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513章 死了還是沒死,這是一個問題

第513章 死了還是沒死,這是一個問題

    “不……不可能!我的曼陀羅可是G病毒強化變異的物種,就算僅剩下少許莖干都能重新復原。而且還在這兩天戰斗中進化過多次。怎么會……”

    恐懼莫名的紫藤完全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以G病毒強大的侵蝕能力加上植物自身龐大生命力,居然被在短短數秒內被人殺死?!這尼瑪在逗我呢!

    對于紫藤現在這一臉土鱉樣,張大著嘴都能吞下雞蛋的驚愕表情。林道遠同志表示“領導很滿意”。并很樂意繼續打擊邪~教教主,為正義的事業做出更多貢獻。

    “紫藤教主,你知道嗎。細胞這種可是很脆弱的,平時輕微有個磕磕碰碰劃破個小口子就會有大量細胞死亡。偏偏無論是動植物還是人類都由細胞組成。

    所以,只要將這些微小而脆弱的小東西消滅。哪怕G病毒能力再強,依附的宿體不存在后,本身也會隨之湮滅。”

    “哈哈,開什么國際玩笑!你的意思是說,你能將巨大曼陀羅體內數以兆億記的龐大細胞統統湮滅?!”

    紫藤一臉“你他喵在逗我呢!”的詭異表情。他寧愿相信林道遠是使用某種未知能力殺死自己的寵物,也不愿相信有人能夠從細胞層面消滅敵人。

    如果真有這種人的話。他引為依仗的病毒強化不就成了個笑話!

    攤了攤手,林道遠隨意聳聳肩笑道:“隨便你怎么想,反正,只要讓你在死亡前充分享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妙恐懼,我到目的就達到了。”

    說著,林道遠漫步向紫藤走去。每一步仿佛丈量過一般精準而平緩,好似閑庭漫步。可壓迫在紫藤身上逐漸增強的磅礴壓力簡直讓人直欲發狂!哦,不。是已經發狂!

    “該死!怪物!去死!”

    歇斯底里狂叫著,如山岳般壓在身上的沉重威壓讓他再也無法忍耐。

    身前身后加上四肢,全身數十只觸手齊齊向眼前之人狠狠鞭打。急速揮舞的觸手快得連影子都看不到!

    可惜無用,林道遠體表那層看似薄薄的念力護罩連點漣漪都沒泛起。

    舉起巖石投射。觸手纏繞向將人甩飛,操控舔食者、肌肉大喊攻擊……等等一切招數全部無用。依然一步一步向他緊逼而來。

    最后,走到近前的林道遠伸出右手。隨著手掌上移,紫藤被無形念力束縛懸浮到半空。掙扎無用。動彈不得,恐懼到涕泗橫流。一個勁低吼“不要殺我,不要!”

    臉上帶著溫和笑容,林道遠輕聲說道:拜拜啰,紫藤教主。”

    五指用力握拳。頓時,紫藤整個身軀被念力擰成麻花。而后轟然炸碎,血肉橫飛。

    “咦!”

    將紫藤捏爆的林道遠突然驚咦一聲,在他的感知中,紫藤身亡的那一刻忽然有一道奇異波動急速散發出去。速度快到連他都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微微皺眉,林道遠暗自沉思。那種波動,雖然有些不同,但確實是靈魂波動沒錯。這么說,紫藤還沒徹底死去?

    感知早已展開,可方圓百里之內。沒能發現任何異常。搜尋無果后,林道遠搖搖頭,不再多想。

    那個命大的家伙,就讓他多蹦達兩天。反正早晚都得死,等死的恐懼會讓他更酸爽也說不定。現在,還有另外的人要對付……

    那么,命大的紫藤教主君在哪里呢?將目光轉移到戰場西方一百零一里的地方,一座粗狂木屋坐落在青翠草坪之上。

    房屋內部反而有著與外表相反的精致,一張足以躺下五人的大床上,兩個青春活力的少女正饒有趣味的下圍棋。

    這兩人。正是藤美學院剩下的兩名幸存者。只是看她們如今嬌艷面容,或許,該稱之為少婦才對。年方十六、七的少婦。

    左邊那個女人拿著棋子正在冥思苦想時,突然痛呼一聲。暈倒在床。隨后平坦腹部急速膨脹,轉眼就變成十月懷胎的孕婦模樣!

    “噗哧!”,一只慘白手掌破肚而出,絲絲鮮血沿手掌向下滑落。緊隨其后,又一只手掌搭在洞穿的肚皮上。

    手掌一左一右兩相用力,使勁一扯。渾身血淋淋的大頭嬰兒從肚中爬出。只是,為什么被血水覆蓋的臍帶中仿佛有液體流動一樣不斷發出汩汩響動?

    其后,令人驚恐的一幕發生。

    隨著莫名液體在臍帶中涌動,慘遭開腸破肚的女人身體急速萎縮,水分消失,很快就變成一具干尸。最后更是骨骼溶解,只剩下一層死皮!

    而大頭嬰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張大,轉眼就變成了一個十一、二歲大小的少年。從面容來看,不是紫藤又是誰!借體重生,他還有這種手段?

    “林道遠!沒想到吧,我的T病毒變異雖然沒有小室孝那種念力,卻能夠在死亡后依附到子體身上重新復活!你是殺不死我的!”

    才剛恢復神智,紫藤當即狂笑怒吼,話語中隱隱透露出難以言喻的欣喜和慶幸。

    面對那個強大到比怪物還怪物的家伙,他都不敢保證自己的復活手段有用。

    現在成功復活,證明自己面對對方并不是沒有任何反抗的本錢。紫藤當然興奮到幾欲發狂。

    哪怕你再強大又如何,還不是殺不死老子。只要殺不死我,有的是時間找機會干掉你!大概,就是這種心態。

    正在紫藤憤恨中又帶些恐懼想要找回場子時,耳畔傳來溫柔甜美的女聲。

    “老師,歡迎回來。你是想先吃飯,還是先洗澡?還是說,先~吃~我~!”

    羅衫半解,精致鎖骨裸~露在外。沿著雙肩滑落的單薄襯衫向下,能清晰看見胸前半遮半掩的美妙風景,白皙細膩的柔軟雙峰綽約可見。

    俏臉含春,雙眸有若秋波水光粼粼。但是,她對近在咫尺,鮮血淋漓的恐怖場景沒有半點反應?!

    剛才還和自己一起下棋的同伴被老師以那般另類的方法殺死,就沒有一點感同身受的恐懼?!

    聞言,變回少年的紫藤臉上頓時露出邪笑。身后濕答答觸手有生命似的游移擺動著。

    “呵呵,果然當初特意留下這兩只母狗是好的。不但可以當成復活載體,還能隨時隨地好好享受。該死的林道遠,等我完全恢復后,一定會找到辦法殺死你!”

    眼含恐懼,紫藤大吼著壓倒調~教完畢的女人。肆意在她身上發泄著險死還生的恐慌和**。

    小屋內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劇烈喘息和呻吟。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連那逐漸逼近的腳步聲都沒聽到!

    屋外,不請自來闖入此地的。是一位面無表情,帶著墨鏡遮蔽眼神、身形挺拔的西裝男子。

    荒郊野外出現這種詭異的男人,無論怎么看,對方的目的都不像是來喝茶閑談……

    床主市中心,如今已經成為新“人造浮島”的地方。沒能殺死紫藤的林道遠將目光轉移到那只變異掘地蚯蚓上。

    望著體型巨大的怪物,神色平靜的與之對話。

    “是你自己出來,還是要我請你出來。逃跑的石川博士,石川和的父親。”

    還有人?!本來松了一口氣的眾人心中猛然一顫。不過看到首領平靜神情,立即又松懈下來。有他在,還有什么可擔心的。眼含敬畏,眾人心中如是想著。

    沉默數秒,蚯蚓大嘴突然一張,穿著白色研究服的年輕男子從中走出,模樣和石川和原本形象有八成相似。年輕到要是將兩人放在一起,絕對會被認為是親兄弟而不會想到是父子!

    “父親!”石川和迅速擺脫南里香和靜香阻攔,來到博士面前恭敬行禮。

    一只三米多高的青皮怪物向比它矮了好幾個頭的人行禮,看上去真有種莫名喜感。至少,林道遠就笑了。

    “啊勒勒,這個就是石川同學的父親嗎?怎么看起來不太像?”

    呆萌的靜香無意識補刀,直插心肺。只看石川變幻莫測的陰沉臉色就知道這句話有多致命。

    “不用在意,阿和。父親很能就會發明將你變回原貌的藥物。”

    慈愛地望了眼兒子,博士輕聲安慰著。隨后將目光轉向林道遠。眼中掩飾不住的凝重顯露出他內心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那般平靜。

    “林首領,我們并沒有任何利益沖突,沒有戰斗的必要。阿和還是個小孩子,做了些錯事還希望能夠得到您的諒解。”

    “父親!您……”驚怒大喊,石川和一臉不敢置信。完全沒想到自己眼中形象高大的父親竟然開口就說出如此示弱的話。

    “住口!”博士直接打斷兒子,帶著些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教。

    “林首領是何等強大的人物,你難道沒看見?!還抱有什么不切實際的幻想!”

    看到依然神色憤恨的兒子,博士溫聲勸慰道:“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又不是你的妻子。難道還能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不成?”

    聞言,石川沉默低頭。用以掩飾自己雙眼直欲冒火的森冷目光。

    哼!父親,真是看錯你啦!就算敵人強大又如何,難道就這般卑躬屈膝,委曲求全?

    將希望寄托在敵人的仁慈上,和引頸就戮有什么區別!還不如拼個你死我活,哪怕是死,也要不讓對方好過!(未完待續。)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