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611章 想不想復活?想要你就說啊

第611章 想不想復活?想要你就說啊

    一路狂奔回到城市,歐康納和伊芙小兩口子鬧矛盾了。

    伊芙從傳說記載中知曉了伊莫頓的恐怖。相傳,如果一個男人活到三十歲時依然保持純潔(處男),他就能轉職成為魔法師。

    當這份值得驚嘆的純潔持續到五十歲時,就能成長為賢者!

    而伊莫頓經受了三千多年的殘酷考驗,他的法力該渾厚到何等地步?只怕法神都比不上吧!

    伊莫頓想要復活,需要開啟箱子后受到詛咒的四個美國隊隊員生命和靈魂來補充。

    “一旦伊莫頓復活,整個埃及都將陷入死亡恐怖之中。是我們將他放出來的,我們應當承擔這個責任。

    歐康納,幫幫我,你將會成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我當初只答應帶你過去和把你帶回來。對付那個怪物可不在我的任務范圍之內!”

    伊芙目光有些哀怨,倔強地直視對方:“我和你之間只是一個約定?”

    ……

    隔壁小情侶秀恩愛一樣的爭吵,讓林道遠不禁翻了個白眼。

    第一次覺得自己五感靈敏也不是什么好事。算了,咱還是好好研究太陽金經吧。

    歐康納摔門而出,滿心郁悶無處發泄。

    那個蠢女人,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區區一個怪物難不成還能抵擋坦克飛機轟炸?自己的命才最重要,她去逞什么英雄!

    酒吧里,郁悶的不知他一個人。膽小的強納森自是不用多說,美國隊的四個人才最為心慌。

    他們居然被選作那個怪物復活的祭品。早知道當初不作死的開那個箱子該多好。

    “唉~!”

    一臉郁悶憂心的齊齊嘆息一聲,幾個難兄難弟猛灌一口酒。充斥口舌的怪異味道惡心到令人噗的一下將酒水吐出。

    “紅的!血?!”

    汩汩涌出的血水觸目驚心。天空中一顆顆流星火球向城內墜落,房屋被毀,城內各處火光四起。

    埃及的江河一片殷紅,血色河水滋生魔物。十大災難應驗了!

    歐康納神色大變,顧不得剛剛才吵完架,連忙沖回旅館保護伊芙。

    就在歐康納離開后不久,酒店再度迎來一位客人。雖然。來人的目的不是為了喝酒。

    “是你!”

    美國隊的三個人驚慌失措看向來人。嚇得連連后退,色厲內荏的大喊:“你來干什么?我們現在可是一伙的!不要過來……啊!”

    情場浪子歐康納先生很快和伊芙冰釋前嫌,可當兩人出來時正好碰到班尼。

    砰!歐康納異常熟練的給班尼來了個壁咚,惡狠狠質問:“你這個人渣!到底躲哪里去了?”

    班尼言辭含糊。目光還忍不住往上瞟卻又強行挪回。

    敏銳注意到的這一點的歐康納皺眉疑惑。樓上有什么?該死,那個被伊莫頓剜去雙眼的美國瞎子!

    手持槍械警戒,猛的一腳踹開門。伊莫頓就在房內,而美國瞎子已經變成干尸!

    火光閃爍,一梭子子彈全部打光。可除了在伊莫頓身上濺射出星星點點的細沙外,再沒有任何作用。

    奪回了部分法力,伊莫頓現在就像吃了沙沙果實的克洛克達爾,而且還是不怕海水的版本。

    “凡人,你還沒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敢對神的仆人動手,光這一點放在以前就足以判你極刑。”

    伊莫頓不屑瞥了眼歐康納,只是依然還是腐肉枯骨的身體看不出絲毫表情。隨后看向伊芙,言語中滿是深情。

    “安蘇娜,能夠再見到你真是太幸運了。再忍耐一下,等我將你的靈魂召回。這次再沒人能阻止我們永遠在一起!”

    這話氣得歐康納火氣直冒。尼瑪,這是我女人,才不是什么鬼安蘇娜!

    換了個彈夾,槍聲再次響起。但是,依然沒用。物理攻擊對他沒效!

    突然,一步步向伊芙逼近的伊莫頓停止腳步。不知何時趕到的林道遠正舉起一把銀白手槍指向敵人腦門。

    強烈危機感籠罩心頭,伊莫頓簡直不敢置信。區區凡人居然能威脅到自己!這種暗器上難不成銘刻了什么法術?

    “林!”

    歐康納和伊芙驚喜不已,太好了,這個很神秘的東方人看上去能夠抵擋那個怪物。

    點頭回應一下,林道遠開口說出一句震驚全場的話。

    “伊莫頓。我可以不阻止你,讓你恢復全部法力。”

    “林!你怎么能……”

    伊芙還未說完就被歐康納捂住嘴,姑奶奶,現在形勢不定。您還是別添亂的好。

    眼前這個給予自己危機感的家伙不是普通人,伊莫頓內心有些沉重。如今法力還未恢復,行事不得不慎重。

    身為太陽神大祭司,地位只在法老之下。他很清楚神秘的東方隱藏著許多強者,連他依仗的神靈都感到棘手。

    “你有什么條件?”

    此時伊莫頓心中已經做好了對方獅子大開口的準備。只要能復活安蘇娜,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又如何?

    但東方人的話卻讓他震驚了。“不用什么條件,復活后和我打一場就行。”

    這是什么意思?!無欲無求?不可能,哪怕是神也做不到這點。

    難不成對方在暗地里策劃了什么我不知道的陰謀?又或者……

    心中急速思考,伊莫頓忽然發出一陣刺耳笑聲。

    想那么多干什么,只要我法力恢復,任憑什么陰謀詭計都不過是一句笑話。這是他身為大祭司的自信!

    “如你所愿!”

    身體化成黃沙撲過,剩下的三個美國探險隊成員全身水分吸收。慘叫聲尖銳刺耳,幾個呼吸間聲音戛然而止。

    忽然一陣大風吹來,三具骨質疏松的干癟尸體在風中搖擺。

    骨頭架子嘎吱嘎吱演奏,空洞洞沒有眼珠子的漆黑眼眶直視眾人。張大到極限的嘴似乎是在嘲諷詛咒:看吧,你們最后也會變成這樣。等著你們下來陪我!

    恢復法力的過程極其殘酷惡心,即便是以歐康納他們的大心臟也不忍直視。

    鋪天蓋地的蒼蠅群,太陽被遮蔽天地陷入一片漆黑,僥幸逃脫的人群一個個臉上浮現泡瘡……

    在此過程中,埃及十災一一應驗。與此同時,伊莫頓身上長出臟器、血肉、筋膜。及至最后,變成了一個光頭帥哥!

    這尼瑪真是比**絲逆襲成高富帥還要不可思議!

    恢復了全部法力,甚至因為三千多年戒擼生涯,法力比之生前暴增許多倍。

    伊莫頓現在很自信,除了神靈后裔,人世間沒有什么能抵擋自己。

    “說吧,想怎么戰斗隨你挑。”

    目光中略帶些輕蔑,雖然沒有明說,但還有什么比這種高傲姿態更看不起人?

    見此,林道遠不爽的爆了句:“********會不會?”

    伊莫頓一臉懵逼,********?撲克是什么?能吃嗎?

    林道遠不依不饒的緊緊逼問:“21點?老虎機?俄羅斯轉盤?打麻將?”

    一連串前所未聞的新奇詞匯讓伊莫頓瞬間陷入持續懵逼的debuff狀態。連報復旁邊捂嘴偷笑的歐康納和強納森三人都顧不上。

    “什么都不知懂你還敢跟我橫?有種和我出城單挑!”

    巴拉巴拉將人罵得狗血淋頭,心滿意足的林道遠這才帶頭走向城外。

    只是看著城內各處火光四起,街道狼藉甚至有人在逃跑中被踐踏致死的悲劇。伊芙他們剛剛輕快一些的心又重新變得沉重。

    就這一會兒功夫,死亡人數只怕有好幾萬人!牲畜感染疫病,水質受到污染,直接間接受到的經濟損失更是不知道多少。

    城外一輛重型主戰坦克內,伊芙撫摸著明顯超越現代的各種設施內心滿是疑問和擔憂。

    “這種超越時代的科技力量,在任何國家被供奉起來都不夸張。歐康納,你說林到底是什么人?”

    正擺弄新奇東西玩得不亦樂乎的歐康納隨口回應:“林又不圖我們什么,管他是什么人。他想說自然會說,不說也沒什么。人生在世,誰沒點秘密?”

    “呃……”啞口無言的伊芙無奈笑道:“說的真好,我竟無言以對。什么時候歐康納先生變成了哲學家?”

    茫茫沙漠中,林道遠和伊莫頓相對而立。

    剛剛被語言打擊虐出心理陰影,伊莫頓可不敢再讓敵人占據主動。誰知道那個混蛋還會說出什么怪話!

    信手揮舞,衣袖甩動空氣。狂沙滾滾如大浪,十多米的高度直欲將敵人淹沒其中。

    因為時空之力的關系,體內能量糾纏不清無法釋放。能量外放都做不到,如何抵擋沙浪?!

    只見林道遠猛然向上跳躍,只憑身體力量一下跳了數十米高!現在反而是他居高臨下看著俯視敵人。

    伊莫頓不禁皺眉,沒有能量反應。他的肉身如此之強!

    不愧是東方的修煉者,不過要是只有這點力量的話,就給我葬身在這里!外來的異教入侵者!

    掌心向上,雙手仿佛托著重物上揚。滾滾沙浪在法力操控下違反萬有引力定律逆天而上!

    從歐康納他們的角度來看,遠處沙漠中浮現一面黃色沙墻。沙墻越升越高,即將吞噬半空那個黑點!

    眼看即將被沙浪吞沒時,戰斗服上的反重力磁場啟動,突然加速飛行,恰好避過黃沙!

    而且借著最后一秒沙浪遮蔽視野的時候躲避,伊莫頓對移動到他后方的林道遠還一無所知!

    一柄機甲作戰專用槍械忽然出現在手中。槍口能量匯聚,在林道遠陰陰笑容中,強子炮發射!(未完待續。)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