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828章 驚現倭寇

第828章 驚現倭寇

    荊襄自古多才俊,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荊州,一舉一動都牽動各方勢力心弦。尤其是當密探將那一艘艘鋼鐵戰艦的有關訊息傳回后,天下嘩然。

    鋼鐵戰艦對比木質帆船?遠程火炮較勁黑火藥大炮?純武者精英護衛隊和普通水軍孰優孰劣?

    種種答案不言而喻,但凡有點眼力的人都知道這樣的戰艦意味著什么。

    超遠射程,敵人只能被動挨打。鋼鐵艦殼,哪怕停著不動你也破不了防。

    而機器驅動更是超越擺脫風帆船只受天氣束縛的局限,完全可以施行放風箏戰術以少戰多、以弱勝強,將敵軍打得找不著北。

    可以說,誰擁有這樣先進的戰艦誰就掌控了海上霸權!

    也難怪諸如宋朝、金國、蒙古等國的密探下餃子一樣扎堆荊州,實在是這等大殺器對那些野心勃勃的雄主來說誘惑力十足,比絕世美女還強上百倍不止。

    鎮遠號甲板船頭,沐浴舒暢海風,清爽海洋氣息迎面撲來。林道遠看著荊州傳遞過來的電報平靜笑了笑,隨手燃起火球將紙張燒成灰燼,隨風飄散融入廣袤大海。

    “阿繡,你家天哥呢?”

    阿繡正和奶奶好奇觀察船側那群稀奇古怪的游魚,沒等她開口史婆婆黑著臉嘲諷。

    “傻小子被白自在那老貨拐過去打架,還美其名曰比武切磋。哼,老東西練了一輩子功夫也沒見他有什么成就,練死活該!”

    這話說的,一股子幽怨酸氣撲鼻而來。活像吵架鬧別扭的小情侶。阿繡在一旁忍俊不禁,掩嘴偷笑。

    “阿繡,你在笑什么?”

    石破天正好出來,恰巧看見這一幕。剛問一句就被惱羞成怒的史婆婆一把將他推開,一邊逃也似的沖進船內一邊怒喝:“傻小子管那么多干什么,閑著沒事就去練武!”

    林道遠憋著笑將摸不著頭腦的石破天和賞善罰惡二使招過來:“不用在意,張三、李四,即將進入東海入海口,接下來需要麻煩你們兩位帶路。”

    張三和李四連忙拱手,“客氣客氣,接送客人入島是我們的本分,我們兄弟倆責無旁貸。”

    林道遠點頭,笑著和石破天他們聊了兩句告辭離去。直到林道遠的身影完全消失,兩人這才長吁一口氣,恍然驚覺自己手上、背心已經被汗水濕透。

    石破天發現了這點,疑惑問道:“三哥、四哥,你們怎么了?”

    張三、第四相互對視,無奈苦笑:如今江湖上誰見到這位連歡喜佛都敢抓的煞星不心驚膽戰?也只有你這個傻乎乎的木頭腦袋才完全不在意。真是傻人有傻福!

    有賞善罰惡二使帶路,艦隊乘風破浪筆直航行,很快趕到傳說中的俠客島附近海域。

    遙遙望見那片熟悉的島嶼家園,張三頓時面露喜色。和林道遠相處的這些天那叫一個提心吊膽,熱生怕傳言中生啖人肉、手撕虎狼的絕世兇一個不開心做出什么驚人舉措。

    就在這時,眼尖的李四陡然驚呼:“情況不對!島內多了好些陌生船只,那是……倭寇?!”

    眾人連忙定睛細看,果然在島嶼淺灘附近海域停泊著十多艘木船。風帆上懸掛著白底紅日旗幟。

    “沒錯,這確實是日本天皇的旗幟。為什么那些倭寇會來俠客島?!”

    眾人面面相覷,尤其是不知道俠客島真相的白自在他們更是摸不著頭腦。估摸著心里還在吐槽:俠客島這種絕地咱們躲都躲不急,倭寇還死命扎堆往里鉆,蠢得無藥可救!

    正在眾人心里犯嘀咕的時候,島內冉冉升起一溜火紅焰火,隔著好幾海里也清晰可見。

    “轟~!”

    倭寇方收到信號,炮聲隆隆響起,火炮洗地,轟鳴響聲不絕于耳!

    林道遠當下展開感知,等看清島上的形勢后雙眼閃過絲絲愕然。而后嘴角翹起彎彎弧度,朗聲下令:“全艦突擊,目標,剿滅倭寇!小的們給我沖!”

    “哦~!哦~!哦~!!”

    ……

    將時間向前推移,約莫十多分鐘前,倭寇艦隊殺氣騰騰逼近俠客島。

    在沙灘修習輕功的某位下仆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剛準備敲響警鐘,噗哧輕響在而耳邊縈繞。

    咦,這是什么聲音?為什么突然感覺心口涼颼颼的?

    帶著困惑仆人忍不住低頭看去,一只蒼白駭人、不帶絲毫血色的恐怖手掌穿心沒出!

    蒼白手掌掌心內捏著一顆仍在跳動的嫣紅心臟,原本應該血淋淋的場景卻極其詭異的沒有半滴鮮血濺落,因為所有的血液統統被蒼白之手吸收!

    甚至,連那顆心臟也干癟萎縮,最后只剩一層薄皮!

    原來,人心干癟后是這個樣子的啊,長見識了……生命最后時刻,仆人腦海中閃過古怪念頭,意識被森冷寒意吞沒,軀體變成干尸!

    沙灘上不知一個仆人在練功,看見如此恐怖的場景,一個個當場嚇傻連逃跑都忘了。

    但是,襲擊可沒罷手。只見空氣中一只蒼白忽隱忽現,沒有軀體、只有半截右前臂。每一次手臂出現,必定精準穿過人胸膛,掏心吸血!

    “鬼啊!救命!有鬼啊!”

    “快逃!去找島主!”

    ……

    終于,仆人們從驚駭中回神,屁滾尿流向到中央逃竄。在他們身后,蒼白手臂居然比本能運使輕功逃跑的仆人更迅捷。

    一下又一下,每次攻擊必定有人死亡。從出現到停止,不過短短五秒功夫,沙灘上留下近二十具尸體,無一遺漏!

    滿地干尸狼藉,凌亂腳印被潮水沖刷還能洗去,可是沉重卻只能曝尸荒野。

    啪噠噠~低沉腳步聲傳來,沙灘上突然多出兩道身影。滄桑老者和貌美女子,對比鮮明的組合,從老者滿意表情來看,罪過禍首正是他無疑!

    貌美女子神態恭敬,誠聲恭維道:“不愧是蒼純大人,您的式神怕是不會比那些傳說中的妖怪弱吧!”

    老者,也就是蒼純絲毫不為所動,平靜說道:“不過是只山鬼而已,想要和那些傳說中的大妖怪爭鋒還差得遠。麻美,帶路吧。”

    “是!”

    麻美恭敬領命,瞬間蹬地沖出,身姿矯健哪怕在茫茫山林樹枝遮蔽下也奔行如飛。左拐右拐,三兩下就從側方逼近山路大道!怎么看都是輕車熟路的樣子!

    如果林道遠在這里的話,一定認出,這個叫麻美的美麗女人,正是主世界曾經交過手的女上忍!

    而在她身后,蒼純被山鬼托著懸浮半空不落半步。沿路樹木枝椏但凡在接觸他周身半尺的瞬間,登時崩斷!

    麻美似乎已經提前探查過俠客島的地形,帶著蒼純一路直奔島嶼最核心的密地。

    “鐺鐺鐺~!”

    剛沖到半山腰,島內警鐘長鳴,俠客島眾人終于發現已經逼近到淺海域的日本艦隊。而半腰上,緊急救援的護衛和麻美兩人恰好撞個正著。

    “你們是什么人?!膽敢擅闖俠客島,給我納命來!”

    “啊……!”

    白光閃過,山鬼如虎入羊群大殺特殺。看似薄薄的皮膚實則覆蓋一層刀槍難傷的角質層。速度形如鬼魅,可以用妖氣隱身不說,還能借助大地之力短距離施展瞬移。

    和這種超常識的怪物敵對,本來就是對普通武者最大的不公平!哪怕是五感敏銳的先天高手也很難在賴皮的縮地技能面前也拿他沒轍!

    開戰起不到三分鐘,頂著上百人刀砍斧劈,山鬼硬是搏殺了四十多人。而他本身,除了耗費不少妖氣外,沒有一絲傷痕……

    “放肆!”

    山頂上急速沖下一道人影,登場便是一掌凌空拍下。雄渾掌勢壓迫大氣,山鬼只覺得身體好像突然陷入泥潭,舉手投足都像是慢動作。還沒反應過來腦門上頓時挨了一巴掌。

    砰!地面龜裂,沉悶大響傳出,山鬼整個腦袋被拍陷進胸腔內!只剩無頭軀體呆立著,詭異而恐怖!

    來者負手而立,面容有些蒼老不過只有少許皺紋,看上去像三四十歲的中年人。

    四周護衛欣喜大喊:“是木島主!不愧是島主大人,一出手就解決了那個怪物。太厲害了!”

    聽到歡呼聲,木島主沉聲喝道:“都住口,這里交給我,你們去對付那些外來倭寇。”

    “是!”

    護衛們小心翼翼繞過人眼中比食人魔還恐怖的老者,直到離去老遠緊繃的心懸這才放下。

    而全程,蒼純一動不動,冷漠說道:“怎么,擔心這群廢物的安危?哼,他們連讓我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說完,蒼純高傲抬頭,神情滿是不屑。

    哪怕木島主久居孤島與世無爭,此刻也怒火中燒,島上這些護衛所學武藝都是他們兩位島主傳授。

    俗話說大狗還要看主人,看不起這些護衛不就是看不起自己。

    可是看著眼前摸不出深淺的敵人,木島主強自壓下心中怒意。只看那個白色怪物就知道,敵人非同小可。

    隔著無頭山鬼,兩人凝神對峙。麻美忍不住后退兩步,眼中閃過些許驚慌。

    足足對峙了十數秒,木島主眉頭輕微皺起。這家伙,有些不對勁。雖然氣勢如大海無量難以揣測,可仔細試探后總給人無根浮萍的感覺。難道說……

    想起那只山鬼展露出的異能,木島主眼神驟縮,袖袍揮舞。

    平地刮起六級大風吹得樹木劇烈搖晃,而蒼純的身影在大風中如泡影消失。原地只留下一個白色小紙人。是替身!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