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574章 狼人和吸血鬼

第574章 狼人和吸血鬼

    黑夜為夜游者涂上最好保護色,一只巴掌大小的蝙蝠借著夜色掩護,無聲無息從天而降。

    下方,雖然身形高大卻腦袋不怎清醒的狼人完全不知道噩夢即將來臨。

    依然傻愣愣的盯著四周,時不時走動兩下以示警戒,嘴角流下的饞水還沒干!

    那些討人厭的大蝙蝠太可恨了,每天都要殺死我們不少人。要是讓我狼二抓住,一定不會繞了他們!

    不過,吸血鬼到底長成什么樣?一直聽首領說他們是大敵,卻沒真正見到過。難道敵人數量稀少,算是珍惜生物?

    剛才還憤怒不已的狼二妄圖用自己貧瘠的想象力拼接出敵人的形象。

    結果越想口中涎水匯聚越多,如小河泛濫滴落在地匯成一灘。喂喂,你到底自行腦補了些什么啊?!

    思維早就不知飄飛到哪旮旯的狼二,自然無法發現上方悄然落到頭頂,眼中閃爍興奮光芒咧開嘴用力咬下的蝙蝠。

    狼二只覺得頭上忽然有什么東西碰了一下,而后眼前一晃,渾身力氣急速消失。

    怎么回事?在莫名其妙的困惑之中,意識陷入深沉黑暗。

    飽食一頓后,小蝙蝠連肚子都大了許多,潔白尖牙沾染上絲絲鮮紅,又很快從牙齒上消失。全程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反觀狼二,面頰深深向內凹陷,頭部縮水。如果解剖觀察就會發現,體內腦髓、血液統統消失不見蹤影!

    “嗷嗚~~!”

    小鎮內忽然響起一聲嘹亮狼嚎,而后像病毒傳染一般,一個接一個,狼嚎四起。

    整座小鎮霎時從寂靜中蘇醒,久久回蕩的嚎叫是在向世人宣告:這里是狼的領地!

    該死!哪個王八蛋失手了。不是說了要注意消除氣味和聲音!

    小蝙蝠怒罵一聲,立即沖天飛起,飛到半空時已經變成衣著得體的優雅成年男性。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異常年輕。

    年輕男子張嘴大叫一聲,但空中卻無任何聲音傳出。是人耳難以聽到的超聲波。

    聽到號令,一只接一只從四面八方向這里趕來。轉眼就聚集了三百多人。

    只是隱隱間有一條無形細線將這些人從中隔開,涇渭分明。

    一方將近八十多人,站在艾米利亞身后。另一方足有兩百多。站在年輕男子身后。

    顯然,這個年輕男子是勒森巴家族的領隊,職位是長老!

    最少也是千兒八百年的老不死,外表卻如同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吸血鬼的長壽俊美還真是令人羨慕。

    艾米利亞一如既往的高冷,即便是面對同類依然冷冰冰的。

    應該說。沒人會對打自己注意的敵人有好感。抖M這種神奇生物算是例外。

    “薩維摩長老,你準備怎么辦?”

    年輕男子,薩維摩看了看不斷從四面八方包圍的狼人,陰沉著臉掃視一下眾人。強冷氣壓嚇得一眾小蝙蝠頭都不敢抬一下。

    “還能怎么辦,魔法陣已經承受不住這些家伙的瘋狂攻擊。暗殺行動失敗就強攻。殺光這些瘋狗!”

    說完薩維摩首先動手。凌空而立,腳下浮現出近五米直徑的血色魔法陣。

    黑暗魔力匯聚,一顆接一顆腦袋大小的魔彈從魔法陣迅速飛出,接連不斷向下方狼人轟擊。

    霎時間,十數只狼人被狂風暴雨般的魔法彈轟得支離破碎,血肉四濺!

    下方狼群響起此起彼伏的哀嚎聲。鬼哭狼嚎這個形容詞用的真是恰到好處!

    見到長老發威。其他吸血鬼們眼神登時變得賊亮賊亮。

    時刻緊跟黨的步伐,為生命服務!高喊著口號,施展同樣手段用彈雨炸得敵人哭爹喊娘。這是屬于空軍的勝利。

    “呼呼呼~!”

    破空呼嘯聲極為迅疾,源頭赫然是一塊巖石!

    一個大殺特殺想要超神的吸血鬼還在暗自得意,當即被拳頭大的石頭狠狠砸中腦袋。

    而后眼冒金星,晃晃悠悠一頭向下栽倒,還沒到接觸地面就被憤怒的狼人給生生撕碎!

    “可惡的瘋狗!”薩維摩長老怒聲呵斥:“你們實力不夠,注意攻擊時保護自己。”

    就這兩句話功夫,找到反擊方式的狼人殺了五六個倒霉蛋。其中又一個還是純血后裔!

    當今時代物欲橫流,多的是人貪圖長生想要轉變成吸血鬼。

    但純血后裔卻極為稀少。在整個族群中都是寶貝。如今卻在這里毫無價值的折損一個,這讓薩維摩如何不怒!

    震怒之下,不再吝惜魔力,幽暗魔彈鋪天蓋地向下轟炸。

    可這些狼人雖然笨了點。但畢竟不是傻。早已從先前聚集的狀態分開,既隔著一定活動距離又能隨時呼應彼此。

    狩獵陣形!狼可是群體性生物,協力合作才是狼群戰斗力最強之時!

    天上一眾吸血鬼釋放各種魔法攻擊,地上狼人成群結隊就地取材一同反擊。

    極為默契的配合簡直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一群只有暴虐**的狼人!

    就連薩維摩心中都感到不可思議。

    難不成威廉的感染能力千年來能力發生了什么異變?還是說,他就在藏在暗處控制這些瘋狗!

    一想到這點,薩維摩忍不住心頭發涼。連忙向上拉高數十米才稍稍安心一些。

    當年封印威廉的那一戰,他對威廉的實力可是記憶猶新。

    尤其是前幾日馬庫斯差點把族內一名長老殺死!不難想象他的兄弟到底實力如何。

    該死的,早知道不該為了那個不確定的消息……

    心里暗自懊惱著,薩維摩看著下方無數狼人和房屋,心中極為沒有安全感。生怕威廉突然從哪旮旯竄出來咬他一口。

    不行,不能這么被動,一定要將威廉找出來。雖然對付這些雜碎用這招有些浪費魔力,但顧不得這么多。

    薩維摩眼中兇光一閃,大喝一聲:“都閃開!”

    以薩維摩為中心,薄薄白霧向四方擴散。而見到這一幕的勒森巴族吸血鬼二話不說,連忙逃得遠遠的。

    艾米利亞同樣神色大變,連忙下令:“躲開白霧!”

    白霧裊裊、如云朵般輕柔。可擴散的速度卻是不慢。很快籠罩了方圓百多米。

    身處白霧之中,智商欠費的狼人還搞不清狀況。

    為什么剛才那些敵人都不見了?這些白色的是什么?

    心中疑惑,伸手向白霧探去。可抬起手來才發現,手掌正在逐步溶解!毛發、表皮、血肉、甚至是骨骼!

    當白霧觸及血肉時。難以忍受的痛苦洶涌襲來。渾身血液沸騰奔涌,火一樣炙烈燃燒!直至最后血肉全無,累累白骨溶解成灰燼消失。

    如此可怕的霧氣,就算性格暴虐的狼人也會恐懼,忍著劇烈疼痛抱頭鼠竄。

    但是一路跑了數百米。還是沒能逃脫白霧籠罩范圍。

    等到最后,方圓百米內的所有狼人活生生被霧氣溶解!

    不知不覺,令人汗毛倒豎的凄厲慘叫聲消失。四周轉為一片寂靜,安靜到令人內心發寒。

    即便是艾米利亞看向白霧的目光中也滿是忌憚。似是自言自語般大聲提醒自己后輩。

    “這是腐蝕之霧。薩維摩長老利用血族最為普通的控霧能力,結合黑暗魔法與結界法術形成的得意能力。

    能讓置身其中的物質腐蝕,令生物軀體溶解,乃至靈魂消融!

    這已經算是領域雛形!先行恭祝薩維摩長老早日踏出那一步。”

    聽到艾米利亞毫無誠意的祝福,薩維摩冷哼一聲。

    讓你多蹦跶兩天,早晚要將你這個女人按在身下,成為我的血食!

    目光隱晦地瞥了身材樣貌都是頂尖的艾米利亞一眼。薩維摩眼中火熱神光一閃即逝。

    但當注意力轉回地面時,臉色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所有房屋都被侵蝕,那些狼人也死得一干二凈。為什么還沒有任何動靜?難道威廉不在附近?

    心中驚疑不定,一咬牙,準備不顧消耗繼續擴大腐蝕范圍。

    突然,那些白霧之外的狼人齊齊仰天咆哮。狼嚎震天,清澈悠揚直達九霄,連天空那輪明月都被驚動了!

    皎潔月光從九天之上灑落大地,狼人周身散發出絲絲縷縷的潔白熒光。

    熒光一點、兩點連成線,三點、四點連成片。千百點光芒匯聚形成映射到地面的明鏡!

    而后光芒越來越亮,銀白月華沖天升起,與夜空中那輪明月相互呼應。

    “糟糕!忘了今天是滿月!”

    薩維摩驚叫一聲,連忙收攏腐蝕之霧。可惜。月光速度是何等迅疾,太遲了!

    皎潔月光照耀下,霧氣如積雪消融,眨眼消失得一干二凈。

    “噗!”,薩維摩倒吐一口鮮血,魔法反噬連帶著他精神都有些不穩定。

    “該死的狼人!操蛋的月亮女神!”

    無怪乎這個可憐的老吸血鬼如此狂暴。任誰和敵人打了上千年交道。卻因為自己太過自得大意被傷心里都不會好受。

    不是身體上,而是心靈上的打擊。尼瑪簡直太智障了!

    但還有更大的打擊。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悄然伸到他身后。一把揪住薩維摩脖子,凌空一摔。

    砰的一聲沉悶大響,半空中多了一灘軟泥樣的不知名事物,每根骨頭都給摔脫臼了!

    “哇,看看我抓住了什么。一只受了重傷的吸血鬼!

    吸血鬼是一種很珍惜的生物,擰掉頭可以煮一鍋豆腐腦,烤翅膀的美味不用我多說。

    尤其是血液最珍貴,可以制成廣大紳士們最為喜愛的補魔藥劑!聽清楚了,是補魔哦!”

    如此無節操的介紹,一聽就知道是林某人閃亮登場。

    趴在林道遠背上的小安妮聽得口水都塊流出來了,含著手指咕嚕嚕吞咽一聲。

    可愛小臉蛋紅撲撲的湊上來,軟糯糯蘿莉音疑惑詢問道。

    “豆腐腦和烤翅膀我知道,可是哥哥,補魔是什么?”

    林同學:……(未完待續。)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