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 第2060章看守得很緊

第2060章看守得很緊

    司雀舫說完沒久留便離開了,康琴心望了眼旁邊的裴言卿,略有些好奇。

    裴言卿輕聲嘀咕道:“二表哥行事越來越像大表哥了,以前還會顧著場合坐會兒,現在直接下臺走了,也不等我上去領了獎學金再走。”

    康琴心就陪她領了獎學金又發表感言之后才離開。

    剛退出操場,司家的副官上前道:“表小姐,二少在會議室等您。”

    “他還沒走?”裴言卿驚喜。

    副官應道:“是的。”

    “走,康姐姐我們一起過去。”裴言卿二話不說拉過康琴心,順道又喚上了盛名,“盛助教,剛說好的還要一起去藝息館呢。”

    盛名只得同去。

    盛情難卻,康琴心硬著頭皮隨裴言卿進了會議室。

    郭南想跟上,被門口的副官攔住了。

    司雀舫本坐在會議室里看文件,先是抬頭沖喚他表哥的裴言卿點了點頭,再看向康琴心,熟絡又自然的道:“你也來了?”

    康琴心“嗯”了聲。

    司雀舫又對裴言卿道:“面子夠大的嘛。”

    康琴心正要解釋來比侖里是找阿希的,裴言卿便揚聲承認了:“這是自然,康姐姐是特地來看我領獎學金的,對吧?”

    又沖康琴心使眼色。

    康琴心莞爾默認。

    司雀舫將信將疑的看了看她們二人。

    “所以說,你以后別欺負我,否則我就向康姐姐告狀。”裴言卿挑眉得意。

    司雀舫輕笑一聲,“你確定有用?”

    裴言卿就去喚康琴心。

    康琴心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裴言卿臉色苦惱。

    司雀舫問她:“還要隨我去校場練射擊嗎?”

    裴言卿忽而一笑,不答反問:“二表哥,你趕著去校場嗎?”

    司雀舫不置可否,凝視著她,意思不言而喻。

    裴言卿就拉了把旁邊的康琴心,再道:“康姐姐想讓你陪她一同去藝息館,看工作室鋪子,二表哥你有時間嗎?”

    康琴心猝不及防,驚詫的望向臉不紅心不跳的裴言卿。

    裴言卿毫不緊張。

    司雀舫便問康琴心:“你當真想邀請我?”

    “當然是真的啦!”裴言卿搶答,換來個白眼。

    康琴心尬笑著接話:“就是不知二少是否得空,若是沒時間……”

    她的話尚未說完,司雀舫就道:“什么時候?”“就下午,我看時間差不多了,二表哥,不如我們用個午飯就過去好不好?反正校場那邊有副官會替你練兵,那種小事不用你親自去的。”裴言卿盛情百倍,慫恿道:“再說

    ,你每日這樣忙碌,難得才見康姐姐一面,總不能這么冷落女朋友吧?”

    司雀舫沒有拒絕,站起了身。

    他的副官上前收拾文件。

    康琴心覺得此行聲勢過于浩大了,尋著機會與裴言卿道:“言卿,若是我早知你和你表哥約好了去射擊,我就不麻煩你陪同了。”

    “這有什么的,我二表哥又不是外人。”裴言卿不以為意,追上前問司雀舫想吃什么。

    司雀舫道中餐,裴言卿對這邊熟悉,領他們去了市北南邊的園林酒樓,樓里裝修的古色古香,更有假山環繞,很是別致。

    一頓飯用的還算愉快,但許是軍人在場,大家難免有些拘謹。

    飯后康琴心出包廂之時,郭南沉著臉陰陽怪調道:“敢情兒表小姐您早就約好了司二少兄妹,爺真是白擔心了,還讓我來保護您。”

    他這語氣?

    康琴心仔細望著他問:“郭南,你這是怎么了?和司家人有仇?”

    郭南別開臉,語氣不善的又道:“可不是有仇。爺在司家跌了多大的跟頭,您是不知道,永華巷賭館閉門的事至今還沒完呢,您倒是又和人說笑又吃飯的。”

    “我確實不知,小舅舅也沒告訴我。”

    “那咱們現在就走,你要開工作室,找司家表兄妹干嘛?實在不行,我替您去打點妥當。”郭南忿忿不滿。

    康琴心端量著他追問:“小舅舅和司二少到底是什么過節?”

    “我不知道。”郭南語氣堅決。

    “你都不肯說,有什么理喊我現在離開?郭南,我理解你忠心為我小舅舅,若是不樂見司二少,就先回去吧。

    我和他們在一起,也不會有什么危險。”康琴心慢聲說道。

    郭南不肯走,別扭道:“我不是這意思,跟著表小姐您,我沒什么不樂意的。”

    康琴心正要再說,就見盛名從包廂里出來了。

    二人打過招呼。

    盛名駐足道:“康小姐,可是有什么麻煩?”

    這是聽到了?

    康琴心還沒回答,郭南就不客氣的問道:“瞧你斯斯文文的,怎么躲那里偷聽我們說話呢?”

    康琴心臉色訕訕,警告了聲郭南。

    郭南心情不爽,邊轉身邊道:“表小姐,我去外面等您。”

    康琴心道:“記得去吃點東西。”

    而后才同盛名說道:“郭南性子直,說話沒留意,不是針對你的,盛助教別往心里去。”

    盛名比她更尷尬,抬手擺了擺再搖頭,“不要緊的。”

    康琴心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主動詢問:“您可是有什么要說的?”

    “沒、也沒有。”盛名避開其視線,“我去趟洗手間。”

    康琴心沖他點頭而過,重新回了包廂。

    見她進來,裴言卿好奇道:“康姐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外面碰見郭南,交代他去弄點吃的。”

    “他真是盡心,你和我們在一塊兒還能碰上什么危險,偏偏還守著。”

    康琴心笑道:“他就這性格。”

    “每回見你,你身邊都跟著葉家的人,葉岫對你這個外甥女,還真是寶貝的緊。”司雀舫望著康琴心如此言道。

    “小舅舅素來關心我。”

    司雀舫又語:“客氣的講是關心你,但你這么大的人整日被看著管著,就不會覺得沒有自由、沒有**?我就不信你對葉岫的安排沒有過不滿。”

    康琴心瞪過去,“二少,慎言。”

    司雀舫一笑:“實話總是不中聽的。”

    裴言卿的視線在他們中間徘徊,忽而詢道:“二哥,你是覺得她舅舅派人監視康姐姐,在替她鳴不平嗎?”

    “瞧,言卿都看明白了。”

    “二少不知我與小舅舅的感情,就莫要胡說,他是好意派人護我,你不要挑撥離間。”

    司雀舫不疾不徐的回道:“是不是純好意,你自己清楚。”

    他又想起康琴心十四五歲的時候,葉岫還當小孩子一樣抱著她,眼神略微沉了沉。

    這個葉岫,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他把外甥女守這么緊,是想要做什么?男人守自己媳婦,也不過如此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txt/85309/

    。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