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942章 走火入魔 ,槍與刀的碰撞

第942章 走火入魔 ,槍與刀的碰撞

    “卑劣的中原人,接我一劍!”

    原本在百米外攻擊另一艘艦船的宮本武藏震怒大喝,當下發起沖刺。

    小半條街道的距離仿佛成了幻影,墊腳踏出、一步跨越百米距離,振鞘拔刀橫斬!

    十丈刀光如銀白匹練清澈幽冷,一如他眼中與震怒語氣毫不相符的冷漠!對他而言,戰斗只有勝負之分,憤怒、焦躁等無用情緒最大的用處就是用來惑敵。

    宮本武藏被后世東瀛人奉為劍圣,即便現在還未抵達巔峰也足以配得上“宗師”稱號。宗師級人物的殺傷力豈容小覷!

    原本無可抵擋的子彈洪流在鋒利刀氣攻擊下不是被劈成兩半就是被勁風吹飛,擋在最前方手持防暴盾牌的海軍當砸飛,順帶將整個防御陣形鑿穿!

    從宮本武藏腳下至船艙大門露出長長空道,防暴盾牌破碎,空檔兩旁吐血掙扎的傷員、一動不動的死尸向人敘述著這一刀的威力有多大!

    大胡子艦長因為躲在最后,見勢不妙立馬躲避險險逃過一劫,但看著癱軟滿地的士兵心想:辜負陛下的期待,自己還不如死了得了。

    隨手一道刀氣將子彈洪流擊破,面對這種萬軍陣中斬敵首級的怪物他能有什么辦法?

    “砰!”

    船艙大門突然爆開,從中沖出一道人影筆直殺向宮本武藏。這人正是之前殺死忍者的特戰隊隊長。

    不過隊長現在的表情有些不對,滿臉通紅,兩眼充血死死盯著宮本武藏嘴里還用恐怖語氣一個勁念叨著“殺死你”,“報仇”之類的話語!

    宮本武藏皺起眉頭,心中暗道:這是……走火入魔?

    沒錯,朝夕相處的兩名戰友在他眼前死去,尤其還是因為自己策劃的誘敵計劃而橫死。痛失親摯友與內心譴責雙重壓力下步入武林中人聞之色變的走火入魔狀態!

    走火入魔的人往往會喪失神智六親不認,而且還會功力暴漲,實力大大超出以往任何時期。

    如今隊長就是處于這種狀態,每一分每一秒功力都在不斷增強,真氣超負荷運轉,直至渾身經脈盡斷而亡!

    明知道對方已經入魔,宮本武藏也稍稍認真少許。這種認真不是面對強敵時的全神貫注,而是像對待瘋狗一樣,不想被對方悍不畏死的瘋狂勁惡心到。就跟正常人都不想被狗咬一個道理。

    這不是狂妄,而是屬于宮本武藏的自信。他是一代宗師,而敵人不過是個還沒晉入先天的小角色,就算入魔后實力大增,兩人之間的差距依然無可逾越。

    宮本武藏不緊不慢,在隊長沖刺到一半路程時突然跨步前踏,以縮地法躥到身下,鋒銳刀尖由下而上刺向下頜,這一刀刺中絕對會將顱骨開個大洞!

    眼看慘劇即將發生,隊長下身不動偏頭閃避,左手衣袖抖動從中滑出一把附帶刺刀的手槍。

    仿佛演練千百遍一般,手槍剛滑出槍聲已經響起,子彈附帶強大動能精準射中武士刀將其擊偏!同時右手突擊步槍沖宮本武藏腹部臟器部位開火!

    兩人間的距離半個身位不到,如此近距離射擊,以步槍子彈2倍音速的初速度誰能避過?!

    沒錯,哪怕是武術宗師也不可能瞬間提速到音速以上。但每一名宗師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修行,將身體、精神、意志提升到超越人體極限的強者。

    秋風未動蟬先覺,見微知著,窺一斑而知全豹……種種類似詞匯施加在他們身上半點也不夸張!

    哪怕閉著眼睛,宗師們也能靠聽力、靠嗅覺、靠挖掘人體潛力得來的直感提前察覺危機。因而當隊長射擊之前,宮本武藏已經通過其肌肉動態、周遭氣流移動提前避過彈道軌跡!

    也不見宮本武藏雙腿下彎,只憑腳趾發力整個人如躲避老鷹撲擊的野兔噌的一下彈射到隊長身側半米,原地單腳旋轉360度,手腕翻轉順勢反手劃刀切割!

    夜空下浮現一輪潔白新月,令人嘆惋的是這月光如此森冷、冷到徹骨冰寒。

    “咦!”

    宮本武藏驚咦一聲,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走火入魔的中原人有些古怪。

    原以為敵人會就此授首,誰知隊長在危及關頭突然反手持槍,步槍與手槍交疊成x形狀,正好擋住利刃切割!盡管步槍槍桿被斬裂,但好歹留了一條性命。至于武器,這里滿地都是。

    只見被斬飛的隊長立刻丟掉斷裂步槍,單手撐地倒翻回落地面,右手順勢抄起一位死去戰友的武器,雙槍齊出阻敵!

    連續兩次失手,隊長已經成功挑起宮本武藏的興趣。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幾分能耐。

    宮本武藏嘴角笑容一閃即逝,不間斷使用縮地法,整個人像是幽靈一樣在雙槍掃射中左右閃爍,每每避過子彈的同時還不斷向隊長逼近。給人的感覺是,哪怕再射出上千發、上萬發子彈也絕對擊不中!

    此時此刻,攻擊方不再是隊長,而是化身死神的宮本武藏。什么時候他無法承受這種步步逼近的死亡壓迫,到那時,死神將會在霎那降臨!

    死亡危機籠罩,留給他的似乎只有兩條選擇。閉目等死,又或是掙扎到絕望橫死。對常人來說是這樣沒錯,但對走火入魔連生死也忘卻的隊長而言,只會在壓迫中爆發!

    砰砰!在想要射中敵人的強烈逼迫下,隊長體內真氣超高速運轉,砰的一聲經脈破碎。

    經脈爆裂后真氣非但沒有消散,反而跟搭乘火箭似的飛一般劇增,剎那間巨量沖破任督二脈、打通天地二橋直入先天!

    如此粗暴的手段脆弱經脈早已根根盡斷,這就是走火入魔的恐怖,以生命為代價奏響的終焉樂章

    海量天地元氣以隊長為中心從頭頂百會倒灌而入,甚至在頭部形成一座漏斗狀元氣氣旋。

    正準備追擊的宮本武藏臉色一變僵硬在原地。兩股絕強殺機牢牢將他鎖定,黑洞洞的槍口居然讓他感受到威脅!

    區區一名一流武者居然能威脅到我,走火入魔,果然可怕。

    沉沉嘆息一聲,宮本武藏平復不知道是羨慕是感嘆的心緒。沉腰落跨,兩腳分離一前一后擺出拔刀架勢。氣勢巍若淵亭,沉穩大氣處處彰顯宗師風范。

    一方如子彈銳不可擋,另一方穩如山岳,如同矛與盾天生相反對立。兩股氣息激烈碰撞,沉重壓迫感令人心臟驟停、大氣也不敢。

    隊長生機越弱、力量反而越強,終于氣勢蓄積到重點,在生命沉寂的最后關頭,震撼槍聲響起!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