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70章 劍芒,還有后手?

第770章 劍芒,還有后手?

    交手剎那間便陷入生死危機,尤其敵人的實力超乎自己預料。這讓卓不凡生出一種自己被欺騙的痛恨,恨不得立馬將敵人斬成兩段。

    可是數十年如一日的苦修讓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時候依然保持劍客最為基本的冷靜。

    握劍之手沉穩如常,不對,實在危機逼迫下比往日更加沉穩!

    右腕抖動,劍勢偏離的利劍重新回到應有軌跡。左手成劍指,自下而上如疾風倒卷斜刺扇面!恰好在扇尖刺中身軀之前將其擊偏,危機驟然瓦解!

    林道遠雙眼一亮,或許實力上卓不凡比不上丁春秋、比不上蕭峰、虛竹、天山童姥等等頂尖高手。

    可只憑借苦練數十年的劍術便足以踏入一流高手行列。劍法造詣上不說登峰造極,至少也是爐火純青,自成一派的大師級人物。

    當下,林道遠打消了迅速將其擊潰的想法。趁機偷師彌補自己經驗上的差距才是最重要。

    卓不凡感受到敵人攻勢減緩,心中微訝。是暗設陷阱準備以殺招突襲?還是為了節省真氣?不管如何,我自一劍斬之!

    心念一轉,卓不凡當即發起猛攻。長劍如疾風驟雨連綿不息,一劍快過一劍。轉眼間便連刺七十二劍!

    如果換了旁人,如此迅疾的攻勢長劍會不會脫手不說。難免掌控力不足,造成劍刃軌跡偏移目標。

    也唯有卓不凡這樣耐得住寂寞,苦練數十年只為磨一劍的真劍客才能人劍合一,縱使劍速快過感知依然如臂所指!

    不過越是進攻,卓不凡內心越是沉重。因為無論自己如何加大攻勢,都拿那看似擺設藝術平的折扇毫無辦法。

    旁人眼中,劍光化出一道道密集圓圈,將林道遠周身圍繞得密不透風。而在劍光內部,由折扇組成純白幕布穩健如山,死死將劍光阻擋在外。

    在巍峨山岳面前,需要多少劍才能擊破厚實山峰?一萬劍?十萬劍?還是百萬劍!

    戰斗到現在,卓不凡已經徹底認清現實。敵人不但是實力不遜色于自己的高手,而且還是超乎常理之外的天才!不對,應該說是怪物,是妖孽!

    他幾乎是眼睜睜看著對方的劍術造詣不斷提升。

    初時招式變幻間雖然圓轉如意,但是在時機把握上還欠些火候。可到了現在,幾可與自己數十年經驗相媲美!

    武道一途,最難增進的不是修為,而是經驗。

    對于那些資質超凡的人而言,前一刻還是個連后天都沒踏入的不入流武者,下一秒立馬悟道突破進階先天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任你再高的天資,需要時間蹉跎,歷經千百次戰斗方能獲得的經驗也只能按部就班慢慢體悟。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無法相信有人能在戰斗成長得如此迅猛。這不是一日千里,簡直是一步登天!

    心中驚駭的卓不凡沒有留意到林道遠略顯呆滯的眼神。這是精神不集中的表現。

    戰斗時他只分出了些許意念控制身體,大部分神念沉入精神深處。利用思維加速、模擬推演等手段,將所見、所聞、所感受到的一切在腦海中一一呈現。

    卓不凡每一次出招角度、時機、肌肉動向、身體機能變化都包含其中。從里到外深層剖析。在這種狀態下,學習能力是平時的錢倍不止!

    每秒兆億次的計算能力,也只有大腦深層開發到堪比超級計算機的地步,才能用這種極為傷神的方法領悟武學!

    卓不凡不知道林道遠能飛速進步的原因。可是,這不妨礙他思考對策。

    不行,這樣下去我必輸無疑。拖延不得,必須速戰速決!

    決意一下,只見卓不凡忽的側跨一大步,退步橫削。動作行云流水,自然而然。

    劍乃君子器,不能一昧只注重猛攻。唯有曉事理,知進退,方能無往而不利。

    但即便是重禮明義的君子,面對帝王也只能無可奈何。

    啪的一聲,林道遠信手展開折扇,扇面上赫然寫著“量力而行”四個大字。巧合的是,卓不凡的劍刃恰好削向那個“量”字!

    見此,卓不凡冷哼一聲:“小兒狂妄!”

    當下內力急速運轉,劍路去勢不該,只是劍身突然散發出一尺來長的明亮光芒,有如游龍吐霧變幻不定,長短任意由心。

    “劍芒!”

    觀戰者不少人驚叫出聲。尋常練劍之人大抵停留在內力傳輸劍身,加強威力、防御的地步。

    功力深厚者,能讓內氣離體,催發出劍氣。摘花飛葉皆可傷人,正因為在真氣附著在樹葉、飛花上凝而不散,這才有強大殺傷力。

    而劍芒,這是放在整個江湖上也少有人能做到的高明劍技!唯有同時兼具深厚功力,劍術大成者方能催發出削金斷玉若等閑的劍芒!

    大成者,登峰造極也!古樂一變為一成,九變而樂終。至九成完畢,方能稱之為“大成”。

    由此可見,卓不凡對那本無名劍經的領悟已經不在先人之下。再進一步就是超脫劍譜樊籠,自成一脈成就宗師!

    凌厲劍芒勢如破竹,哪怕林道遠發現不對增加附著在折扇上的真氣,整把折扇依然被劍芒一劍兩斷!

    連有真氣加持的武器也能斬斷,這劍芒怕不是激光劍吧!

    眼看著劍芒咻的如靈蛇吐信刺來,林道遠不驚反喜。正好看看劍芒為什么如此鋒利。

    當下隨手甩飛折扇,在眾人驚駭目光中林道遠用肉掌迎向削鐵如泥的劍芒!

    觀戰者無不大驚失色,心中驚呼:這人怕是被打擊的瘋了,否則怎么敢做出如此愚蠢的舉動!

    反倒是卓不凡這個當事人眼神更加凝重,雖然他為人有些高傲好面子。但不會做出知錯不改,一錯再錯這類蠢事。

    先前已經小瞧了對方一次,現在他已經將林道遠堪稱生平最難對付的強敵。

    那么問題來了,眼前的敵人是瘋子嗎?肯定不是。既然如此,明知道劍芒鋒利,依然敢正面硬碰,必定有所依仗。

    當下不再猶豫,真氣超負荷運轉,劍芒從三尺來長縮回到離劍身不足一寸。不是功力不夠了,而是將所有力量收斂壓縮,殺傷力有了極大提高。

    卓不凡可以保證,哪怕眼前是一堵銅墻鐵壁,也擋不住劍芒無匹鋒芒!

    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劍身被林道遠曲爪死死抓住。鋒利劍芒仿佛碰見了命中克星不但進不得,還退也退不得!

    卓不凡自開場以來一直保持平靜的臉上終于大驚失色。

    因為在利劍被抓住的那一刻,從劍身傳來一陣強大吸力,自身真氣不由自主的源源不斷向劍身傾瀉,劍芒也隨之越發明亮。

    “化功?!”

    卓不凡驚恐大喝,但話剛出口就意識到不對。

    內力雖然被強行攝出,但體內經脈無損,種入丹田最為根本的那顆真氣種子沒有任何異動。

    流逝的真氣只要在日后勤修幾日很快便能恢復。這和毀人無數,人見人怕的化功全然不同。就好像,是他自己本人自愿運功維持劍芒不滅一樣!

    但是這不代表他就能高枕無憂。內力本來就是煉精化氣的產物,先天真氣更是融入了自身神意。

    真氣急速流逝,輕則精神萎靡,身心俱疲數月難復。重則丹田受損,從此武功不得寸進,甚至有散功的危險!

    而失去武功,對任何一個武者來說,后果堪比失去性命。甚至不少人寧愿身死也不想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茍活!

    不過短短三秒時間,旁人還在震驚居然有人能用手抓住劍芒時,卓不凡體內真氣已經流逝一大半。

    就在卓不凡身懷死志,想要引爆丹田拼命時。林道遠手中一用力,一爪抓破將劍芒抓破。連帶著利劍也被抓得碎成十多塊鐵片。

    蹬蹬蹬……爪勁余力將卓不凡連著逼退好幾步,差點跌倒在地。

    可卓不凡根本沒心思管這些,他的目光死死盯著林道遠指尖透體而出的一寸寒芒,一字一頓喝道:“爪罡!”

    爪罡、劍芒、刀罡之類的手段不過是叫法不同,實則原理相似。

    林道遠笑著點頭道謝:“還要多謝卓前輩親身指教,要不然我也不會這么快領悟其中法門。”

    說著他臉上綻放燦爛笑容,抬起雙手,讓爪罡一會兒消失,一會兒明滅不定噴吐收縮,還時不時像面條一樣拐著彎繞圈圈。

    那模樣,看上去和找到什么新玩具,急于和同伴分享、顯擺的小孩子沒什么分別!

    初時還能看見爪罡形態變幻間有些生澀,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已經運轉自如,變化隨心。

    見此,卓不凡臉上不禁浮現苦澀笑容:“少俠功力深厚、天資聰慧,悟性超絕,須臾功夫便抵得上老夫數十載苦功。在你面前,我可當不得前輩二字。”

    也是,還有什么比眼睜睜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絕技被對方偷師,片刻間便玩得自己還溜更打擊人?

    林道遠沉默了,不發一言。這種時候無論說什么都帶著些嘲諷意味。

    畢竟,得到好處的是他,在劍芒催生的手段中窺見了些許劍道高深奧秘。

    而他們兩人本來就沒什么大仇,落井下石太過敗壞人品。

    不過很快,就見卓不凡精神一振,眼神重新恢復如劍鋒芒。直直凝視林道遠,鄭重開口說道。

    “老夫還有最后一招絕技,如果少俠能夠擋下,我立馬認輸,十年之內不在踏上靈鷲宮方圓半步。少俠小心,請指教!”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