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科學的次元行者 > 第337章 友哈巴赫與山本重國!

第337章 友哈巴赫與山本重國!

    一眨眼的時間,林道遠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結界封鎖!與此同時,羅伊德身體崩解的瞬間,從他的影子中躥出一個人影落在結界旁。

    見到突然冒出之人的樣貌,山本總隊長沉聲低吼:“友哈巴赫!”

    “千年不見,山本重國,別來無恙。”友哈巴赫面色平靜的向山本總隊長打招呼。隨后轉頭看向結界內正張口大喊著什么林道遠。可是,也只能見到他說話的嘴型,半點聲音都聽不到!

    “真以為你暗藏在羅伊德體內的空間印記我沒發現?那不過是用來對你設下的陷阱。還記得我當初所說嗎?只有有價值的人才能存活于世。羅伊德的作用不是消耗山本重國的靈壓,而是封鎖你的行動!”

    友哈巴赫此時微微翹起的嘴角,在兩撇狹長的漆黑胡子映襯下異常顯眼。似嘲諷,又似乎僅僅為裝飾用的表情,沒有任何意義。

    “所有的一切,在我的眼中沒有任何隱秘!”隨著友哈巴赫的大喊聲傳出,雙目中詭異的多瞳微微轉動,彰顯著自己的存在。

    見到這一幕,總隊長的面色頓時凝重起來。一字一頓的鄭重念道:“全知全能!”

    聽到這話,友哈巴赫轉頭看來。神色平靜地開口說道:“說來,你千年前曾經見識過我的能力。不過,當年那一幕不會再發生。”

    “山本重國!這次,將由我親手送你歸西!”友哈巴赫大喊著將滅卻師十字化為黑刀,瞬間就向對方沖去!附近的靈子紛紛向他手中鋒利黑刀匯聚,刀刃之上的黑色更為深邃!

    “千年前我能敗你,今天的戰局同樣不會有任何僥幸!”

    幾乎同時,總隊長揮舞著手中流刃若火同步斬來!那滔天的火焰將雙殛之丘映照得通紅,纏繞周身的火焰形成一把通天火刃,隨著流刃若火一同斬下!

    “轟!”,雙刀碰撞間發出驚天巨響。撞擊形成的沖擊波,在空氣中顯現出一圈明顯的圓環向外擴散!無數碎石沿著巖壁向下方滾落。震耳的響動從高大的雙殛之丘傳遍整個靜靈庭!

    火刃破碎,靈子逸散。友哈巴赫與山本重國這兩個千年前的對手,在此刻再度對戰!

    刀劍交擊的下一秒,山本重國手中流刃若火輕微一抖。一股震勁將友哈巴赫黑刀彈起。刀身順勢橫平,跨步前斬,利刃與敵人心臟平行!

    可友哈巴赫有著全知全能的能力,在山本重國變招之前就預見到這一幕!只見他不退反進,左腳向側前方跨出一步。

    待到山本重國橫斬的長刀劈出之時。友哈巴赫已經逼近他身前不過半米!使用出動血裝的左手手刀悍然刺出,強勁的力量毫無保留的凝聚到指尖。在靈子的增幅下,哪怕是山本重國那絕強的靈壓都不可能防御住!

    而就在這形勢危急的時刻,山本重國橫斬而出的流刃若火突然變向下揮。以比友哈巴赫手刀更為迅疾的速度,轉眼已經逼近友哈巴赫右腰!

    對自己即將被對方手刀穿腸破肚的事情渾不在意!這種以傷換傷的打法,看似宛若野獸,卻是此時最適合的攻擊!以山本重國的速度,絕對能夠在對方刺中自己之前先行將刀斬入敵人身體!

    可山本重國的動作,在友哈巴赫眼中預見得一清二楚!右手拿著的黑刀不知何時已然攔截在流刃若火之前,而突刺的手刀。沒有絲毫停頓!

    “鏘!”,“砰!”。兩種不同的聲音卻在同一時刻發出。前一聲,是流刃若火與黑刀劍刃相交的碰撞。后一聲,是山本重國及時伸出的左手,重重抓住友哈巴赫手腕的悶響!

    有兩只手的,可不止他友哈巴赫一個!但,若是友哈巴赫不止兩只手呢?

    數十支神圣滅矢在友哈巴赫頭頂上方匯聚。哪怕是由靈子形成的長箭,那鋒利的箭頭都透出一陣肅殺之氣。更不用說這龐大的數量!霎時間,數十支神圣滅矢從天墜落!

    正在和敵人僵持的山本重國,雙手無用。這該如何應對!

    只見他兩撇白色的胡子抖動兩下,沉穩的聲音從嘴中傳出。

    “破道之五十八,闐嵐!”

    以山本重國為中心,方圓不過一米直徑內。形成一圈急速環繞的颶風!

    來襲的神圣滅矢紛紛在狂亂的風力作用下被吹散。散落在四周的箭矢,在觸地的瞬間發生爆炸,將地面炸出一個個米許直徑的大坑。

    颶風的范圍是如此狹小,以至于和山本重國只有不到一劍之地的友哈巴赫,都在狂風侵襲的范圍內!只可惜,有著靜血裝的存在。這種攻擊對他造不成半點威脅。

    反倒是友哈巴赫嘴角微微上翹,被抓住的左手上,突然冒出一團炙熱的青色火焰。瞬間就沿著接觸的地方,從山本重國左手向身上蔓延!

    這是極高濃度的靈子燃燒形成的炙熱火焰。就連破道形成的颶風,都被這青色火焰燃燒,變成燃燒的青色颶風!

    待到火焰消散,露出此時分立兩旁的死敵。山本重國身上還纏繞著自身流刃若火的火焰,顯然是靠著那高溫的火焰抵消敵人攻擊。可左手之上,從手掌到小臂,都有著明顯的燒焦痕跡。到底,還是沒能將敵人的攻擊完全防御住。

    可友哈巴赫也沒有好多少。左手腕部有著更為顯眼的焦痕。那是山本重國在反應過來的瞬間使出自身火焰進行的反擊!

    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焦痕,友哈巴赫全然沒有在意,反倒是平靜看著眼前的宿敵說道:“千年的時光過去,看樣子你的反應并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退步多少啊。這倒是讓我頗為欣慰。也只有這樣的你,才值得我親自斬殺。”

    “只有勝利者才能享受榮耀。敗者的話語只是野狗的狂吠!”山本重國大吼一聲:“不要忘記,當年擊敗你的人,正是我啊!友哈巴赫!”

    瞬步使出,山本重國眨眼沖到友哈巴赫身前。流刃若火那火焰纏繞的刀身所過之處……不對,應該刀身附近,大氣中的水分頓時蒸發。高溫利刃對準敵人一刀迎頭斬下!

    可原本平靜站立在原地的友哈巴赫似乎早有預料,在刀身來臨之前一步跨出,輕易避過山本重國的攻擊。

    失去目標的流刃若火刀身在離地半米之處頓停。刀下的地面突然從中裂開出一個十數米深的裂縫!光是劍壓就有如此威力,真不知道這一劍斬下。會造成多大的破壞!

    不過,山本重國可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事情。就在他一刀劈下的時候,閃身避過他攻擊的友哈巴赫,橫刀斬來的鋒利黑刀已經逼近自己身側!

    這時。就展現出總隊長數千年來磨礪出的劍道修為。向后退步的同時劈下的刀勢已經止住,反手提刀上撩,刀刃正好攔截在黑刀之前。

    能在全力出手之下瞬間止住刀勢,同時于一剎那間再度全力出手。這種收放自如的掌控力,真可謂恐怖!

    可原本斬下的黑刀在總隊長出手的同時刀路一改。完美避過流刃若火的同時,對敵人的攻擊仍在繼續!

    面對友哈巴赫突然的變招,剛剛才全力出手的山本重國不得不再度改變刀路。可在他做出改變的同時,友哈巴赫必然會同步施展變化!每每都讓山本重國不得不臨時收力,頓時使勁!

    這就是全知全能的恐怖!你所做出的一切應對都在其腦海中浮現。如同獨孤九劍,料敵機先。不,比它更徹底,這是預知未來!

    使出全力進行攻擊,在全知全能的預測下,對方往往先行一步。逼得自身不斷做出改變。哪怕是以山本總隊長的劍道修為。這種事情也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對心力、體力都是極大消耗!

    而若是不用全力,臨時發力攻擊。發力之時的未來已經被對方看透,又能取得什么效果?更何況,友哈巴赫是那種能夠不全力以赴就能打敗的敵人?!

    一時間,在友哈巴赫能力的逼迫下,山本重國只能死死防御的同時尋求機會反擊。可是,反擊的機會還沒到,他……

    “噗哧!”,山本重國胸前噴灑出一道血箭!一條從右肩直至左腰的狹長傷口,在染紅的死霸裝上異常顯眼!要不是他及時向后瞬步躲避。剛才就不只是受傷的結果,而是被對方一刀兩斷了!

    “滴答滴答!”,一滴滴鮮血從黑刀上滴落。友哈巴赫的面容上,此刻都掛滿了快意!這是時隔千年的復仇!

    看著面色沉重的山本總隊長。友哈巴赫得意的大笑著說道:“山本重國,看樣子是我高估了你。比起千年之前,你的刀遲鈍了!雖然劍技更為精妙,可千年前的你,在我眼中才具有威脅!”

    “那時的你,不管敵人是誰。哪怕是自己的同伴。都能一心將其全力擊殺的劍之鬼!光是靠著無物不斬的狠辣和置生忘死的決然。就能快到哪怕我全知全能的能力全開,都難以反應的地步!”

    黑刀陡然前伸,直指此時看不出絲毫表情的山本重國。友哈巴赫嘲諷的大喊:“可千年的安寧時光,磨滅了你內心的滔天殺意。”

    “思想竟然從殺死敵人,轉變到保護靜靈庭!真是懦弱!心中有所顧忌,哪怕是卍解都無法使出全力!這樣的你,如何能夠戰勝比千年前更為強大的我!”

    友哈巴赫面色森冷,用冰冷的語氣說出殘忍的話語:“我不會這么輕易殺死你。我要你眼睜睜看著自己守護一生的靜靈庭就此覆滅!”

    “是嗎,你是這么想的。”山本重國蒼老的面龐上,此時一片平靜。平靜到讓人看著心內就一陣不安!

    “友哈巴赫。能做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卍解!”

    纏繞在周身的火焰轉眼就煙消云散,就連刀身上的火焰都向內收斂!

    可還不待變化完成,從山本重國身上冒出數道黑氣,被吸附到此時正冷笑著的友哈巴赫手上。而他手中拿著的,正是滅卻師能夠竊取卍解的十字星章!

    “愚昧的家伙,如此輕易就被敵人激怒。你真的老了!”

    隨意一揮刀,天空上方浮現出一把巨大的靈子長弓。其上比人還大的巨大光箭,瞬間對準山本重國射下!與此同時,友哈巴赫本身也迅速向失去卍解后的山本重國沖去!

    就在這時,清冷而優美的女聲在空氣中回響。

    “絕對零度!白漣!”

    寒冷的凍氣鋪天蓋地的瞬間將整個雙殛之丘席卷在內。天上落下的神圣滅矢在瞬間就被沖來的寒流冰凍,而后寒流去勢不改,一頭撞擊在山本重國前方地面。厚實的冰墻瞬間將友哈巴赫攻擊的前路封鎖!

    而這時,露琪亞的身影才從空中輕盈落下。落地的同時,一個瞬步沖到山本重國身邊。

    面色凝重的看著曾經讓自己只能仰望的藍染,還有那差點將總隊長殺死的黑衣男子。露琪亞嘴上沉聲說道:“總隊長大人,我來幫你!”

    錯失絕佳良機的友哈巴赫雙眼中帶著森然殺意,語氣冰冷的開口:“無知的死神,我會讓你死前感受到無盡的恐懼!”

    看著準備動手的友哈巴赫,山本總隊長當即凝神警戒著強敵,嘴上怒聲大吼:“蠢貨!這里不是你這種小輩能夠攙和的戰場。快退!”

    可受到訓斥的露琪亞卻神色堅毅的看著前方的強敵,身上靈壓急劇增強!

    這種強度!不只是山本總隊長,就連對面的友哈巴赫和一直袖手旁觀的藍染眼中,都不禁閃過驚訝。

    絕對達到了隊長級的水準!友哈巴赫心中冷笑:可惜,不過這種程度而已。不值一提!

    就在這時,只聽露琪亞大喊一聲:“卍解!”

    “噗哧!”,清脆的刀刃入體聲響起。在場的眾人紛紛露出愕然的神色。這是怎么回事?!

    能讓這些站在頂尖的強者都如此驚愕,一切只因為,露琪亞此時并沒有像嘴中喊的一樣卍解對戰友哈巴赫。反而將袖白雪一劍刺入山本總隊長的體內!(未完待續。)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