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708章 王重陽沒死!

第708章 王重陽沒死!

    三丈見長的小型龍卷風在擂臺來回肆虐,強勁風力既然連臺下觀眾都覺著面部生疼,那正對著的林道遠和克己道人豈不是連眼睛也睜不開!

    事實上,此刻兩人并沒用肉眼觀察彼此動向。n∈

    克己道人心神沉入精神深處,與物混融的高深境界使之外界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乃至風聲皆在腦海中纖毫畢現。比之雙目視物還要清晰明了。

    而林道遠幾經進化的見聞色霸氣早已步入感受萬物心聲的地步。現如今,聽的力量與超越五感的精神探查共同形成奇特感知域。

    大地脈動沉穩厚重,氣流碰撞形成呼嘯龍卷肆意發泄著自身被束縛的惱火。

    克己道人全身肌肉、筋骨不忿呻吟,似是終于發現能和自己交流的同類,撒嬌般控訴著主人如何如何不喜歡自己特意改變身形。

    比之精神探查更為深入神秘的感知繼續加深,然后,克己道人全身上下所有一切統統呈現在腦海。

    肌肉纖維最微小運作,先天真氣在經脈內如何運作,腦內神經元電信號飛速傳遞信息。便是隱蔽神秘的精神意識海,只要他愿意隨時都能侵入其中,窺破一切隱秘!

    雖然無法察覺到林道遠層次上超越自身的感知,但克己道人好歹是步入天人合一境界的道門高手。

    隱隱間感到敵人正在用某種自己意想不到的方式窺探。仍誰被人拔光了肆意觀賞也會震怒吧!

    因而克己道人也怒了,不再有所保留,全力爆發!

    在擂臺中心肆虐的龍卷劇烈顫抖,而后猛地爆炸,形成無規則暴動氣體渦流。

    狂亂氣流化作無數細小風刃,在地面切割出一道道微小劃痕。堅硬巖石也能割破,更遑論血肉之軀!

    無數比微塵更為細小的風刃在狂暴氣流攜裹下,徹底將克己道人全身籠罩!

    眼見其即將遭受千刀萬剮、凌遲極刑之際,一層無形氣罩于體表浮現。先天罡氣護體!

    護體罡氣和風刃摩擦、碰撞,空中隨之響起千萬只蜜蜂嗡嗡轟鳴,嚇得場外觀戰者面無血色,差點尋機遁走。

    但就是再響亮的聲響也無法遮掩住克己道人震驚喝問:“為什么會是我?!”

    對,明明爆發的是他,為什么受到攻擊的也是他?!

    “很簡單,大氣流向是有規律的,不過是我對氣流的掌控超過你而已。

    是不是感覺很難相信?自覺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是名列前茅,居然被一個后生小輩反制,如此震驚也很正常。”

    林道遠的說話語氣一如此前那般平靜,只是聽到這話任誰都不會以為他是真的在夸贊。

    天下第一,這個名頭可不是誰都能拿的。更何況華夏人自古講究謙遜,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克己道人連忙否認:“我沒有。”

    “沒有?”林道遠嘴角浮現一抹冷笑:“用了秘法改變身形樣貌,雖然微不可察,行動間確實有些不協調。

    連你自己也沒發現有時候時常會做些小動作吧?那是意識和身體不和諧,以前的習慣動作才會如此頻繁出現。

    行動慢半拍,出劍速度、精準稍微差上些許。這一絲差距,在實力對等的戰斗中便是最明顯不過的破綻!

    克己道人,你究竟是何等自信才敢在與本座對戰時依然不顯露真容!還是說,你認為就算有些偏差也能擊敗天下英雄,輕易取得冠軍寶座!”

    你克己道人就算有什么緣由不好顯露身份,易容高手多的是,再不濟弄張面具遮住臉也比現在好。

    這下子,四周觀戰者看向克己道人的眼神中只是帶著些許不滿。畢竟實力差距明顯,他們還沒這個資格生氣。

    可坐在看臺上的黃藥師等人卻是目射寒芒,內心不忿。一個個摩拳擦掌就等著對戰之時討回場子。

    其實,林道遠內心中遠沒有表現出來的這樣憤怒。隨著他對天地規則感悟越深,心胸越發開闊。

    不是成了好好先生,任人欺凌。而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早已不放在眼中,誰會和一個無罪輕重自己的螞蟻、野狗較勁?

    成立武道大會的目的之一就是遍觀天下武學。特意點出克己道人這點,只是為了讓他使出全力,好一窺道門神功奧妙。

    當然,有沒有發泄被小看的郁悶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和就算被人辱罵、迎頭潑酒水依然談笑自若的香克斯不同,林道遠有時候也會很小心眼呢。

    而被一番駁斥的克己道人神情怔然,呆愣良久,最后長嘆一聲:“林道兄說的對,是貧道還看不破這層迷障。”

    話語落下,只見克己道人身形、樣貌迅速改變。原本只是個身材高大的普通中年男子,轉眼就變成了豐神俊朗,飄逸絕倫的高大道士!

    隨后就聽見擂臺上傳來洪七公、黃藥師等人震驚中帶著不信和絲絲驚喜的大叫。

    “王重陽!你沒死!”

    全真七子更是個個淚流滿面,顧不上道家淡然心性悲喜交加,撲到擂臺下顫抖著喊道:“師傅……肯定是師傅!您原來……太好了!能再見到您真是太好了!”

    王重陽眼眶濕潤,搖頭連聲嘆息:“癡兒,也是為師對不住你們。先退下吧。”

    隨后遙遙對看臺上的洪七公等人施了一禮:“黃島主、洪幫主、一燈大師,此戰過后再和諸位把酒言歡。”

    一向性格古怪的黃藥師少見的開懷大笑:“好,正想看看王道兄先天神功如今又有何等神妙。”

    在眾人更為期待目光中,戰斗再度大響。首先出招的,不是別人,正是王重陽。而且是心性更為圓滿的王重陽。

    “林道友真是狡猾,故意用言語擾動貧道心弦逼我使出全力。既然如此,貧道也不能讓別人小瞧了,接我一掌。”

    此時的王重陽飄然出塵,氣質若仙,身形一晃,已經從丈許之外輕飄飄飛到近前。右掌隨意前伸,掌勢不疾不徐,看著就像在自顧自鍛煉身體一樣!

    林道遠卻是神情一凜,王重陽一掌拍出,以氣機封鎖后路,掌勢雖緩實則已經融入天地之威,厚重如山岳重重壓在心頭。常人受此壓力,十成功力怕是頂多只能發揮七成!

    避不了,也無需閃避。林道遠迎著攻勢不退反進,跨步前沖,反手一招天王托塔兵分兩路。右掌對攻,左掌橫擊對方胸腹。

    這一招雖然并不新奇,卻中規中矩,放在此時恰到好處。

    在眾人期待目光中,王重陽突然向上踏步。空氣中似有無形階梯支撐,瞬息間一連踏出三步,凌空直上一丈高!

    而后身形倒轉,頭下腳上,借著下墜之勢以比之先前更為迅疾的速度使了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這一掌氣勢磅礴,出掌之際,憑空炸響高昂龍吟傳遍天地。恍惚間,王重陽化身飛龍,五爪探空,神威無比!

    洪七公唰的一下從座位躥起驚呼:“飛龍在天!”

    正是降龍十八掌之飛龍在天!

    林道遠大笑道:“來的好,也接我一招或躍在淵!”

    只見林道遠曲爪做了個回收動作,王重陽原本直上直下的身形突然在一股無形大力拉扯下重心偏移。

    趁著掌力削弱之際,右掌咻的向上拍擊。龍吟陣陣,恰似潛龍出海,龍躍于淵,勢不可擋!

    雙掌相交,一切聲響歸于沉寂。不是雷聲大雨點小,而是無聲處方現驚雷之威,掌勁渾然一體,全無半分外泄!

    只見原本借著下墜之勢理應占優的王重陽斜斜倒飛而回。到底是沒料到林道遠同樣也會降龍十八掌不說,還會擒龍縱鶴之功。小輸半招。

    林道遠得勢不饒人,只聽腳下傳來啪的一聲響,整個人突然出現在王重陽下方,重拳已經逼至其后心不到三寸!

    海軍六式之剎,直線追擊再合適不過!

    眼看攻擊即將命中之際,觀眾眼中,王重陽突然變出了兩個!一個被重拳擊穿,另一個恰恰避過出現在一尺之外!

    橫空挪移,九陰真經上的無上輕功,可憑一口真氣在平底、空中騰空挪移,行進如飛。

    緊接著只見王重陽的身影突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及至最后足足形成如真似幻、真假難辨的虛影!

    橫空挪移本事螺旋九影的進階法門,自然同樣能做到分化身形。

    剎那間,只見擂臺上同時出現九個王重陽對林道遠進行慘無忍睹的圍攻!而且每個身影還使用不同武功!

    使拳者拳法渾然不見半點道家陰陽相濟、剛柔兼并的奧妙。反而剛猛無儔,拳力剛強比之降龍十八掌也不遑多讓。

    運使爪功者,爪勁鋒利如刀劍,勁氣破空在地面撕裂出道道長痕。招數詭異莫測,明明陰狠毒辣的爪功看上去卻是煌煌大氣,比之玄門正宗還要來的奧妙非凡。

    而使指法之人形同樣于尋常招數不同,并不是江湖上常見的一指或是兩指并用攻擊。而是五指其上,根根手指變換自如。

    便是與敵人對招也可臨敵機變,只要對手稍有失誤。伸手輕輕在要穴上那么一拂,保管手腳酸麻,經脈被封,乖乖定身人人處置。

    其他還有以手代兵器御使劍法、刀法、腿法等等。

    九門武功個個不同,偏偏在王重陽手中信手拈來,招式銜接自如。每每妙手偶得的招數還能逼得林道遠也有些手忙腳亂。

    每一門功法放到江湖上都是能引起腥風血雨的絕技。真是令觀戰眾人不得不敬佩中帶著羨慕嫉妒恨,這丫的到底會多少門神功啊!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