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52章 鴻門宴

第752章 鴻門宴

    “哈哈,你們被嚇了一大跳吧!”

    關銀屏得意洋洋的一把抱住耳根子都已經羞紅的張星彩,臉蛋在她面頰上狠狠蹭來蹭去。

    “我們家小星彩可是文韜武略樣樣精通的大才女呢。

    論及行兵打仗、用兵伐謀之道,連諸朱叔父也是贊嘆有加。可不要看她平日里呆萌萌的,就小瞧這位未來的女諸葛哦。”

    “二姐!”

    張星彩羞急不已,嬌喝一聲,當即伸手去捂關銀屏嘴巴。這些話自家姐妹玩鬧時說說也就罷了,說給旁人聽也太難為情了啊!

    見到手掌伸來,關銀屏也不收手,頭一偏輕松躲過沒什么威脅的小手。嘻嘻笑著一邊躲閃,還一邊頑皮眨了眨眼挑逗。

    “打不著,嘻嘻,就是打不著。”

    呂玲綺到底是最為穩重的大姐,咳嗽一聲剛準備開口勸架。哪知關銀屏狡黠一笑,身形一閃將她推向張星彩。

    得,戰火蔓延,大街上三位風姿各異、身材曼妙的萌妹子嬉笑打鬧成了一道靚麗風景線。

    打打鬧鬧,眾人在街上游玩了不止一個時辰,剛走近客棧。門前兩排神色冷峻的帶刀侍衛頓時讓他們笑容淡了下來。

    尤其見到客棧內那個端坐首位的中年人時更是如此。

    寇仲和徐子陵齊聲低呼:“王世充!”

    王世充依然安穩坐著,也不站起,笑著向兩人點點頭:“自當日王通大儒壽宴一別,多日不見,兩位少俠風采更勝從前,還成立了赫赫有名的少帥軍。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寇仲皮笑肉不笑的諷刺道:“哈,我們少帥軍小家小業,和掌控十余萬兵馬的王世充王大將軍可沒法比。”

    忽然,寇仲猛一拍額頭,一臉恍然。毫無誠意的道歉道:“啊,真抱歉。忘了王世充大人剛當上將軍就在李密手上吃了敗仗。十萬多人,淹死了一萬多,逃跑時凍死了好幾萬,最后勉勉強強只收斂了一萬潰兵。

    哎呀!俗話說罵人不揭短,瞧我這張嘴,怎么將這些事情都說出來了呢。該打!”

    寇仲故意驚叫一聲,說著還真舉起右手一巴掌向臉上扇去。

    “啪”的一聲脆響,右手拍在左掌上。最招人恨的是,這丫臉上還是那樣笑嘻嘻的,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一般!

    呂玲綺三人忍不住掩嘴偷笑,她們只覺得這樣的寇小弟有趣極了。

    而當事人王世充氣得臉色發青,雙拳緊握、額角青筋暴起,簡直像幾欲擇人而噬的兇狠猛獸!

    徐子陵他們暗中提高警惕,隨時準備動手。可是,王世充忽而笑了!

    就差被人指著臉罵娘,這樣的奇恥大辱也能忍耐下來。果然是能屈能伸的梟雄人物。眾人心中當即對他提高警惕。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更何況這還是一條殺人不見血的毒蛇,誰知道什么時候對方會突然冒出咬人一口。

    王世充深深看了寇仲一眼,似有所指的說道:“寇少俠伶牙俐齒,老夫不如也。如今已是深秋時節,今年這個冬天格外的徹骨冰寒。

    只是不知道你們少帥軍有沒有足夠錢財置辦物資,要是熬不過這個冬天的話可以和老夫商量商量。”

    寇仲心頭一凜,知道對方在暗喻楊公寶庫歸屬。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不勞王大人費心,些許打秋風的宵小之輩,還不放在本人眼里。就怕他們不敢來。”

    “呵呵,希望如此。”

    呵呵兩聲,王世充轉頭看向林道遠。其實從眾人一進門開始,他的主要注意力一直放在林道遠身上,暗中更悄悄外放真氣試探。

    只是無論他怎么試探,真氣都如泥牛入海,有去無回。連個響兒都沒聽到!

    直到這時,他才真有些相信區區一個年輕人有著比擬甚至超過寧道奇的實力。

    不怪他對手下傳遞來的消息將信將疑。人在面對超過自己認知的食物時一向秉著懷疑態度。哪怕自欺欺人也不會真的信以為真。

    更何況大家都知道,古人嘛,總喜歡夸大其詞,尤其喜歡在數字上做文章。

    十幾、二十萬軍隊,理性點的說成數十萬人馬。狂野派直接說成百萬大軍!

    至于什么萬丈高峰,飛流三千尺,誰去地球上找出這么高的山峰、瀑布試試!

    一人擋萬軍,引動天雷地火、震裂荒野平原!你確定這說的人不是神仙?!

    無怪乎獨孤家、王世充他們得到林道遠平定福州叛亂情報后,依然穩如泰山、還想方設法要將他抹殺。

    試探無果,王世充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明來意。

    “明日午時,獨孤家尤楚紅老太設宴,想對這次的事情做個了結。特意請老夫出面調停,還望諸位到時務必到場。”

    留下請柬,王世充面帶微笑迅速離去。

    張星彩凝重說道:“宴無好宴,只怕明天宴會上獨孤閥就會動手。而且,估計王世充也參與其中。”

    “別太擔心。出了事有我。”

    林道遠揉了揉張星彩的小腦瓜,在她嗔怪眼神中哈哈笑著收手。眼含深意,直直凝視三人說道:“到時正好給三位女俠大展身手的機會,將門虎女,我正想看看你們的家傳武藝!”

    看著那雙仿佛能洞徹人心的明亮眼眸,呂玲綺三姐妹心頭齊齊一跳,難道他猜出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林大哥你在說什么。時候不早了,我們去歇息啦。”

    呂玲綺連忙拉著兩位妹妹逃也似的飛快回房。

    林道遠尷尬摸了摸鼻頭。兩個無良徒弟在那里偷笑不已,立馬被他轟走。無辜遭殃的石破天夫妻倆也被殃及池魚。

    “你們幾個,明天就有一場大戰,不好好修煉還愣在這里干什么!”

    “是!”

    連綿不絕的長音傳來,林道遠搖頭輕笑:“兩個臭小子。”

    四下望了望,左右無人。林道遠揮手凝結一面冰鏡,仔細打量著鏡中的自己。

    這張臉,長得也不賴吧。一次嚇跑三個萌妹子,這應該也算是一項世界記錄大概。

    第二天,關銀屏三人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行為舉止和往日里并沒什么不同。硬要說有什么不對,那就是比以前更放得開。

    已經打定主意表明身份了嗎。心中明悟,林道遠笑著拍拍手吸引注意。

    “俠男俠女們,有沒有準備好大干一場?”

    “有!”7

    “很好,出發!”

    專車接送,一行八人很快來到獨孤府邸。門前兩只大石獅子分立兩側,張牙舞爪,神態猙獰。

    剛靠近,左右兩排各站立著的八個下人彎腰行禮,齊聲高呼:“諸位貴客臨門,獨孤閥蓬蓽生輝,請!”

    林道遠無聲冷笑,好大的排場。看著禮數周到,實則狂妄自大,沒見到一個主事人出面迎客。哼,無聊的下馬威。

    至于說里面布置的暗手石破天等人身懷上乘武功,自身靈覺多少感應到些什么,偏偏又發現不了。因而神情有些焦慮不安。

    瞥了一眼,林道遠收回想要提醒的想法。這樣的場面也屬難得,就當是對他們的磨礪。

    宴會反常的布置在大堂,最為顯眼的不是桌上那些珍饈美食,而是身著白色喪服的尤楚紅和獨孤峰兩人!而大堂正中央,還擺放著獨孤策的靈位!

    深吸一口氣,寇仲昂首挺胸大步上前。來之前林道遠已經說過,這次的事件是對他們的一個考驗。自己解決。

    尤楚紅臉色冷若寒冰,兇厲眼神好似翱翔九天的蒼鷹直勾勾盯著獵物,令人望之膽寒。

    只是被她瞪了兩眼,寇仲就感覺心驚肉跳,周身好幾處大穴氣息堵塞,經脈猶如刀割!

    目擊!又稱眼打,借助目光以精神氣勢傷人。功力高深者能純以目擊之術致人于死地,使人精神崩潰變成白癡!

    顯然,尤楚紅這位宗師級強者完全符合功力高深的定義。

    好在,寇仲也不是當初初出茅廬的新手。身懷楊公寶庫,長生訣這兩大秘寶,在無數人圍追劫殺中還能風風光光活到現在。要是沒兩把刷子怎么能活的這么滋潤。

    心神沉浸于內,心湖平靜如水,外界任何一絲動靜都會一一映照在心湖中,于水面掀起層層波瀾。

    這便是井中映月,萬古千秋了然于心。

    尤楚紅眉頭微皺,盡管她借助亡孫之恨不斷增強殺意,面對井中月心境也是石沉大海、無可奈何。

    “咚!”

    尤楚紅拐杖重重往地面一頓,沉重力道沒在石板上留下半點印記,反而盡數沒入地面有靈性一樣直直沖向寇仲本人!

    暗下殺手不說,嘴里還用語言干擾:“哼,好狂妄的小鬼。見到前輩連招呼都不打一個。難道你師傅沒教導過你什么是禮儀廉恥!”

    尤楚紅自以為隱蔽的法門在井中月心境面前無所遁形。寇仲面帶微笑,緩緩抬腳,運勁于足底重重踏下。

    地面砰的發出一聲爆響,餐桌飯菜簌簌顫抖不止,反倒是獨孤策的靈位依然穩如泰山安靜擺放著。

    “小子,你!”

    寇仲給了驚怒的尤楚紅一個大大笑臉:“師尊當然教過我們要尊老愛幼。不過他也說過,對于那些倚老賣老、為老不尊的家伙,以暴制暴才是最佳手段!”未完待續。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