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10章 舉重若輕

第710章 舉重若輕

    看著自信滿滿的楊過,岳不群頓時心下一凜,暗自提高警惕,唯恐陰溝里翻船丟了臉面。

    生老病死是常態,因而江湖上最不缺的就是因為各種原因留下傳承的前輩高人。誰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有沒有得到什么了不得的神功。

    岳不群面帶微笑,手持君子劍,以蒼松迎客的起手勢讓出先手,完美演繹出一個愛護后生的武林前輩形象。

    “岳某正想見識一下,楊少俠請。”

    楊過毫不猶豫先行搶攻,知道自己對敵經驗不足,特意選擇以己之長攻敵之短的戰法。

    橫掃千軍,玄鐵重劍自左向右橫斬,神似門板的寬大劍身橫掃之下呼嘯生風,看得岳不群眼角直抽搐。

    劍法強不強還不知道,這一把子氣力看著就令人頭疼。原本只打算運使五成內功先行試探,現在連忙加勁,足足使了八成功力這才敢和敵人正面硬碰硬。

    錚的一聲脆響,兩劍相交,岳不群只覺得從對方寬厚劍身上涌來一股強大力量。霎時間手臂微微發麻,劍身不住震顫,好懸才沒讓長劍脫手掉落。

    而此時的楊過面色有些發紅,顯然承受這一擊的反震之力對他也不輕松。

    岳不群心中暗自怒罵:好你個不識好歹的陰險小子,表面上畢恭畢敬暗地里卻一肚子壞水。開場居然使出全力進攻!

    要是楊過知道岳不群內心想法一定會大肆喊冤。

    蒼天可鑒,他從小到大對戰經驗屈指可數。哪知道一般武林中人先手時會先試探一番摸摸對方底細,而后才決定如何戰斗。

    只是看老岳擺出前輩高手的樣子,自然以為他實力很強,因而才施展全力。

    可惜,楊過不會他心通之類的神通道法,自然不知道眼前這位內心真實想法。而且,他也不需要知道,全心全意戰斗即可。

    橫掃之后,楊過借著反震之力收劍在空中斜下至上劃了半個圓弧。最后變成雙手使力,自上而下順勢下劈。

    岳不群這下學乖了,跨步橫移一尺避過劍鋒,還借機以一招華山劍法中的白云出岫直刺楊過側腰!

    不過劍招剛剛使出,就見岳不群半途收招,連忙御使輕功飛也似的向后擊退。

    只聽“砰”的一聲大響,地面被楊過一擊崩碎,碎石恰恰從岳不群原本所在呼嘯著飛速掠過!

    威力比之尋常暗器絲毫不遜色!難怪岳不群跑得比兔子還快。

    楊過得勢不饒人,沉重玄鐵重劍在他手中舞動飛快。

    時而劈砍、時而斜削,勢大力沉的攻擊一時間逼得岳不群滿擂臺亂竄!

    并不是什么連貫劍招,只是以玄鐵重量加上那一身煉化菩斯曲蛇膽得來的深厚功力和氣力,恰恰合了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劍法奧妙!

    場下觀眾嘩然,此前誰曾想過堂堂華山君子劍居然剛開戰就落入下風。而且似乎被逼得沒有還手之力!

    “咦!快看!岳掌門要反攻了!”

    擂臺上岳不群雙眼陡然一亮,似乎發現了什么奧妙,朗聲笑道:“楊小兄弟這手重劍劍法威力非凡,但是,還稍稍查了些許火候。著!”

    面對迎面壓下的玄鐵重劍,岳不群不退反進,君子劍劍尖部位隱隱鍍上一層流光,一劍直刺楊過咽喉部位!

    劍鋒未至,凌厲鋒芒氣息刺得咽喉處汗毛倒豎!竟是使用了兩敗俱傷的招數!

    楊過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學來一身高強劍術還沒好好領略江湖大好風情,會會各方大俠俠女。如何肯跟岳不群這老貨同歸于盡。

    當下連忙引劍回防,卻不知道這樣正中了岳不群的計策。

    楊過眼前一花,再看時岳不群已經不見蹤影!驀然,右后腰傳來一陣刺骨森寒,攻擊已經臨身,近在咫尺!

    陡然打了個激靈,危機之下大腦急速轉動,這時玄鐵重劍寬大的好處顯露出來。將身子往劍脊側一貓,將劍身作盾牌恰恰擋住攻擊。

    在攻擊落在劍脊的剎那,楊過下盤扎馬步,看也不看身后。雙手緊握劍柄,青筋畢現,猛地吐氣開聲:“哈!”

    劍刃自下而上劃過圓潤弧度,白日驚現一輪新月弧光!

    可惜,雖然他靈機一動,使出新奇招數逼退強敵。但,玄鐵重劍的破綻已經被岳不群發現。

    不對,準確來說,是窺破楊過的劍法破綻。

    幾乎每次招式變幻時或是旋身蓄勢、或是擺臂蓄力,雖然變招靈敏,不細看察覺不出。可哪能瞞得過岳不群這只老狐貍。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即便有菩斯曲蛇膽增進功力,但楊過修煉的時間還太短太短。

    也才是剛過二十出頭的年紀,能夠御使玄鐵重劍已經超乎常人想象。

    要想達到圓潤無礙,招式變換隨心的地步,要不功力突然暴增。要不,就非得領悟舉重若輕的上乘法門不可!

    隨后,場面來了個對調。岳不群身形輕靈若風,苦修數十年的華山劍法一一展現。

    而楊過只能借著玄鐵重劍劍身寬大的優勢勉勵支撐,即便如此身體上也有好幾處反應不急的血色劍傷。

    勝利在望,岳不群更是內心驚喜,出手速度更快三分!

    只是大喜過望的他沒有發現,隨著攻勢加快,楊過身上受到的傷勢越來越少。到后來,甚至再沒被傷到分毫!

    最后連岳不群本人也發現不對,內心焦躁不安。眼前這個小子眼神恍惚,明顯在出神,為什么還能擋住自己的攻擊。

    突然,一道驚雷在腦中炸響。生死之間最能激發潛力,他在借我的力量錘煉自己的劍法!

    小子好膽!想臨陣突破,癡心妄想!

    怒氣爆炸,紫霞神功全力運轉,臉上紫氣升騰。君子劍在半空連刺三擊,三點寒芒乍現封鎖敵人全部后路,一劍快過一劍。

    用出紫霞神功不說,居然還使出奪命連環三仙劍!

    這可是劍宗殺招,讓一向對劍氣之爭視如蝎虎的岳不群用出壓箱底的劍宗招式,由此可知他此時有多氣憤。

    面對這比先前任何一次攻擊更為凌厲、更為迅疾的劍招,楊過忽而輕笑道:“劍只有一柄,就算你分化再多又有何用?一劍!”

    舉劍橫掃,依然是江湖最常見的橫掃千軍。可和此前相比,這普普通通的攻擊卻是如此驚艷,比之天下任何精妙劍招毫不遜色!

    沉重玄鐵重劍在他手中好似沒有重量般輕飄飄信手揮灑自如。

    烏黑劍身恰恰掃中三道劍光其中一個。而后,寒芒消散,君子劍脫手飛出!岳不群更是連退十多步這才面前止住退勢,只差三步就踏出擂臺!

    勉強壓下體內暴動真氣,岳不群驚駭大呼:“舉重若輕!千鈞之物如攝鴻毛!”

    楊過點點頭,而后又搖頭解釋:“確實是踏入了舉重若輕的門檻,不過,后面那句話太過夸張。

    劍的重量是不會變的,能改變的只有自身用劍技巧。

    如何借敵人之力化為己用,如何用將一分力當三分來使,如何將最微小的力量發揮出最大效果。

    包括對筋肉皮膜的細微操控等等,都是舉重若輕的范疇。料想舉輕若重也大抵如此……”

    忽然,楊過停頓一下,若有所思的想到了什么,又改口補充道。

    “我也只是剛剛踏入門檻而已,或許等到劍法再進,會發現不同奧妙。岳掌門只當作參考便是。”

    岳不群搖頭苦笑:“你已經踏入門內,而我說不定一輩子只能在門外徘徊。哪還有資格說三道四!”

    對待任何事情都要有求疑精神,要是千篇一律只按照旁人的路子行事。又哪里會有那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各領風騷數百年的時代寵兒!

    楊過本來想這樣說,可看到岳不群一臉苦澀,轉身黯然離去的背影,話到嘴邊又說不口。指不定他會以為自己是擺出勝利者的高姿態在挖苦人。

    戰斗結束,新一場比賽再度開始。不過許多人還在回味著這場跌宕起伏的戰斗。

    而身為主人公之一的楊過背負重劍走下擂臺,快步走到一個精神抖擻的中年男子身旁。

    喜滋滋的述說著自己的收獲,那模樣,神似小孩子得了獎狀在向家長炫耀!

    “師傅,徒弟我可是領悟了重劍境界。沒給你老人家丟臉吧。”

    這個中年人就是楊過的師傅!除了看上去精神頭很足,眼神明亮清澈外看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啊。

    中年人很是平淡的說了句:“還行。就像你自己說的,劍道之路,你才剛剛邁入門檻而已。”

    喲呵,這口氣大的。舉重若輕這等上乘境界在他眼中就只是個門檻!

    而楊過,這時候已經笑得合不攏嘴。師傅雖然人很好,但在劍道上要求極為嚴格。

    平時沒少被他罵成蠢蛋,現在能得到一句“還行”的評價,足夠他樂上三天三夜。

    志得意滿的楊過少俠還不滿足,轉頭一臉期待看向站在中年人身側的另一人。

    “師姐,師傅都認同了,你還不夸夸我讓師弟高興高興。”

    仔細一看,被楊過成為師姐的不是東方白又是誰!

    忽而一道勁風從楊過頭頂發梢掠過,一根發絲猶如輕羽緩緩飄落,他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而東方姑娘手中不知何時捏著根繡花針把玩,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說的對,師弟如今實力進步了正好給我當陪練。

    要不,咱倆比劃比劃。看看到底是你的舉重若輕的重劍境界高深,還是我舉輕若重的劍法技高一籌。”

    喉嚨吞咽一下,楊過連連擺手,陪著笑臉討好。

    開玩笑,早幾年你就已經跨入輕重自如的境界,拿我當小孩唬呢!

    而一旁的中年人安靜看著師姐第兩人笑鬧著,明亮清澈的眼神中透著絲絲溫情。看上去和疼愛孩子的父親沒什么兩樣。

    但若是知道內情的人絕沒人敢小覷他分毫。東方白的師傅,不正是當年劍壓當世,無人能敵的劍魔,獨孤求敗!

    ...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