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511章 黑化

第511章 黑化

    進入機體內一個小時后,駕駛艙再度打開。紅潤退去的宮本麗在小室孝攙扶下跨到地面,僅僅是伸腿這樣的輕微動作就讓她疼得眉頭直皺。

    “抱歉,麗。我抱你過去。”一臉歉意的小室孝攔腰抱起宮本麗,在一眾大叔戲謔笑容中面色通紅,急匆匆跑向宮本麗機體所在。

    “嘿嘿嘿~!小室這家伙真不賴啊,這么快就上本壘了。”

    “嘛,兩人郎才女貌又是青梅竹馬,走到一起也是正常的。這操蛋的日子能爽一天是一天!”

    “說得好!及時行樂才是最重要的。不過,看小室一臉蒼白的模樣,身子骨還是太虛了啊。說不得要找首領給他弄點虎骨、虎鞭什么的補補。”

    “哈哈哈哈……”

    幾個無良的家伙當即淫~蕩大笑起來,笑聲更是讓宮本麗兩人羞紅了臉。

    “轟~!”戰線邊緣突然發出震天大響將笑聲打斷,負責防衛的機器人受損過重,直直撲向喪尸群自爆。

    “該死,這些家伙破防速度比預料的還要快!各就各位,快快快!”

    升級為隊長的村上樹怒罵一聲,連忙催促眾人跑向機甲。就在機師們啟動貔貅機體之際,對面的喪尸群已經展開攻勢。

    一群三米多高、肌肉極度發達的大漢大踏步走到寬闊裂縫邊緣。抓起一只只舔食者,手臂驟然膨脹兩、三倍大小!奮力一丟,將它們當作炮彈發射,臨空飛掠寬大裂縫!

    好在經過高強度戰斗后。原本僅是普通人的機師成長不少。迅速展開反擊。重復過無數次的攻防戰再度展開。

    兩天兩夜。喪尸群沒有停歇地持續進攻了整整兩天兩夜!至今還未停止!

    如此高烈度的戰斗,不但是對身體,更是對精神的摧殘。每一分、每一秒都游走在死亡線上。

    長舌、酸液、喪尸潮擠壓、數噸強度的重拳轟擊……只要一個疏忽,就會被敵人乘隙而入。

    原本兩百人的隊伍,刨除林道遠、小室孝他們,現在僅剩下一百人!死亡率足足有一半!

    而這剩下的一半數目中,每個人都處在精疲力竭的地步。

    只要一閉眼,腦海中就自動浮現出那些怪物猙獰的面容。更何況也沒人敢睡覺。生怕防御被破時動作慢了被怪物殺死。

    可以說,現在只需要敵人再加把勁,就能輕易將這些機師一舉全殲!而這一點,陰險狡詐的紫藤絕沒有放過之理。

    “怎么回事?!地面為什么突然晃動?地震?還是又有什么新怪物!”

    眾人死守在距離基地最后兩千米外的地方,大地突然開始劇烈晃動。

    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令人驚慌,卻沒能引起更多騷動。對于敵人層出不窮的變異怪物,他們已經習以為常。

    可是這次,情況遠超人們想象。劇烈震動還在繼續,地下不斷逼近的沉悶聲音令人緊張得直咽口水。光是感受到這種浩大威勢,就能想象到那該是何等重量級的怪物。

    “砰~!”。前方數百外,地面突然炸裂。一只比之變異曼陀羅也不遜色分毫的巨大掘地蚯蚓沖天而起!

    下一秒。眾人只覺得天空忽然陰暗下來。直入云霄的巨大身軀連太陽都被遮蔽!

    “轟!”,宛若隕石墜地,方圓數百米地面炸裂,陽光再度灑落到人們身上。

    只是這回,溫暖陽光無法帶來一丁點安全感。哪怕是在安全基地內的老弱婦孺都感覺渾身一片冰涼。

    這還有活路?呵呵,死亡已是必然……

    變異蚯蚓張嘴一吐,一間滿是黏液的“塑料”房屋跌落地面。從那被腐蝕的泥土就能知道,這間房屋絕不是什么普通塑料做成。

    大門打開,渾身長滿觸手的紫藤和一身青色鱗片的石川和從中走出。

    “林道遠先生,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希望你喜歡我送給你的驚喜。”

    始一出現,紫藤就如同紳士向林道遠彎腰行禮。不過配上他身上一條條長長觸手,怎么看都更像恐怖電影中的人物走入現實。

    “驚喜?”冷笑一聲,瞥了眼那只巨大變異蚯蚓。林道遠不屑說道:“就這種弱雞來多少本大爺殺多少。你的倚仗就是它?”

    “不不不,這不過是我的代步工具而已。”紫藤連連擺手否認,隨后詭異一笑:“真正的驚喜,我早就已經送給你了。”

    “啊啊啊啊~~!麗~~~!!”

    驚怒大吼聲響徹天地,其中透出的悲涼凄慘更是讓聞者傷心、聽者流淚。可更多的,還是困惑不解。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麗?宮本麗不是和小室孝在同一架機體中嗎?難道,他的女友被殺了?!

    “咔嚓~~”,握緊武器,駕駛艙在機師們緊張注視下緩緩開啟。顯露在眾人眼中的,是彎腰癱倒、緊緊抱住自身,仿佛在承受莫大痛苦不斷掙扎的小室孝!

    即便是身受撕心裂肺的苦痛,連那張還算英俊的臉龐都變得扭曲猙獰。但小室孝雙眼卻死死盯著眼前那個女人。那個前天還和他共赴**的美麗女人,宮本麗!

    “嘶~!”倒抽一口涼氣,機師們齊齊驚恐大叫:“那是什么鬼東西?!”

    目光注視的地方,宮本麗腹部衣物破開一個大洞。原本平坦光潔的白皙小腹,此時卻被獰惡怪物取代!

    食人花似的鋸齒大嘴,尖銳利齒間沾滿黏液的觸手狀舌頭如毒蛇吞吐,舌尖一顆碩大眼珠子還在滴溜溜直轉。赤~裸~裸盯著小室孝的眼神,仿佛在看著什么絕世美味!

    小室孝扭曲面容上滿是不敢置信,近乎哀求地望向神情平淡的宮本麗,胡亂低吼。

    “胡說,麗才不會這樣子,這肯定是錯覺!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個怪物控制了你,絕對是這樣!等著,我馬上就將你從那個怪物手中救出來。麗~!”

    奮力掙扎,顫顫巍巍的,小室孝忍著鉆心疼痛想要從地上站起。可才剛動彈兩下,就被一腳踹倒。施~暴者,正是宮本麗!

    “孝,你想要拯救我的英勇身姿,真是太令人著迷啦!”甜蜜微笑著,宮本麗溫柔似水的貼在他耳邊低語:“真讓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吃掉你!啊嗚~”

    “啊啊啊啊啊~!耳朵!我的耳朵!”凄厲哀嚎,小室孝驚恐不已,顫抖掙扎著向后爬。耳畔,鮮血淋漓灑落地面。一只左耳忽然不見蹤影!

    仿佛吃著某種絕世美味,宮本麗一臉滿足蠕動腮幫子用力咀嚼。一口又一口,鮮艷色彩涂滿紅唇,猩紅血液沿著嘴角向下滑落。腹部冠狀利嘴同樣一開一合品嘗著難得的美味。

    重度黑化的宮本麗火熱目光癡癡緊盯著小室孝不放。而后突然,厲聲大吼。

    “現在這樣拼死想保護我,當初被紫藤抓住的時候為什么不救我!自從那天被紫藤碰過后,那種隱晦的嫌棄眼神你以為能瞞過我?!

    現在后悔了,想要補救啦?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不止是你,今天,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哈哈哈哈~!”

    肆無忌憚,仰頭瘋狂大笑。只是眼角流下的兩行清淚,是對告別過去的悲傷?悔恨?

    “那不是我的錯!我當時已經決定要救你,只是平野先動手而已!真的,相信我!”

    聽到小室孝妄圖辯解的話語,宮本麗頓時神色冷漠下來。被淚水打濕的雙眼透露出徹骨冰寒。

    “我錯了,沒想到你到現在不但不悔恨,還想要推卸責任!呵呵,我以前竟然喜歡你這種男人,真是瞎了眼!”

    看著大聲反駁的小室孝,宮本麗冷漠臉上突然綻放出和煦笑容,明亮眼眸溫柔如水。

    漫步向他走進,輕聲低語;“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錯誤的世界才會讓孝變得不像孝,對吧?”

    “對,就是這樣!一切都是世界的錯!”一邊掙扎后退,小室孝一邊諂媚笑著大聲祈求:“所以,放過我吧,麗。我以后一定會對你好的,一起過上幸福生活!”

    “可以喲,孝。”

    在小室孝驚喜目光中,宮本麗溫柔抱住他,輕柔蹭著他溫暖的臉龐。秀麗長發遮掩下,明媚雙眸望穿時空,看到了小時候一起嬉笑玩鬧的美好童年。柔聲低語。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永遠永遠……”

    血肉爆散,貪婪的怪物掙脫母體直直撲向近在咫尺的父親!

    “不要!不要過來啊~~!該死怪物快滾……”

    慘叫聲戛然而止,只剩下咕嚕咕嚕吞咽食物的聲音。如此恐怖的一幕,讓眾人不忍直視。

    要說,放出了這樣一個怪物,他們對宮本麗不恨嗎?恨,可是不知為什么又有點恨不起來。

    對于小室孝呢?實在沒想到這個原本他們看來很勇敢的少年會是如此沒有擔當。

    厭惡嗎?是的,厭惡。可對死亡的畏懼本就是人之常情,處在他那個位置上,誰又有自信比他做得更好?

    現場陷入一片沉默。尤其是與兩人關系最好的高城沙耶和平野耕太更是神情黯然。

    “真是一場有趣的鬧劇呢。”突然,紫藤大笑著打破沉默。很是玩味地欣賞著眾人變換不定的表情。

    “林大首領,這件事夠不夠驚喜呢?只不過是利用了一點點小小的猜忌,一點直面死亡的恐懼威脅,再加上一些心理誘導。就上演了這樣一出有趣的戲碼。

    人類這個物種啊,真的很奇妙,尤其是情感。不是嗎?”

    聽到這番話,林道遠平靜轉頭注視得意洋洋的紫藤。許久,沉沉說了一句。

    “我有點后悔了。”手機用戶請訪問m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