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97章 殺人放火金腰帶,血神變!

第797章 殺人放火金腰帶,血神變!

    歡喜佛寺全寺上下傷亡殆盡,作惡多端的僧人們最終授首,最后一把火燒光了事。

    唯有門前那塊刻滿罪行的石碑在熊熊火焰中屹立不倒,向世人宣告什么叫惡人自有惡人磨。至此,救援行動算是圓滿結束。

    至于寺廟內那些僧眾收刮的錢財,秘傳佛經、雙修法門這些東西對他并沒多大用處。

    密教佛法一向崇尚上師授道,沒有師傅施展精神念力醍醐灌頂、耳提面命道出修行路上各道關卡。

    除非個人悟性高絕,否則即便擁有全套經書,也難以修成真法。

    更何況,佛教雙修法門不止歡喜佛這一脈。而且道教同樣有無上雙修妙法。

    符合天地至理,陰陽交匯得悟心靈真性,開掘人體秘藏。

    似此類法門古已有之,如黃帝御女三千舉霞飛升。

    還有道門高人傳下妙法,以天地自然和人體互為陰陽,神融天地領悟自然奧妙實現另類的性命雙修。是以雙修這一詞,并不僅僅局限于男女。

    種種原因導致林道遠并沒對“金腰帶”抱有什么期待。直到,他從禪房中發現一只靈性暗藏的男女佛像。

    得到佛像,林道遠內心有些迫不及待求證自己的發現。直接空間挪移將眾人帶回。

    正準備通知一聲去仔細探查。回頭就看見呂玲綺、關銀屏、張星彩三人惡狠狠的將松鼠包圍,在三人手中還拿著錐子、匕首和剪刀!

    “老娘這輩子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居然被區區一只松鼠騙了!你不是出家人嗎,剪了你的煩惱根助你成佛,看你還囂張不囂張!”

    不顧松鼠死命掙扎,呂玲綺異常彪悍的強行扳開松鼠雙腿,剪刀緩緩向下體靠近咔嚓!

    哀鳴尖叫伴隨殷紅獻血染紅見到,林道遠條件反射的夾緊雙腿,招呼也不打一個立馬跑路。

    女人不好惹,漂亮又記仇的女人更不好惹!

    閃回房中,平復心緒后林道遠取出那尊佛像仔細觀察。慎重起見,勾玉輪回眼和感知全開,越看心中越是吃驚。

    這是件法器,是和草原部落蛟龍之靈制作手段相似的法器!

    拿出那柄蛟龍拐杖,勾玉輪回眼中神光閃爍。沒錯,這兩件法器中都有西方煉金術、魔法陣的痕跡。

    魔法陣依然在高效運轉,源源不斷將歡喜佛寺香火愿力轉化成需要的信仰之力!

    草原部落昔日的王族,大魏都城香火旺盛的寺廟,有一就有二,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很大可能還有三和四乃至更多。

    “西方巫師,在下很大一盤棋啊!”

    林道遠眸光閃爍不定,腦海中不斷思考種種巫師的目的。雖然有些猜測,可情報不足實在難以理清頭緒。

    起身,林道遠大步向外走出。很快來到一臉哀莫大于心死,生無可戀的松鼠面前。

    見林大哥表情嚴肅,三姐妹很乖巧的退到身旁。

    林道遠開門見山,直接拿出那尊佛像擺在松鼠面前:“這尊佛像上只有你的氣息,你從哪兒弄來的?”

    見到佛像時,松鼠眼神明顯有些波動,而后冷漠瞥了他一眼,轉頭一眼不發。

    你不是很狂嗎,你不是能連佛陀金身都能打爆嗎,現在還不是要求我。哈哈哈哈!

    松鼠妒火中燒,表情猙獰,渾身充斥這近乎癲狂的氣息。

    對任何一個健全的男人來說變成太監都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嗯,某些性別男愛好男的哲學家除外。他們都是修煉葵花寶典的天才。

    林道遠對松鼠的嘲諷沒什么表示,不過是敗犬的狂吠而已,他還不至于連這點氣度都沒有。

    突然,林道遠冷不丁冒出一句:“你的阿尼瑪格斯是誰教導的?”

    松鼠猛然抬頭,臉上滿是驚愕。雖然很快掩飾的偏過頭,但這似表情沒能瞞在場眾人明銳目光。

    林道遠驚訝的仔細打量它兩眼:“沒想到,還真是阿尼瑪格斯啊!

    巫師變化的阿尼瑪格斯通常不會是魔法生物,否則會發生不可預測的后果。而你居然能變成一只靈獸,真是有趣”

    說著突然對松鼠施展接觸阿尼瑪格斯的咒語。在松鼠驚恐變回年輕和尚的剎那,林道遠不計后果,強行侵入對方腦海將其控制。

    直到徹底控制住對方后,林道遠這才放緩粗暴入侵舉動。

    即便如此,短短不到一息的時間,年輕和尚精神受損,險些變成白癡!

    還以為他會有什么隱秘手段自毀記憶,看來是我多心了。

    林道遠笑著搖搖頭,迅速清查年輕和尚識海中的記憶。

    五年前,年輕和尚還是個少年時,意外在山中廢棄古剎得到這尊佛像,從中得到一些歡喜禪和巫師的修行法門。

    自從嘗試過的美妙后,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拜入歡喜佛寺門下,遠超常人的修煉速度一度讓住持以為他是本脈轉世佛子。少年得志便猖狂,后面的事也就不用多提。

    理清記憶,林道遠有些失望。還以為能抓著條大魚,沒成想是個什么都不是的小蝦米。倒是那座廢棄古廟,或許能找到什么線索。

    暫且按下搜尋的心思,將注意力轉移到阿尼瑪格斯的修行法門上。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年輕和尚記憶中的阿尼瑪格斯居然比尼古拉勒梅修行的魔咒更加高深!

    莫名的,林道遠想起修復蛟龍拐杖的那個部落先民。

    尼古拉能煉制出魔法石,已經充分證明他在煉金、魔法等領域上的造詣。古往今來也沒多少人能超越他。

    除非魔法之神赫爾墨斯親自教導,否則不可能接二連三冒出些莫名其妙的家伙比他更強。留下佛像的人和修復蛟龍法器的應該是同一個人。

    越是研究這份非同一般的阿尼瑪格斯法門,林道遠越是心驚。

    他現在嚴重懷疑,那個偽裝成部落先民的家伙是不是神話時代遺留下來的老古董!

    上古時代百族林立,各種族相互通婚的事情屢見不鮮。妖與人通婚,生出半妖。巫族和人通婚,誕生巫人。草木精靈和人結合,種種靈體衍生。

    可以說,人體就是鍋大雜燴,世代演變不知道體內到底擁有了多少種血脈。

    而林道遠如今得到的這份秘法,點明了如何循著體內血脈之力返本歸元,最后用與自身最為契合的血脈進行返祖變身!

    想一想,擁有這份秘法,變身鳳凰、神龍、麒麟、饕餮,朱厭等等神獸、兇獸不再是夢!還能感受化身伏羲、炎帝、黃帝等人文初祖的奇妙體驗!

    這已經超越了阿尼瑪格斯的范疇,堪稱和天罡三十六變,地煞七十二變爭鋒的仙法神通!

    當然,歸根結底,這是依靠血脈之力變身的秘法。實力強弱和血脈濃度息息相關。

    除非施術者血脈返祖,否則剛開始自然不可能太強。可隨著實力提升,血脈會不斷純化,最后達到甚至超越那些神獸也不是不可能!

    心神從感悟中收回,林道遠臉上不禁露出笑意。

    這還真是份大禮啊,不要忘了,他本人可是生物技術方面的大拿。

    當初在火影世界中崛起還要多虧移植了寫輪眼等血跡限界。提純血脈對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

    要是能得到傳說中的祖龍精血,哪怕和文殊菩薩剛正面也絲毫不怯!

    嗯,就將這種法門命名為“血神變”好了,以后看誰不爽,當場化龍抽他一臉嘴巴子!

    “林大哥,林大哥!回神了!”

    從中喚醒,林道遠咳嗽一聲,忽略張星彩她們有些古怪的目光。若無其事的一掌拍在年輕和尚身上,抽出臉盆大一團血液。

    “這和尚對我沒用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就行。”

    說完,林道遠迅速轉身離去。

    原地,見到呂玲綺三人笑盈盈的再度包圍過來。大量失血后面色更加蒼白的年輕和尚當下夾緊根部血淋淋的雙腿,仰天悲鳴:“雅蠛蝶!”

    年輕和尚下場不用多說,相信那肯定是限制級畫面。回到房間,林道遠已經開始分析那團血液。

    知道血神變的原理,對方能變成靈獸也就不難猜測。他體內有松鼠血脈,說不定哪位祖上還是松鼠大妖呢。

    說實話,中土的妖族,這還是林道遠第一次碰上。怪不得他連妹子都放在一邊,急不可耐探尋妖族血脈隱秘。

    時間在研究中不知不覺過去,而歡喜佛寺滅門血案很快被人發現。

    隔著數百米都能清晰聞到血腥味,這都發現不了,當魏國那些巡邏士兵是吃干飯的嗎?

    當天晚飯時分,這件事傳得滿城風雨,鬧得沸沸揚揚。

    “你們聽說了吧,歡喜佛寺上下僧眾,從主持到沙彌一個沒落全數授首!”

    “殺的好!那些挨千刀的禿驢壞事簡直做絕了!那哪是寺廟,說是魔窟還差不多!

    前兩天我有個大侄女失蹤,原本以為是被哪個強人擄走要錢財,誰知道居然是被這些和尚給強搶了去!

    她才十多歲啊!虧我以前還到寺廟參拜過,這些禿驢死絕了才好!”

    一位裹著頭巾的漢子搖頭反駁:“話雖如此,但我覺得殺人者太過了。就算那些和尚有天大的罪過,也要稟報官府依法行事。

    不聲不響就殺了全寺上下上百口人,總擔心哪天他狂性大發,將我們也殺了怎么辦?”

    旁人驚呼:“不會吧!那應該是位懲奸揚善的大俠,不會做出這種事的,放心好了”

    話是這么說,可眾人神情不免有些擔憂,連話也漸漸少了。

    見到這一幕,裹頭巾的漢子隱蔽露出一絲笑容。隨意找個借口離去,然后前往另一地點,重復剛才的話題。

    而定藏城內像這樣改變輿論傾向的有心人,數量還不少!未完待續。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