騎士在這個世界也擁有了不小的影響力。

    這次接受這支商隊雇傭的那些流浪騎士可以說都是光之騎士的信徒,他們也都打算在完成了這次護送任務后,正好山區的積雪融化,陶森特的商道重新開通,他們就準備去陶森特公國申請加入光之騎士團,再不濟也要看一眼光之騎士。

    幾乎就在杰洛特他們出現之前,這些流浪騎士依然還提到了這件事情,可不曾想他們想要見的偶像竟然出現在了眼前,這讓他們震驚之余也無比喜悅。

    其中一個年長的流浪騎士很快就穩定住了情緒,邁步走到了希爾維亞面前,無比恭敬的朝希爾維亞行禮道:“大人,您或許不記得了,我曾經和您并肩作戰過,那在我心中是畢生的榮耀,能夠再次見到大人您,我無比高興。”

    希爾維亞微笑著看著這名流浪騎士,說道:“安格林的布利杰,在清理一隊攔路盜匪的任務中可是身先士卒,斬殺了兩名盜匪,我可沒有忘記閣下當時的風采!”

    “沒想到大人還能夠記得這件事,”聽到希爾維亞的話,流浪騎士臉上露出無比強烈的喜悅,就仿佛得到了什么寶物似的。

    之后,陸續有流浪騎士前來見禮,其中和希爾維亞有過交流的流浪騎士,她都能夠輕易地說出他們的身份和姓名以及曾經交流過的場景,而那些沒有見過面的流浪騎士在報出姓名后,她也能夠很快的說出他們的過往戰績,讓每個和他交談的人都如沐春風一般,心中更是隱隱產生出視其為領袖的念頭。

    毫不夸張的說如果這個時候希爾維亞決定再組建一個騎士團,那么這個騎士團將會瞬間組建完成,這里所有的流浪騎士都會無比榮欣的加入騎士團,為希爾維亞效力。

    因為希爾維亞的出現,商隊的領隊也放下了最后一點戒心,欣然的邀請杰洛特等人加入商隊同行,甚至表示路上的一切費用都由商隊支出,至于雷歐這個從始至終都隱藏再全身盔甲中的人就這樣被忽略過了,即便有人注意到了他也會被認為是希爾維亞的護衛之類的身份。

    不過,這種誤會很快就被接觸了,因為商隊專門為希爾維亞準備帳篷時,希爾維亞表示會和雷歐住一頂帳篷,這個時候眾人才忽然想到在傳聞中希爾維亞是有伴侶的,而且這個伴侶的關系還非常親密。

    這個時候,眾人才開始重新審視雷歐這個人哪怕穿著一套華麗盔甲,依然容易被人忽略的特殊存在。

    他們不會因為雷歐的默默無聞而輕視他,商隊里面的人雖然學識無法和學者相比,但生存到了今天都練就了一些眼力,他們看得出希爾維亞和雷歐相處的時候,做出的決定大部分都是以雷歐為主的。

    能夠被希爾維亞這樣一個傳奇女性如此傾心的男人絕對不是什么普通人,更何況穿著那一身深淵漫步者盔甲的雷歐本身就擁有一股極強的威勢,在那里一站,不注意他還好,一旦注意到他,就會感覺到像是被高山壓住了一樣,讓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錯覺,潛移默化的就會低下頭去,不敢與之直視。

    有關雷歐身份引起的動靜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就過去了,眾人重新將注意力放在了希爾維亞身上,并且試探性的詢問希爾維亞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而希爾維亞則微笑著回答道:“我在陶森特的使命已經結束了,那里的地位和權勢對我毫無用處,我決定展開新的旅途!”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