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12章 東瀛禍心初現,初賽結束

第712章 東瀛禍心初現,初賽結束

    金烏刀法,這是白自在的老婆史小翠為了克制雪山劍法冥思苦想創造的一套奇異刀法。

    名字古怪不說,每一招每一式卻個頂個的精妙。

    前些日子史婆婆和阿秀兩人練功一時間走火入魔,又有敵人環伺在側,故而石破天適逢其會學到了這套刀法。

    聽到阿秀提醒,石破天這才想起,自己原來是會武功的呀!

    可緊接著就聽見擂臺上傳來他很是委屈的喊聲:“可是,可是我連敵人的身影都看不清,怎么施展刀法?”

    這話說的天哥旁人連連點頭,總不能對著空氣胡亂瞎打一氣吧。

    哪知阿秀嘴角帶著笑意,好像發現了什么好玩的事物一般大聲回應:“不用看清敵人的動作,聽我口令,千鈞壓駝!”

    雖然石破天現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秉著對阿秀的信任,幾乎在聽到聲音的同時瞬間以掌代刀沖前方劈砍。

    而堂島孝太差點沒笑出聲,這小姑娘武功不強還敢瞎指揮。真以為別人說的亂拳打死老師傅就是真理?

    所謂的王八拳在他們這樣的高手眼中破綻百出,根本連邊都不到!

    先前石破天一直雙手曲肘護頭,現在攻擊時簡直是將頭部要害送上門任人欺凌!

    堂本孝太當即用超乎尋常的速度飛速移動到石破天身后,重拳直擊后腦!

    空氣如波浪震動滾滾向四周擴散,如此凌厲沉重的攻擊,要是被擊中哪還有命在。

    危急時刻,就聽阿秀大喝一聲:“梅雪逢夏!”

    思維還沒轉過彎來,石破天條件反射自發做出應對。

    瞬息間左三刀、右三刀、前三刀、后三刀連著十二刀封鎖周身各處。這種全方位寓守于攻的招式放在此時真真是再恰當不過!

    兩方攻擊劇烈碰撞,堂本孝太只覺得從拳頭上涌來一股磅礴大力霎時將他擊飛不說。

    經脈中還被一股極為精神醇厚的內里入侵,好似附骨之疽如何也擺脫不了。又似強盜肆虐,自身真氣居然只是稍微抵擋一下就被其擊潰。一路推金山倒玉柱大搞破壞,經脈重創!

    感受到攻擊似乎命中了什么,石破天突然像是開了竅一樣。福至心靈的緊步追上前,兩手成劍指,一連在他身上連點三十二下,周身大穴差不多被點了個遍!

    得傳自丁丁當當的丁家十八路擒拿手中的點穴之法。

    只是石破天學成之后還是頭一次使出來。手法用力過猛,指力深入胸腔、肺腑,只見堂本孝太一口鮮血噴出,差點被剛猛指力點死!

    石破天這呆娃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什么,正欣喜沖阿秀歡呼大喊:“阿秀,我贏了!我贏了!你太棒了!”

    阿秀俏臉浮現絲絲紅暈,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心愛之人稱贊,莫名有些羞澀。

    四周江湖人士乃至廣場上的群眾興奮歡呼。聲響震天,傳遍整個紫禁城向外擴散。

    “石少俠威武,就是要讓這些東瀛賊子知道我們中原人的厲害!”

    “最好殺了那個怪物永除后患!”

    ……

    數十萬人這群情激奮,一同歡呼,宮殿瓦片都在聲浪下不住抖動。要是先前有這個氣勢,怕是堂本也不敢這么囂張吧。

    此時堂本眼中閃爍寒芒,滿心不甘可被點中穴道無法動彈,連拼死反擊都做不到。

    忽然,石破天想到了自己參戰的原因,連忙急切追問:“對了,你還沒告訴我,我娘她在哪里呢!”

    全身要穴被點,氣息不暢,堂本孝太艱難開口,聲音很小很小,不湊到近前根本聽不清楚:“強者為尊,我自然會遵守。你過來我告訴你。”

    “你的母親就在……”

    就在石破天焦急湊近之時,堂本臉上突然浮現詭異笑容:“一起去死吧!”

    突然,堂本孝太身上傳來一陣弓弦崩斷響聲。全身皮肉皸裂,布滿破瓷娃娃般致密裂紋,體內血脈噴張,爆射出無數血箭籠罩四面八方!

    青石地面立即被射出無數坑洞,有些血箭濺射到場外人群中,霎時將圍觀者捅個對穿!有些倒霉的更是心臟射穿、腦漿爆碎當場身死!

    如此可怕的血箭,威力比之槍械也不遑多讓!而首當其沖的,正是近在咫尺的石破天!

    生死危機下,石破天瞳孔皺縮,動念之間身體如大鵬展翅向后急退,內力不要錢似的瘋狂運轉。無論血箭如何迅速,偏生距離就差著那么一絲。

    危急時刻,居然無師自通學會了輕功!

    付出性命的一擊沒能起效,堂島孝太眼中閃過失望之色。深深看了石破天一眼,拼盡最后的氣力大喊。

    “中原人,你們輸定了!東瀛萬歲,天皇萬歲!”

    至此,東瀛僅來的武者中,三去其一。

    “八嘎!你在做什么!”

    剩下的兩個東瀛人中,那個中年男子沖著擂臺厲聲大吼。

    仔細一看,原來林道遠不知何是已經進入擂臺,正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死狀極慘的堂本。

    聽到吼聲,林道遠冷漠轉頭看向說話之人:“誰給你的膽子敢這么和我說話。”

    鋪天蓋地的殺意瞬間籠罩其身,中年男子額頭滲出致密汗水。

    危險!危險!極致的危機占瞬間占據全副心神,逃跑的意念充斥腦海。可是偏偏渾身僵硬,身體被嚇得脫離大腦控制,不敢動彈絲毫!

    就在這時,旁側不遠處傳來清脆悅耳的女聲,隨后就見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運功排開眾人,身后還跟著段天涯等三大密探。

    “新陰流流派傳人柳生飄絮向林宗主問好。小妹師兄只是太過擔心堂島君,還請林宗主看在他也是兄弟情深的份上,繞過他這一回。”

    柳生飄絮,柳生但馬守的女兒。林道遠仔細打量了她兩眼。

    五官精致、長得確實很漂亮,尤其是那種小鳥依人的溫柔順從模樣讓人忍不住心生呵護之意。

    誰又能想到隱藏在她溫柔外表下的真實性格是何其冷血、狠辣。

    在另一方面,嫁與段天涯為妻后,可以說是賢妻良母的典范。

    對段天涯用情之深,甚至可以為之反抗最為敬畏的父親,乃至最后還為了成全的忠義自殺身亡。

    見到柳生飄絮開口,段天涯也是跟著求情。暗戀段天涯的上官海棠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不用說,愛慕上官海棠的歸海一刀也方下冷漠插上一腳。

    幾人之間糾纏不清的感情看得林道遠也是醉了。想到剛才發現的情報,心念一轉,平靜說道。

    “看在段天涯他們的面子上,這次就饒了你。這里是中原大地,不是你們東瀛,說話前記得動動腦。”

    說著林道遠向上官海棠幾人點點頭,直接離去。歸海一刀感受著四周眾人看漢奸一樣的詭異眼神,不敢多呆,借口告辭離去。

    轉眼間,只剩下柳生飄絮兩人在四周明顯空了一圈的場地承受來自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敵視目光。

    渾身大汗淋漓的中年人心有余悸的瞥了眼看臺上那個在心中如同鬼神的惡魔,連忙轉過頭向柳生飄絮道謝。

    “多謝師妹,要不是你,只怕我這條小命……!”

    雖然嘴里喊著師妹,只是看他小心翼翼的神情怎么看都覺著和應對上級領導的官員賊像。

    柳生飄絮冷冷掃了他一眼,使用傳音入密的法門出言警告。

    “這里不是東瀛,行事再如何小心謹慎也不為過。現在是計劃的關鍵時刻,要是出了什么差錯,就算你死一萬次也不夠。

    我記得,上野師兄美貌的妻子最近有了身孕吧。大名一向賞罰分明,做好這件事,就算從此退休也能享受一輩子榮華富貴。”

    說完,柳生飄絮自顧自看向擂臺,暗中觀察著有沒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陌生高手。

    而上野陽內心驚恐不已,偏偏臉上不敢表露絲毫異樣。

    柳生飄絮這話分明表示:做的好,自然大大有賞。事情辦砸了,和你老婆孩子一同向歷代天皇效忠吧!

    到底是專業的,上野陽很快壓下內心種種雜念,面帶微笑陪在柳生飄絮身旁觀戰。

    時不時看到某些精妙招數兩人還討論兩句,除了某人后背衣衫有些潮濕外,完全看不出半點異樣。

    不過,要是柳生飄絮他們有透視眼的話,一定能察覺到先前林道遠離開時嘴角那抹玩味笑意。怎么說呢,似乎是……有些期待!

    賽事還在繼續,能夠進入復賽的人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一號人物。

    幾乎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好手。除非實力相差懸殊,不然戰斗起來誰勝誰負還說不定。

    因此為了獲勝,一個個絞盡腦子想出各種奇招。

    暗器、下毒、心理戰,示敵以弱,種種計策精彩紛呈,還有的連美人計都使出來了!

    前一刻還大占上風的漢子還沒來得及高興,突然以失敗告終。整個劇情跌宕起伏,牽動心弦,簡直比看大戲還過癮。

    不過,再精彩的戰斗也終會結束。經過眾位好心人不懈努力,終于勉強在黃昏將逝,夜幕即將降臨之前決出入選者。

    四大類,每類六十四人。三十二個一路晉級的勝者組高手,三十二個滿心復仇雪恨的敗者組強敵。

    復賽初輪宣告結束,依然有些興奮的民眾們紛紛聊著對戰回家吃飯。

    但對于某些人來說,夜晚才是行動的大好時機。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