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859章 突發狀況

第859章 突發狀況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人,雖然從荊州出發到現在不過一個星期多一點,林道遠卻感覺過了許久許久。因為激動,連聲音也帶上些許不易察覺的顫抖。

    顯然,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不止他一個。

    “……道遠!”

    驚喜大叫之后,通訊對面傳來哐哐啷啷翻桌倒柜的響聲。

    托敏銳聽力的福,林道遠隱約還能聽見香磷“真的是親愛的那充滿磁性的嗓音,我不行了~啊~!”,“雅典娜,扶住我”。

    在林道遠滿臉囧色的表情中,通訊對面傳來令人面紅耳赤的呼哧呼哧的喘息聲,還有麻宮雅典娜難掩羞澀的“解釋”。

    “那個……香磷有點不舒服,先等一下下……”

    強忍住噴薄欲出的笑意,林道遠隔著大海和雅典娜煲電話粥,逗弄逗弄香磷,簡簡單單的聊天也感覺樂趣無窮。

    才剛聊沒多久,浦原突然咳嗽一聲條笑道:“咳咳,雖然我不想打擾靈王大人撩妹,但在我等單身狗面前秀恩愛真的好嗎?”

    林道遠也不是好惹的,立即回以顏色:“哦,真的是單身狗嗎?夜一同學,這事你怎么看?”

    話音剛落,浦原只感覺突然襲來的冷冽寒氣從脊椎骨一股腦涌上頭。緊接著一雙帶著健康小麥色的柔軟玉臂環住他的脖子,夜一吐氣如蘭的輕柔呼吸刺激皮膚,癢癢的。

    然后,夜一雙手猛地用力,不顧浦原漲得通紅的臉色沉聲喝道:“說來,你也到了發情的年紀了啊。

    不過,喜助可是醉心科研的研究人員,怎么能被瑣碎雜事耽擱時間呢?干脆,我幫你剪斷這條煩惱根好了!”

    鏘~!夜一不知從哪兒拿出把半人大小的巨大剪刀,直沖浦原下體剪去!

    唰的一下,浦原臉色霎時變得慘白無比,連忙護住下身狼狽逃竄。

    “夜一桑,那可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寶物,萬萬剪不得啊!我錯了,雅蠛蝶~……停停停,有事,別忘了我們還有正事!靈王大人,救命啊……!”

    故意拖延了好幾秒,林道遠這才慢吞吞的笑道:“有什么事?我覺得沒讓浦原店長能專心做研究更重要。”

    浦原很清楚指望不上這個不靠譜的靈王大人,以念誦言靈時的加速法門一口氣將事情全部抖個遍。

    “敵人入侵!西方各國大舉入侵,蒙古等國也不宣而戰,戰爭全面爆發!”

    戰爭!林道遠臉上笑容立即收斂:“具體怎么回事?”

    “三天前,江浙沿海一帶遭受西方聯合艦隊突然襲擊。攻擊當日,舟山、臺州、溫州三地宣告淪陷!如今宋朝集結兵力在滬杭一帶嚴防死守,不過形勢依然岌岌可危。”

    “于此同時,元朝、金朝兩國大軍南下,勢如破竹。逼得宋朝啟用棄置許久的大將岳飛,派遣其坐鎮廬陽。

    隨后又命韓世忠為鎮國大將軍兼任戰時兵馬大元帥,如今宋朝境內各地都在征召民兵,以待反攻。

    而襄陽重地有郭靖、黃蓉等丐幫好漢防守,一時倒沒有陷落之虞。”

    西方聯軍準備多時,突襲之下宋朝連連失利并不奇怪。反而東、北兩方戰爭陷入膠著狀態讓林道遠有些吃驚,岳飛、郭靖果然名不虛傳。只是不知道韓世忠出征后又會有什么表現。

    暫且放下這些,林道遠更為關心的是西面。寇仲和徐子陵兩個徒弟也不知道發展得怎么樣,而且,還有大魏帝國!

    浦原聞弦知意,笑著說道:“靈王大人放心,寇仲和徐子陵那兩個小鬼鬼精鬼精的,趁著宇文化及和突厥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暗地發展。

    而且為了消除宇文化及的戒心,大肆批判李淵是賣國賊,暗地里勾結東瀛、突厥等國置百姓于水深火熱之中。如今少帥軍已經公開向李唐宣戰。”

    如果東一榔頭、西一棒子,跟泥鰍一樣滑不溜手的打游擊,也算宣戰的話。

    說到這里,浦原臉上露出看見同道中人時特有的猥瑣表情。嘿嘿,這兩小子對我的胃口。

    林道遠聽了哈哈大笑:“勾結東瀛、突厥?是利用李世民和單婉晶的交易吧。游擊戰術,不用說,這肯定是寇仲的主意,徐子陵在一旁出謀劃策。

    猥瑣……咳咳,保守點也好。和隋朝、李唐相比,他們的實力還稍微薄弱了些。那魏國呢?”

    提到魏國,浦原表情也認真不少,無奈搖頭:“至于魏國,他們太過根深蒂固,以前明朝埋下的探子不值得信任,而新派去的密探還在底層徘徊,得到的情報并不多。只知道他們也在和意大利、希臘等國交戰。

    從各方情報來看,東西方戰爭已經拉開序幕,也不知道那漫天仙神什么時候會插手。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大戰開始啊!”

    林道遠當即說道:“不用擔心,神靈有神靈的高傲,不會隨意插手凡間事務……大概。”

    想起西方那一票無節操神靈,還有許多動不動下場打得不可開交的半神、精怪,林道遠還真不敢肯定他們不插手!

    不過天塌下來有高個子盯著,西方諸神想插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當東方仙佛是吃素的不成?

    不過大戰在即,還是要早點回去坐鎮才好。林道遠當即吩咐道:“浦原,鎖定坐標設立穿界門接引艦隊。”

    吩咐完畢,林道遠轉頭看向那些渾然不知危機即將降臨的艦隊。臉上露出冷酷笑容:就拿你們賺點利息。

    “全艦都有,各炮臺準備,發射!”

    一門門火炮牽動長長炮管瞄準目標,一聲令下,硝煙四起,火光大放!煙霧與火光交織,轟鳴炸響伴隨浪花奔涌!一顆顆鋼鐵炮彈帶著呼嘯聲精準命中敵艦!

    “轟~!”

    近現代火炮大顯神威,毫無準備近距離承受大口徑火炮集群轟炸,僅剩的十三艘戰艦有七艘當場被轟成篩子!剩下六艘兩艘大破,三艘中破,只有一門極其幸運的近乎無損!

    船體破爛不堪變成洞洞裝,海水從洞口倒灌,七艘戰艦在漩渦拉扯下逐漸沉入海底。幸存的戰艦唯恐避之不及被渦流卷入,死命轟開馬力逃竄。

    “敵襲!那些東方人偷襲!快還擊,還擊!”

    “不要走,帶上我!求求你們,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救我!”

    ……

    急速旋轉的漩渦中,數百人在激流中奮力掙扎,嘶聲力竭咆哮。

    對林道遠他們來說,場面蔚為壯觀,是難得奇景。可對那些西方士兵來說,這是死神的召喚,是海神座下貪婪恐怖的“水怪”!

    “不準退讓,全速接近!敵艦是現代化艦船,只有接舷戰你們才能活命!”

    羅蘭度騎士大聲怒吼,在斗氣作用下原本驚恐慌亂的海軍士兵強制清醒。

    格拉格大主教手持圣十字念誦圣經,圣光照耀下驚慌消退,艦船上那些士兵臉上帶著無畏一切,視死如歸的狂熱!

    對主、對信仰的狂熱壓過對死亡的恐懼,壓過對傷痛的畏懼。這正是狂心教團最令人恐懼的地方!

    六艘殘存戰艦身上冒著焦灼黑煙在各方勢力的法術加持下飛速接近。

    梅林忽的飛出冷聲質問:“林宗主,你這是什么意思,想要和我們開戰嗎?!”

    林道遠沖鎮遠號船長比劃了個手勢,旗艦指揮下九艘鋼鐵戰艦迅速以弧形陣排開。

    直到準備完畢,林道遠這才飛到雙方兩方戰艦中央,目光森然看向梅林和格拉格等人。

    “開戰?真是笑話!我剛收到下屬傳來的訊息,西方聯軍正大肆進攻我們東方各國的領地。告訴我,到底是誰想開戰!”

    格拉格等人原本氣勢洶洶的勢頭當即削弱一大截。梅林臉色有些尷尬,強辯道:“林宗主,在聯軍決定進攻前東方前,我們兩方沒有接觸。你將陸地軍隊的過錯怪罪到我們海上艦隊身上,也太蠻橫不講理了吧!”

    “原來如此,這樣說來我豈不是錯怪你們,犯了大錯!”

    聽到事情緣由,林道遠顯得有些震驚慌亂。格拉格大主教他們心頭一喜,正想說些什么,就見林道遠睜大圓溜溜的大眼睛,滿臉疑惑的看過來。

    “不對呀,照這么說來,下令開炮攻擊艦隊的時候,我并不知道你們海上艦隊和陸地軍隊沒有關系。

    所以,我一點也沒錯?恩恩,就是這樣,本大爺真是太機智了!”

    說著林道遠還自顧自的連連點頭,得意洋洋的模樣自帶嘲諷max,簡直不要太找人恨!

    格拉格大主教等人快氣炸了。到現在,哪還不知道林道遠是在故意耍他們玩!

    血族德雷爾當即怒喝道:“梅林大人,請你纏住那個囂張的家伙,等我們先將那些戰艦毀滅再來幫你!”

    哼哼,到時候抓住那個該死的東方人,圣器兇匙就是我的了!

    想到興奮處,德雷爾看向林道遠的眼神中滿是貪婪,直盯得林道遠起雞皮疙瘩。厲聲大吼:“滾,變態吸血鬼,和你家老管家搞基去吧。”

    聽到這話,再加上德雷爾臉上還沒消散的灼灼目光,格拉格等人不動聲色連退好幾步。看向德雷爾的眼神中滿是鄙夷: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離我遠一點!

    ...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