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88章 十三棍僧對陣條頓武士!

第788章 十三棍僧對陣條頓武士!

    不管怎么說,有陳圓圓這位禍國殃民級別的美女當解說員,哪怕只聞聲不見人也是一種享受。

    看看周圍那群遍賞群芳見過無數沒人的公子哥,如今仍然興奮高呼陳圓圓名字就知道她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諸位看官,是否已經厭倦了千篇一律的武者對戰,看膩了拳勁劍氣橫飛的常見場景?

    那么,期待吧!今天,這里將展開一場跨越時空的中西驚世大對決!

    現在,有請我們今天的獵場主角,少林十三棍僧和條頓武士登場!”

    “咔嚓。”

    兩側石壁洞開,左側主場方位,十三個圓溜溜大光頭在明珠照耀下閃閃發光。

    一行莊嚴肅穆、手持長棍的武僧運轉輕功,飛也似的掠過百米距離。

    剛登場,十三棍僧便快步沖到場地中央,手持棍棒各自站好方位大擺羅漢陣凝神以待。

    另一邊,右側登場的條頓武士恰好與之相反。

    身披重鎧,面甲遮住臉龐,全身上下武裝到牙齒。步伐沉重如山,每踏出一步,地面都能聽到悶響回音!

    左手持重盾,盾牌非但厚重而且體積不足以遮擋住半個身子。而右手則平舉著一柄半尺來寬的雙手闊劍!

    常人連揮舞都異常艱難的雙手闊劍,在他們手中仿佛輕無一物一般,穩穩平舉著,手臂沒有絲毫顫抖。

    哪怕沒見過這些條頓武士動手,在場也沒人會懷疑這種戰爭殺戮機器的恐怖威力!

    不少漢人心中難免擔憂起來,區區木棍對敵人厚重鎧甲有威脅嗎?

    反觀那些發色不一的外國人,無論是德意志、還是英國、荷蘭等國富商軍官紛紛興奮歡呼喝彩。

    魏國人不樂意了,這里是我們的地盤,外國人居然敢這么囂張!

    “以為穿著一身烏龜殼就能萬事無憂?真是可笑!中華武術博大精深,隔山打牛你懂不懂?一棍子當場就把你打蒙!”

    “!條頓武士是德意志帝國的精銳,攻有無匹劍鋒、防有重盾守護。幾根木頭做的棒子據對擋不住一招!”

    “蠢貨,有內力加持,草木竹石皆可為劍。大爺我坐等棍僧將你們的破銅爛鐵砸個粉碎。”

    “!我們騎士也有斗氣,真氣又算什么。看條頓武士吊打你們這群禿驢!”

    戰斗還沒開始,觀眾席上已經打起了口水仗,得虧能進入這里的非富即貴,在人前還能保持涵養注意自己的形象。要不然主角還沒開戰,場外已經開始上演全武行,肉搏血拼。

    獵場內有單向隔音結界防護,不管場外觀眾再怎么喝罵,即便炮火震天也傳不進一絲聲音。唯有陳圓圓溫柔如水的聲音不受影響。

    “雙方準備完畢,戰斗開始!”

    聲音剛落,十三位條頓武士當下用闊劍劍脊拍擊盾牌,每拍一下前進一步。

    整齊劃一的劍盾交鳴和鐵靴踏擊地面的金屬音交織在一起,猩紅血氣彌漫全場。

    隔著百多米,鐵血殺氣迎面撲來。仿佛置身萬軍殺陣中,無數身著重鎧的士兵迎面沖殺而來,實力稍弱一點的觀眾嚇得身體不住顫抖!

    這是戰陣!唯有默契無比,經歷無數生死大戰的百戰精兵才能領悟的戰陣!

    戰陣將十三名條頓武士戰場廝殺積累的殺氣融為一體,等于將己方所有人的力量匯聚在同一個人身上!

    量變形成質變,甚至凝聚出殺意幻境。這樣爆發的威勢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這么簡單。是數倍,乃至呈十倍遞增!

    十三棍僧神情凝重,領頭的中年僧人張口大喝:“羅漢抱月!”

    當下陣形變幻,每一位僧人身上源源不斷逸散真氣。真氣匯聚在眾僧頭頂,一位悲天憫人的阿羅漢仰天悵惘,雙手攬月虛抱,慈悲祥和氣息沖淡血氣,幻境立時破解。

    “真氣化形!這十三位棍僧個個都是先天強者!”

    在場一位見識廣博的老者驚呼,欣喜大笑:“好,這下我們贏定了。”

    話剛說完,他旁座的那人毫不客氣潑冷水:“別忘了剛才那可怕的殺意幻境,這些條頓武士的實力絕不比中土的先天武者弱。勝負還沒定呢。”

    果不其然,見到守護敵人的羅漢虛像,武士頭領眼神一凝,劍指強敵大喝:“無畏沖鋒!”

    十三位條頓武士斗氣爆發,腳下齊齊點亮一座座圓形魔法陣。沉重身軀當即脫離重力束縛,以武士頭領為箭頭,整個隊伍化身離弦箭矢霎時沖到棍僧身前!

    好快的速度!中年僧人雖驚不亂,以自身真氣為引,氣機感應下其他僧人紛紛將自身真氣注入羅漢虛影中。

    無量真氣補充,抱月羅漢越發真實,伸手向前虛握,掌中赫然多了根古樸青銅棒!

    持棍橫掃,簡簡單單一招橫掃千軍由抱月羅漢施展出來威勢驚人。棍影橫空,縱是一座小山立在前頭也非得被一棒砸碎不可!

    但武士頭領非但沒停止腳步,反而還加速進行二段沖鋒!

    純白斗氣攜裹沖鋒之威凝聚成和手中武器一般無二的雙手闊劍。

    “砰!”

    上空棍劍對交,碰撞中心空氣為之扭曲!逸散能量激蕩席卷全場,連四周隱于虛空的法陣也泛起道道波瀾!

    “不好!”

    支持棍僧的老者低聲驚呼:“攻擊雖然相互抵消,但敵人先前正發起沖鋒,速度和力量占優,這下麻煩了!”

    關鍵時刻,中年僧人反應神速:“鐵索橫江!”

    一根根棍棒交叉重疊形成棍墻,如萬載磐石屹立江中,任敵人攻勢兇猛、驚濤拍岸,我自巍然不動。

    鐵索橫江銅墻鐵壁般的防御讓心憂的觀眾放松下來。可才剛松口氣坐下,驚變突顯。

    位于箭矢箭頭方位的武士首領忽然向左后方跨一大步,于此同時箭頭右側的條頓武士跨步前沖,順勢揮劍下劈。攻擊之后立刻撤退讓右側同伴補位。

    頃刻間,條頓武士由鋒矢陣轉為方圓陣。方圓陣沒有絲毫空隙,流動入水,一人剛退立馬又有一人緊接著進攻。

    區區十三名條頓武士爆發出百人大軍的浩蕩威勢,循環往復、接連向棍墻發起突擊!

    滴水穿石,再堅硬的山巖也擋不住源源不斷的水流沖蝕!

    “砰!”

    棍墻解體,一眾棍僧足足倒飛出十多米。人員分散,陣形隨之瓦解!

    而條頓武士僅僅沖勢停頓一下,繼續緊追不舍!

    在此時,條頓武士們驚人臂力展現得淋漓盡致。常人揮舞都異常困難的雙手大劍在他們手中呼嘯生風,只是舞劍形成風壓便足以讓普通人窒息!

    十三棍僧輕不凡、身輕如燕,無論速度還是靈活性遠超敵人。但條頓武士配合默契,上百次戰場廝殺磨礪得來的群攻劍術威力超乎想象。

    來來去去只有簡單的劈、砍、拍、削等基本招式。但每次攻擊總能保持讓多人夾擊,相當于棍僧們同時對戰數個同等級高手!

    場面上任何都能看出,棍僧們處于絕對劣勢!

    中年僧人越打越吃驚,敵人戰陣精妙不下少林陣法不說,而且氣力綿長,力道大得出奇。

    好似個個都擁有天生神力!這就是西方的斗氣?和鐵布衫等外功有些類似啊。

    想到這兒,中年僧人眼中精光一閃,張口大聲提醒:“隔山打牛!”

    眾棍僧心下了悟,當即棍出如龍,占著身法輕靈的優勢舞出朵朵棍花,霎時間連點向敵人周身十幾處大穴所在。

    觀眾席上不少漢人激動的從座位上一躍而起。就是這樣!區區一群鐵疙瘩怎么擋得住我華夏神功絕藝!

    眼看攻擊即將命中,武士首領隱藏在面甲下的臉龐露出冷笑。大喝道:“舉盾!”

    砰砰砰砰!一連串悶響聲讓眾人滿心期望破滅,棍影無一遺漏紛紛被重盾格擋。

    尤其當見到滲入敵人武器內真氣石沉大海,沒激起半點浪花。中年僧人心里猛地一沉。

    壞了!敵人已經將外功修煉到氣力相合,真氣斗氣和肌肉渾然一體的境界。除非破開護體斗氣,否則勁力根本進不了人體!

    深吸起平復心境,再睜眼,中年僧人氣質大變。祥和氣息被充滿攻擊性的狂氣取代!

    “布金剛伏魔陣!”

    氣機感應,眾武僧同樣神意大變。腳踩玄奧步法主動向敵人逼近!瞠目怒視,狀若怒目金剛!

    佛陀慈悲,愿度盡天下蒼生疾苦。但佛見眾生不平事,亦會心生怒火。明王忿目,降下無盡劫火洗滌凡塵

    唐武德年間,那一代的棍僧孤軍闖入王世充手下軍營,擒獲其侄子大將軍王仁則,為隋唐建立立下悍馬功勞。

    十三棍僧本就是少林護教者。作為護衛少林安危的暴力機構,又怎么會是謙遜溫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好先生!

    空氣中傳來陣陣虛無縹緲的梵音,不同于寺廟中寧靜祥和的誦經聲,但凡聽到梵音者內心涌現一股無法壓制的無名怒火。

    梵音相隨,必有諸天佛陀、菩薩出世!

    虛空自生無量光,朦朧佛光無孔不入、穿透結界照射進在場每一人心田。

    一尊怒目金剛跨界而來,座下騎乘神獅獸威風凜凜、震懾萬魔。左手虛托青蓮花、其上一本玄奧古經唱響裊裊梵音,右手持五智慧劍斷世間一切煩惱郁結。

    此為降三世明王尊者,文殊菩薩是也!

    菩薩雖未展現金剛佛魔之資,但佛光牽引下眾人皆心生無名煩惱。

    那是潛藏在內心深處禍亂心神的魔頭,在文殊菩薩無量智慧光下,萬般雜念皆無所遁形!

    林道遠臉色一變,連忙收攝心神壓下體內躁動,以磅礴源力鎮壓佛光這才平復心中紛繁念頭。

    好狠辣的降三世明王!這是要以無上法力將人心所有惡念統統斬去!

    萬物負陰抱陽,生死輪轉方合天地大道。人存于世,無論善念、惡念皆是己念。內心只有善念者還能稱之為人嗎?不是!哪怕佛陀也有善惡之念。

    如今降三世明王斬斷眾人心中惡念,這是要施展菩薩之威能,強行將在場所有人度化成佛門比丘!

    好個慧劍斬煩惱的文殊菩薩!好個“普渡眾生”的佛教!未完待續。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