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851章 校場下的秘密,血泉?!

第851章 校場下的秘密,血泉?!

    “梅林,還沒好的話我就要撤退了。”

    林道遠理直氣壯的語氣讓梅林好一陣無語。你也是有身份的人,還沒開打就跑路真的好嗎?

    等到梅林沒好氣回頭時,更是險些氣吐血。你說怎的?就這一回頭的功夫,林道遠已經跨越數百米距離來到廖布施身邊!

    梅林怒吼:“混蛋!別想逃跑,我找到地方啦!”

    聽到這話,林道遠霎時急停,唰的一下閃回。若無其事說道:“別誤會,為了尋找陣法破綻所以才進行戰略轉移。嗯,對,就是這樣。”

    梅林氣笑了,咬牙切齒喝道:“那結果呢?”

    林道遠神情嚴肅,一眨不眨盯著神態大變的村長,語氣沉重說道:“經過本人精心推算、詳細研究、多番測量,耗費巨大心神后終于發現一個驚人事實!”

    神色凝重的狀態連老村長也是一驚,難道他真的發現了什么不成?

    原來他是為了查探陣法破綻,對,他是東方人自然對陣法很了解,我錯怪他了!

    梅林帶著歉意急切追問:“那你發現了什么?該怎么做才能破陣?”

    林道遠豎指推動鼻梁上的眼睛,語氣沉重緩緩說道:“發現就是,這是個很厲害的陣法,梅兄,不能大意呀!”

    ……呼呼~蕭瑟冷風卷著枯黃樹葉飄過,場面霎時冷場。

    凋零在冷風中,梅林無語望天:“居然會對你抱有期待,我真傻!

    還有……我叫梅林,不是什么梅兄(沒胸)!別以為我聽不出來內涵話啊混蛋!”

    “咦!你居然聽得懂人話?”

    “……可惡,我要殺了你!哪里走,納命來!”

    林道遠兩人旁若無人般打打鬧鬧,被當成背景忽略的老村長怒不可遏,渾身黑氣繚繞。

    剛想開口威嚇,就見梅林沖林道遠使了個眼色,御使風力化作一枚人性炮彈帶頭沖向村落東部!

    不好!老村長這才明白兩人剛才是在拖延時間!正要控制陣法攔截,原地,林道遠化為幻影消散,是殘影!

    哪怕空間被封鎖,以他能肉身超音速巡航的速度,千米距離眨眼及至!

    村東頭是校場,白日里呼喝練武聲不斷,顯得人氣鼎盛。而此時四下空寂,慘白月光明暗不定、詭異異常。

    梅林唰的舉起魔杖隔空一揮,堅硬石板當即塌陷出一個涵蓋整座校場的大洞!而大洞下方,是鮮紅血泉!

    一座占地寬廣、足有上百米方圓的巨大祭壇靜靜懸停在血泉最中央。通體玉質溫潤晶瑩,千秋萬載,亙古不變!

    “就是這里!”

    血水咕嚕嚕往外冒著氣泡,仿佛沸騰巖漿。梅林倒抽一口涼氣,失聲驚呼:“怎么可能有如此龐大的能量?!幾乎快趕得上彼世……!”

    彼世,那是凱爾特神話中死者轉生前的居所。和希臘神話中的冥土、北歐神話里的地獄不同。彼世幾乎兼具了天堂和地獄兩大世界應有的職能。

    精靈、仙女、古老傳說中的神靈、英雄在這里開心自由,無憂無慮生活著。

    另一方面,在某些陰暗、驚悚的恐怖地界,隱藏著令人恐懼的邪惡魔神。

    但在大多數地方,彼世對凡人而言和險境無異。凱爾特神話中也有不少凡人誤入彼世,過上令人艷羨生活的傳說。

    或許,因為在那段古老時期,凱爾特人飽受戰亂折磨,所以才會編造出安詳、美好的彼世凈土。

    又或者真的有吟游詩人、大賢者跨越“現世”和“彼世”的界限。發現了那傳說中的神秘之地?

    真實情況如何不得而知,但林道遠和梅林知道,他們麻煩大了!

    “被發現了呢……”

    身后,傳來老村長陰惻惻的嗓音。那張陰鶩面孔上兩只眼睛殺機畢露,冷笑著說道:“你們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別想活著離開這里!”

    林道遠不屑撇嘴:“說的好像我們不發現這里就不會有事似的,虛偽!我只有一個問題……”

    林道遠突然正色問道:“什么時候傳說中的蓬萊仙境居然變成了鬼怪居住地!居住在這里的仙人呢?”

    老村長臉上浮現詭異笑容,呵呵獰笑:“仙人?他們呀……”

    “等你倆下地獄后自然能見到!”

    前方人影突兀消失,厲喝聲來自身后!敵人借機發動突襲!

    滔滔血海逆天倒卷,頃刻間仿佛海天易換,鮮紅海浪自血泉向蒼穹傾瀉!血浪未至,海量潮氣彌漫,如墜泥澤難以動彈!

    空間封鎖、潮氣黏著無法操控風力,梅林和林道遠兩人身形不穩,眼看著要從天上摔落。

    危急時刻,林道遠眼神一凝,左手抓住梅林,雙腳交替踩踏虛空,凌空虛渡沖出老遠,險險避過血浪!

    潮氣黏著的同時也加重了空氣密度,幾乎海水相同的環境,施展月步只能用得心應手來形容。

    老村長驚咦一聲,仔細打量兩眼,表情被濃郁貪婪取代:“這具肉身我要定了!你們不是想知道仙島的秘密嗎,那就好好睜大眼看仔細啦!”

    老村長神色肅穆跪倒在古樸祭壇上,毫不猶豫割破手腕。傷口足有寸許長幾乎將手腕割裂!

    血如泉涌,這種傷勢不用多久人就會失血致死!可他卻恍若未覺,任由鮮血傾灑,臉色愈發蒼白,嘴里以某種前所未聞的奇異語言吟唱祭文。

    隨著祭文吟唱開始,血海沸騰劇烈翻涌,詭異氣息噴涌而出彌漫整座校場。

    在老村長吟唱祭文時,兩人暗自提高警惕,各自施展秘法防御。情況不明,冒進很容易落入陷阱。

    忽然,兩人內心莫名冒出股恨天恨地,想將一切統統毀滅的強大殺念!

    林道遠連忙以心劍斬滅殺念,暗自驚疑:何等詭異的氣息!無視防御直接影響人心。要是換個精神修為不夠的人,現在已經變成只知殺戮的機器!

    梅林嘴上兩撇小胡子不自覺一翹一翹顯示出他內心掙扎。

    一咬牙心道:顧不得那么多,真要讓他召喚出詭異氣息的主人就麻煩了。

    抖手取出魔杖,在陣法壓制下唯有以魔杖輔助方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盡管以梅林傳奇魔法師的魔法造詣來說,這點加持幾乎寥寥。但面對那還未現身的強敵,哪怕一丁點力量也可能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稻草!

    魔杖揮動,千錘百煉的施法手勢瞬間完成。下一剎那,無盡寒潮侵襲,以梅林為中心向四周擴散,沸騰血海急速凍結。空中浮現一朵朵小冰花飄散落下,那是大氣中被凍結的水汽!

    冰凍咒!中世紀時期,教廷大興,在教廷宣揚下,巫師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巫師、女巫被列為異端遭受追捕獵殺,處以火刑焚燒罪孽。

    而冰凍咒,就是巫師們為了防御火焰開發出來的魔咒。

    用網游的話來講,冰凍咒本質上不過是加強火抗的輔助性魔法。而由梅林施展出來,變成了寒冰系aoe大招!傳奇魔法師之名,名副其實!

    但詭異的是,眼看寒潮即將席卷過來,老村長依然自顧自吟唱祭文。若是仔細觀看,還能看出其嘴角上揚,透出一絲絲嘲諷意味!

    突然,古樸祭壇綻放玉色光芒,圓形防護罩將祭壇內部與外界隔絕,水火不侵,刀兵難傷。

    沒有意外,寒潮在玉光面前黯然俯首。祭壇內部,老村長嘴角笑容更甚。突然,四周傳來一聲低喝:“番天印!”

    一只平平無奇的手掌印入眼簾,放在其他任何時候都再正常不過。可此時此刻,這只右掌散發著奪心攝魄的威能!

    如長鯨吸水,四周寒氣頃刻融于掌心為其鍍上一層晶瑩光澤,無聲無息又透著令人難以抵御的魔力吸引眼球。

    在老村長驚駭目光中,玉質光罩轟然爆碎,番天印猛地暴漲十多倍當下將老村長拍成肉醬!

    不對,不是肉醬,因為沒有血液濺起。在被命中之前身體已然被寒氣冰封,破碎冰屑濺落一地!

    攻擊得手,林道遠神情不但沒有放緩反而更加凝重。場中,寒冰轉眼消融,地上那灘血水中居然傳出老村長得意洋洋的大笑!這樣也沒死?!

    “小子,連祭壇護罩都能擊破,我承認你的實力超乎預料。但是,遲了!那弒殺仙神的恐怖存在即將出世,你們都要死在這里!”

    隨著話語聲,祭壇光芒越發明亮,直至后來,仿佛大地上升起另一個太陽。大日煌煌,光芒刺目!

    轟!無聲炸響從心中響起,超乎想像的磅礴壓力籠罩在身。骨骼咯吱作響,血液凝滯靜止,心臟為之僵停,全身每一個細胞在悲泣呻吟!

    梅林面色慘白、緊緊捂住胸膛半跪在地,拼命張大嘴努力呼吸,可身體不聽使喚,細胞嚇得連功能也忘記運轉。

    林道遠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能死死頂住壓迫堅持站立。壓力越來越沉重,雙膝一點點下彎。

    內心一個充滿誘惑意味的聲音輕輕說道:“放棄吧,對方還沒等動真格呢!反正也抵御不了,何苦為自己找罪受?”

    但,冥冥中有另一個聲音告訴他,一旦他屈服了,哪怕僥幸逃脫也將永遠生活在對方的陰影下!

    ...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