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393章 前夜!

第393章 前夜!

    兩小節吟唱的魔術都只能在芬里爾身上留下一點點痕跡,這近乎達到了比擬英靈C級的對魔力!

    對魔力C級的概念,是能將兩小節吟唱以下的魔術統統無效化!

    也就說,有著C級對魔力的英靈哪怕毫無防備站在面前任人攻擊。就算同時被一千個,一萬個達不到標準的魔術攻擊,對英靈也造不成一絲傷害!

    這就是魔術世界的鐵則,神秘在更高等神秘面前必然弱化,甚至無效!

    而由林道遠結合生物技術與魔術制造的煉金生命,自身對魔力近乎達到了C級的高度。可是,見到這一幕的他卻是驟起眉頭。

    “芬里爾已經是自己如今最高的杰作,還是無法突破C級限制。是因為,自身神秘度不夠嗎?”

    在小世界的一年中,前三個月時間花費在學習魔術上。其后的日子,就在不斷實踐中加強對魔術的認識,將記入腦海的知識化為己用。

    最粗淺的使魔操控,煉金改造,到如今融合自身生物技術與魔術的煉金生命制造。在沁人強大計算能力幫助下,完成的制品數以千計。

    可所有的成品,包括剛剛完成的芬里爾,都沒能在魔術上超過C級。

    以導魔性極佳的秘銀、星辰鐵構建血管,堪比小圣杯的龐大魔力烘爐作心臟。其它各種從愛因茲貝倫和間桐家搜刮的珍惜材料更是被大半用在芬里爾身上。

    如此龐大的魔力,照理說應該能將對魔力硬生生堆到A級才對。結果卻連C級都還差上些許。果然,還是因為神秘度不夠的緣故嗎……這可自己的目標想去深遠。

    心中沉思著,林道遠腦海中存儲的大量魔術知識宛若電光迅疾閃過。最終鎖定了兩個最為可行的辦法。

    魔法使之夜事件中,蒼崎橙子身邊跟了只幻想種黃金狼,到時候抓捕過來研究一下。應該能夠達到要求。

    至于說另外一個方法。神秘度不夠,就人為加強神秘好了。

    比如說,將魔狼芬里爾偽造成傳說,向表世界無數人普及。隨后再將這些人心中的印象概念具現到芬里爾身上。就如同傳說中的英靈一般,得到無數人認可。神秘度自然會提高。

    不過想要以此將芬里爾提升到足以匹敵英靈的位格,造成的動靜太大。到時候必然會引起眾多頂尖魔術師,甚至是死徒二十七祖插手。舉世皆敵,這種辦法還是要慎重啊!

    主意一定。林道遠也不再多想。現在還是繼續學習魔術好了。圣杯御三家中已經掌握了兩家魔術,剩下最后的遠坂家,怎么也要見識一下才行。

    遠坂家先祖,曾是第二魔法師寶石翁的弟子……少數沒被折騰死的弟子之一。而他的后人,如今遠坂家家主。遠坂時臣。是小櫻的親生父親。也是將小櫻親手送入蟲巢的罪魁禍首。

    理由就是,能夠繼承魔術刻印的只有一個。而家里兩個女兒的天賦都絕佳到爆。一個是魔術屬性為五大元素的遠坂凜。而小櫻是珍惜的架空元素,虛屬性。

    只是為了不埋沒女兒絕佳的魔術,毅然將一個不過幾歲的小女孩送到陌生人家中,還斷絕雙方來往!堪稱典型的魔術師。小櫻原本的悲慘遭遇,可以說一切都是時辰的錯!

    “小櫻,哥哥要去遠坂家一趟。想一起去看看嗎?”

    可愛的笑臉霎時凝固,似乎是想起了以前和父母、姐姐一起生活的美好場景,嘴角翹起彎彎的弧度。

    可隨后兩行清淚向下流淌。瞪大的深藍色雙瞳中透露出復雜情感。懷念,期盼。憤恨,傷心……

    看到這一幕,林道遠憐惜地輕輕撫摸著小櫻頭部,溫和說道:“還是去看看吧。無論你最后做什么決定,哥哥都支持你。”

    遠坂家住宅,林道遠和小櫻的拜訪讓遠坂時辰措手不及,心內更是警惕不已。可小櫻的母親禪城葵可沒有這么多想法。對小女兒多日的思念在此刻爆發。

    “小櫻!”

    跪倒在玄關前,緊緊抱住小櫻的禪城葵泣不成聲。天知道對一個老實本分謹遵夫訓的婦道人家而言,被迫送出女兒對她是多大打擊。

    而心中警惕的遠坂時臣,已經悄然將手伸進口袋捏住魔術寶石。作為冬木市的靈脈管理者。他可不知道間桐家有著這么一號人物。對方是如何從間桐家帶出小櫻?!

    “閣下到底是誰?將間桐櫻帶到我遠坂家有何意圖?”

    被母親和姐姐的關懷感動的小櫻頓時神情黯然。間桐櫻,遠坂家。好疏遠的稱呼!好堅決的決心!

    那一刻,原本被母親和姐姐牽連拉近的心靈被父親……不對,是遠坂時臣這句話打擊得支離破碎。

    不過。小櫻沒有哭。她不愿讓這個絕情的家伙看到自己一絲軟弱的樣子。沒有父親,不再是遠坂家的人又如何。我有疼愛自己的哥哥,親如一家的姐妹們。才不會讓這家伙看笑話!

    小櫻努力抬著頭,泛著霧氣的雙眸倔強地盯著眼前之人。無言亦無語。

    小櫻不說話,林道遠這個疼愛妹妹的哥哥可不能坐視她被欺負。哪怕這個人是她原本的父親也一樣。

    “Lgu(水)”

    隨著林道遠突然的吟唱出的詭異音節,遠坂時臣腳下地面悄無聲息地浮現出用魔力刻畫的奇異文字。神秘。古樸。那是從愛因茲貝倫秘藏中學來的如尼魔術!

    不等警惕的遠坂時臣反應過來,腳下突然升起四條迅疾水鞭,一瞬間將他緊緊纏繞住!

    結合了水和束縛兩種如尼文字的水鞭,哪怕他用強化魔術一時都無法掙脫。更不用說他本就不擅長這種魔術。

    “啪嗒~!”,這是剛拿出口袋的寶石跌落在地板上的輕響。

    “父親!你想對父親做什么!”

    驚怒的遠坂凜當即氣沖沖跑來,抬起右腿對著林道遠腿部就是狠狠一腳!

    憤怒的神情頓時凝固,呲牙咧嘴的倒抽冷氣。彎腰抱著右腳一個勁憤憤大喊:“你這家伙是鋼鐵做的嗎?好疼~疼~!”

    林道遠滿臉無辜的輕笑道:“怪我啰?好像是攻擊的人是你哦,冒失的小小姐。”

    可惜,蠻橫不講理是女孩子的固有天賦。更不用說是天性外向的熊孩子。

    遠坂凜當即撅起小嘴冷哼一聲,氣呼呼地瞪了眼前這個怪物一眼。

    “我不管!反正是你弄疼我了!就要你……放了父親,我就原諒你。”

    到底是魔術師出生,哪怕年紀還小,多少也明白這個世界的殘酷。知曉雙方巨大實力差距。要不然以遠坂凜小惡魔一般的個性,哪里會這么簡單就罷手。

    沒有理會遠坂凜,林道遠將目光望向小櫻。輕聲說道:“小櫻,你想怎么辦?”

    看著眼前一臉哀求,輕呼自己名字的母親和姐姐。小櫻深深看了眼這個曾經被自己親切稱呼為父親的男人,心中已經做出決定。

    “道遠哥哥,放過他吧。以后不再見他就是。”

    轉頭看向被束縛的遠坂時臣,林道遠直接厲聲喝斥:“遠坂時臣。從現在開始,我不希望你再出現在小櫻面前。”

    突然,從林道遠手中飛出一只小蟲子。在遠坂時臣驚恐不已的神情中,撲閃著蟲翅一頭對準他心臟撞去。就在接觸皮膚的瞬間,宛若并不存在一般,直接穿透進去!

    有東西,自己的心臟內有東西!陷入恐懼中的遠坂時臣被一道森冷目光強制喚回現實。眼前的闖入者嘴角正掛著冷笑。開口就將間桐臟硯準備對小櫻做的事情告訴了他。

    “這只噬心蟲,每到午夜就會撕咬心臟。一個月,在痛苦中悔恨自己的過錯吧!”

    隨手解除魔術,轉身走向小櫻。露過之時,對禪城葵和遠坂凜微笑一下。

    “小櫻就住在原本的間桐家,你們兩位有空的話可以過來串門。”

    牽著小櫻直接向外走去。直到最后,遠坂時臣都沒有趁機偷襲,讓想借機再教訓他一頓的林道遠暗自撇嘴。直接打道回府。

    至于說遠坂家的魔術書籍,不過那么是簡單的防護結界,又哪能瞞得過如今魔術造詣日漸高深的林道遠。

    當然,以遠坂家的藏書,根本不夠支持他一直學到圣杯戰爭開啟之日。就在去遠坂家的第二天,林道遠使用點小手段獲得了魔術協會時鐘塔的進修資格。

    時鐘塔可是自稱魔術協會總部,其中所收藏的各種書籍浩如書海。哪怕真正高深的東西都被各大家族隱藏,十二大科目的知識也足以讓那些天才們研究一生!

    在那里,林道遠度過了兩個月的時間。原本因為自學而顯得有些雜亂虛浮的基礎,也得到了很好的補充。學習記憶書籍之余,也被迫經歷了不少事情。

    回來后,林道遠徹底過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宅男生活。如此龐雜的知識,自然不是短短兩月能夠學完。哪怕是在小世界的十倍時間加成下,同樣不行。

    不知不覺間,第四次圣杯戰爭已經臨近。對此,知道劇情的林道遠有什么可擔心的?

    可沉浸在魔術海洋之中的他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圣杯戰爭,到底會是如何的喪心病狂。(未完待續。)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