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劍叩天門 > 正文 第919章 赤瞳少年

正文 第919章 赤瞳少年

    說是就在眼前,但其實這座城池,距離李云生跟東方渝還有一段距離。

    他們與這座城池之間,隔著一條黑稠如墨,散發著濃重腐蝕氣息的河。

    這條環形河,一直像是一條黑色的鎖鏈,將整個閻獄捆縛其中。

    雖然這條黑河,與城外的血河相交,但兩者卻是涇渭分明地,以那城門的位置為界限,井水不犯河水。

    就在兩人所乘小舟,進入那黑河區域時,東方渝忽然驚異的發現,小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于黑水之中。

    好在就在小舟完全消融時,青龍將她跟李云生一起托起,懸浮于水面之上。

    “這水有問題,我感覺他不止是能夠吞噬小舟,連我的真元都會被起吞噬。”

    東方渝有些緊張地抓著李云生的衣袖,望著那平靜無波,但詭異莫測的黑水。

    “嗯,我們好像掉入陷阱了。”李云生點了點頭:

    “閻獄最大的防護不是那城墻,而是這條歸墟之力所凝聚的河流。”

    在那黑水吞噬小舟時,他就已經認出了這黑水的真面目——歸墟之力。

    這種力量,他之前在昆侖金頂時,已經在幾名鬼王身上感受過。

    “歸墟……之力?”

    東方渝顯然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這是閻獄鬼王獨有的一種力量,不但能夠吞噬傷害修者身體,還能吞噬一切以真元為基,施展出來的術法。”

    李云生抬手將一滴歸墟之力所凝聚的黑水吸上來,一面給東方渝解釋道:

    “我原以為這種力量不常見,卻是沒想到閻獄用它造出了一條河。”

    說完他摘下臉上的無相面,露出那張還算俊朗的臉,然后轉頭看向東方渝:

    “戴上這個面具,接下來,我估計會很忙。”

    東方渝明白李云生的意思,當即也沒多問,只是點了點頭,便接過了無相面。

    “龍老,小姑娘就拜托你照應一下了。”

    看東方渝戴上面具,李云生用神魂傳音的方式與軒轅亂龍溝通了一句。

    “放下吧,這個小姑娘底子比張簾兒好多了。”

    面具中的軒轅亂龍回應了一句。

    而東方渝則被腦海中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睜大了眼睛。

    “握緊手里的傘,然后聽從龍老的安排。”

    李云生又囑托了一句。

    “嗯……”

    東方渝剛想回應一句,李云生已然破空而去,出現在了她前方的百余丈外。

    她的身子先是一沉,隨后又被朽木生花傘上涌出的一股輕柔力道扶起。

    “謝……謝謝。”

    東方渝知道,這又是朽木生花傘在幫自己,當即到了一聲謝。

    而朽木生花傘,也像是在回應她一般,撒下一片濃郁的靈力覆蓋住東方渝全身,令她不由得精神一震。

    與此同時,她腦海中又出現了軒轅亂龍的聲音:

    “長生木如此待你,你身上莫非有天衍一族的血脈?”

    東方渝已經知道,腦海之中的聲音來自于面具,當下也沒太過驚訝。

    她一面將目光看向李云生,一面在腦海中嘗試著回答道:

    “我小時候的確是聽過一些傳聞,說是東方家有天衍族的血脈,不過年月久遠,大家也只當是傳聞了。”

    聽她這么一說,軒轅亂龍反倒是沉默了起來,似乎是在腦海中回想著什么。

    也就在這時,東方渝的眉頭忽然一跳,眼神變得銳利了起來。

    她先是看到一道道黑影帶著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

    而后又見到那寬闊的黑水水面上,一具具枯骨,成群結隊地從水底爬出。

    只眨眼間便已經密密麻麻地占據了整個黑水水面,

    在從水底爬出之后,這一具具散發著森森骨氣的枯骨,開始俯身瘋狂地吞咽著黑水。

    隨之而來的,那一具具枯骨身上的血肉,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了起來。

    與此同時,那十幾具從天而降的身形,也跟著站在了水面上空。

    跟那一具具枯骨所化的身影不同,這一具具從天而降的身形,一個個足有兩三丈高巨大無比。

    一如他們先前所遇到的那個巨大鬼怪。

    這些鬼怪大抵都是獸首人身或者人首獸身。

    但它們又跟東方渝他們妖族不太一樣,無論是面孔還是身形,都散發著冷冰冰的死氣,丑陋而恐怖,就好似在水中浸泡了千百年一般。

    不過馬上東方渝又發現,在這十幾道容貌恐怖的丑陋身形的前方,還有這四位與李云生身形差不多的人影。

    這四人兩男兩女,容貌俊朗清秀,年紀也跟她差不多,甚至面龐看起來比她還要稚嫩。

    正當東方渝抓著朽木生花傘在遠處仔細端詳著這四人時,四人中站在最左側的那名方臉赤瞳少年男子忽然冷哼了一聲:“誰給你的權利,盯著本尊看的?”

    幾乎在話音落下的同時,他手指一彈,一滴歸墟之力凝聚的黑水化作無數道細如毛發的飛針“嗡”的一聲齊齊射向東方渝。

    站在東方渝前方的李云生自然看見了這一幕。

    不過他并未出手,依舊只是神色淡然地盯著那四人。

    “砰!”

    只眨眼間,那細如發絲的十幾道黑針便已經來到東方渝的跟前。

    只不過在即將要射中東方渝時,朽木生花傘上飛旋出一道碧綠色的霧氣,直接將那十幾根飛針擋在外面。

    “下雨了?”

    對此毫無察覺的東方渝有些好奇地仰起頭,恰好看見幾滴黑色的“雨滴”順著傘架流淌下來。

    “不妨事。”面具中的軒轅亂龍笑了笑:“你就站在此處看戲,當時長長見識。”

    “好的。”

    東方渝認真地點了點頭。

    不過剛剛彈出那滴黑水的赤瞳少年,此時的臉色卻是非常難看。

    他原本是想借此機會逼迫李云生出手的,卻不想連那不起眼少女手中的一柄傘的擊不穿。

    “之前在城樓上跟我說話的,就是你吧?”

    李云生云看向那赤瞳少年道。

    “是又如何?”

    赤瞳少年冷著臉回看向李云生。

    “我來找閻君,還請幾位通報一聲。”

    李云生很是認真地看了眼赤瞳少年以及他身旁的三人。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