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九天劍主 > 第兩千四百五十七章 下來

第兩千四百五十七章 下來

    “慢著!”

    白夜急喊,想要攔下這些人。

    但蘇平一眾是心意已決,根本阻攔不了。

    他們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白夜微微喘息著,望著這些人消失于臺階前,眼神凝緊,繼而猛地咬牙,轉身坐在了法陣上,將那斷裂的胳膊狠狠的杵在了地上。

    汩汩汩汩...

    傷口處的鮮血瞬間淌了出來,如同小溪般涌于大陣上。

    頃刻間,大陣血光大綻,能量催生,符箓陣紋轉動,整個兒運作了起來。

    一股奇妙的能量在大陣上盤旋,這能量十分的奇妙,它們如同云霞,捉摸不透,又如煙霧,不斷繚繞。

    白夜凝視著這些氣霧,突然抬手。

    嘩!

    七把鴻兵立刻從令牌內飛了出來,圍繞著他盤旋著。

    七把鴻兵綻放著七種不同的光暈,猶如星辰,炫彩奪目。

    白夜不做遲疑,口訣一念。

    鏗鏘!

    鴻兵突然閃過陣陣寒芒,隨后齊刷刷的朝他竄了過去。

    那一道道鋒利的刃口全部刺向白夜的胸口。

    哧!哧!哧!哧!哧....

    所有鴻兵全部刺了進去。

    白夜渾身一顫,身軀被貫穿,鮮血再度涌了出來。

    他也無法保持站立,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死死的扣著一把鴻兵的劍刃,似乎是在催動著什么,嘴里不住的吐著血。

    可這血還沒有吐幾下,他那被貫穿的胸膛突然噴涌出大量灰白sè的氣息。

    這些氣息竟如洪水般涌出,頃刻間,覆蓋了整個大陣。

    “啊....”

    一記長嘯聲蕩向四方。

    .....

    哧啦!

    皮肉被撕裂的聲音冒出。

    一尊魂者的頭顱被生生扯了下來,丟在地上。

    無頭的尸體狂噴鮮血,慣性的朝前走了一步,隨后便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徹底死去。

    “啊?”

    外圍還欲沖上前的暗王朝人嚇了一大跳,連忙止住步伐,驚恐的盯著苦牢入口處立著的一名長須男子。

    男子渾身是血,神情猙獰,身上有不少傷痕,且也同時充斥著陣陣暴亂狂躁的氣意。

    在他身后,是一群負了傷的魂者。

    人們擠至一團,死死的盯著這些暗王朝的人。

    “夷大人,您還撐得住嗎?”旁邊一名模樣老態的魂者捂著胸口沙啞的問。

    他天魂負了傷,戰力大降,根本幫不上忙。

    “我還能堅持一會兒,不過壓根沒用,影神王都沒有出手,紅衣那些人也一直在旁邊看著,咱們這一回,怕是真的要交代在這了。”那叫夷大人的魂者沙啞道。

    “交代便交代唄,我們自從被擒之后,就已經是死人了,也得虧那位大人救了我們,咱們多活一天賺一天,現在能死在一塊,也算是走了運。”老態魂者咧嘴笑道。

    “只可惜,是死在暗王朝這群宵小賊人的手中!”有神機宮的人咬牙不甘道。

    “死在他們的手中沒關系,只希望死的時候能夠拉一個墊背的,那就賺了!”又有人道。

    “我不想死,我...我想回去,蘇平大人,您不是說,我們幫東鶯大人布好了大陣,東鶯大人就能帶我們離開嗎?為什么東鶯大人還沒有帶我們走啊,東鶯大人他人呢?”一穿著破破爛爛一副囚徒打扮的魂者驚恐的叫喊。

    他可不是神機宮的人,也沒有如此意志。

    蘇平聞聲,搖了搖頭:“都這個時候了,諸位就不要想著生還了,準備最后的拼殺吧!”

    “啊?”

    周遭人面如死灰,驚恐至極。

    這時,那邊的魂者再是要發動沖擊。

    “好了,都住手吧!”影神王突然出了聲。

    這一聲落地,那些魂者全部止住了步伐,扭過頭錯愕的望著影神王。

    卻是聽影神王面無表情道:“本尊已經給了你們時間,可你們沒能把這些人解決掉,你們...讓本座很失望!”

    這些暗王朝的人一聽,嚇得魂不附體。

    “大人,我們....我們馬上就能解決這些人!請大人再稍微給我們些時間。”

    “那兩個神機宮的家伙實力十分強勁,他們肯定不是一般的神機宮人,對付起來頗為棘手,請大人再給我們些許時間,我們立刻將他們的頭顱摘來,獻給大人!”

    眾人急忙告饒,一個個是滿臉的期盼。

    但這些話剛剛落下,影神王卻是輕一抬

    手...

    呼!

    這些人身后的影子突然立了起來,且在瞬間勾住他們的勁脖,繼而一拉!

    哧!哧!哧!哧...

    一記記脆裂的響聲冒出。

    便看這些魂者的頭顱全部落在了地上,盡數死去,鮮血.頭顱鋪滿了地面...

    “啊?”

    青田、朱大人等人是嚇得滿面發青。

    紅衣沒說話。

    劍十七是一陣心疼,因為這些死去的人里,還有不少是劍刀隊的成員...

    只看影神王邁開步子走了上去,人是面無表情道:“這些賊人,還是讓我來解決吧,爾等,統統退開!”

    “是,大人!”

    眾人忙喊,繼而快步后撤。

    而影神王已是朝苦牢走去。

    看到影神王親自動手,這邊的夷大人一眾是面如死灰。

    “擋...擋的住嗎?”旁邊的老態魂者苦澀說道。

    夷大人沒有說話。

    而剩下的人,已是滿心絕望。

    影神王親自出手,恐怕他們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吧。

    這一下子是徹底絕了路...

    許多人都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甚至還有人打算引爆天魂,與影神王同歸于盡。

    當然,前提是他們的自爆威力能夠傷到影神王。

    “爾等,速速下來!”

    倏然,一個沉冷的聲音從地底響起。

    人們全是一愣,紛紛看向苦牢的入口。

    “是東鶯大人的聲音?”有人失聲。

    “他說什么?要我們進入苦牢嗎?”

    “去苦牢干甚?”

    “難道苦牢內還有什么暗道嗎?”

    一些魂者嘀咕起來。

    “夷大人,怎么辦?”那老態魂者沖著夷大人問。

    夷大人一咬牙,沉凝道:“所有人立刻下苦牢,我來掩護你們撤退!”

    這話一出,人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全部朝苦牢內鉆。

    可當他們朝下鉆的剎那...

    哧!

    詭異的聲音冒出。

    便看那站在苦牢入口前的夷大人突然身軀一顫,隨后...他的頭顱便從中間裂開,人直接死去...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